五虎将决裂

2021-01-20, Wednesday | [186] × { 0 },Posted in Tour

安庆站  长江五虎之一的安庆市,我在2015年里面先后去访问了四次,此后的几年间就再也没有踏足过。主要原因是魔都来往安庆的交通很不方便,当时还没有直达的高铁,坐飞机一天就一班(现在好像航班已经取消了),每次去只能先到省会庐州住一晚,然后起个大早再坐三个小时的大巴车。不过现在好了,省会庐州到安庆的高铁去年年底终于开通了,全程只要七十几分钟,魔都到安庆的高铁也只不过四个小时左右,一天有十几班,非常方便。
Continue Reading



光荣退休

2021-01-18, Monday | [167] × { 0 },Posted in Life

生日蛋糕  今天,和我同一个办公室的一位老法师光荣退休了。领导不顾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假借球会附近的一家酒店为老法师做寿,一是庆祝他退而不休(继续被现球会返聘一年),二是庆祝老法师的六十大寿。不过根据中国传统习俗,上了年纪以后做寿都要选带九的年纪,例如五十九、六十九、七十九、八十九的大寿,一般不做带十的整寿。因为中国人都讲虚岁,不讲周岁,另外“九”意味着长长久久,好彩头,而十在某些方言中听上去像“死”,不吉利。
Continue Reading



祛寒娇耳

2021-01-12, Tuesday | [170] × { 0 },Posted in Tech

Panasonic RP-HTX7  这两天气温骤降,在问顶中原期间我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北方的寒潮威力,还好我事先看了天气预报,个人防护做得比较到位,连帽的滑雪衫和皮手套确保裸露在外的脸部和双手不被冻伤。家里面的自来水管也用泡沫塑料包裹了起来,防止被冻裂,没有水用。谁料百密一疏,平时放在家里的头戴式耳机的转轴被冻裂了,这下好了,没有耳机可以保护耳朵了,耳朵又要生冻疮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