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庄王入阵曲

2015-04-10, Friday | [1,272] × { 0 },Posted in Life

CUA  效法刘皇叔三顾茅庐之后,这个星期我的目的地是直隶省的真定府,但是这次旅途并非一蹴而就,因为星期二是清明小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所以从魔都直飞真定府的航班爆满,连飞机票都买不到了。所以我不得不采取了曲线救国的方法,先从魔都直飞同属直隶的大名府——千年古都邯郸,然后乘半小时差头到火车站,坐三刻钟的高铁,终于到达了直隶省的省会——真定府。
Continue Reading



First Flight

2015-01-19, Monday | [1,507] × { 2 },Posted in Work

SZX T3  去年整整一年我几乎没有乘坐过飞机,这直接导致我的两大航空公司的累积里程数停滞不前。东航的东方万里行会员卡依然停留在银卡的阶段,没能更上一层楼,达到金卡会员的标准,我甚至连进入VIP休息室享受的机会都没有。另一边,国航的知音卡只是通过联名信用卡的刷卡积分缓慢的增长,现在连银卡会员都不是。
Continue Reading



盘点2013

2013-12-31, Tuesday | [1,633] × { 0 },Posted in Work

2013  一转眼,一年要过去了,今年我一共南征北战了34次,而东征西讨却没有一次,征战的次数虽然比去年多了九次,但是地点仅局限于南方的浙江省临安府(7次)、富春江畔(4次)和江南长城(5次),北方的帝都占了将近三分之一,有12次之多;其余的花果山、金陵府和会稽府各一次,魔都近郊有两次,剩下的一次就是到东瀛考察五环会的场馆建设情况了。从时间上来说,征战大多是集中在1、3、4、5、6月和12月,二月份由于过年的关系,没有征战,得到了很好的喘息之机。
Continue Reading



杨花落尽李花开

2013-04-10, Wednesday | [3,955] × { 1 },Posted in Work

Air China  几个赛季以前,我曾经创造过一天之中参观学习两次的记录,现在参观学习被南征北战所取代,但是也基本上是一周之内征战一次。这个星期我开创了一个新纪录,一周之间转战大江南北,先从魔都一路往北到帝都,再从帝都南下直到临安府的富春江畔,来来回回的直线距离超过2600多公里,但是要算位移的话,只有200多公里。

  这次到帝都去,我乘坐的是国航的班机,为什么不选东航的呢,因为这个星期天是清明节后第一个工作日,航班已经爆满了,我只能退而求其次。没想到因祸得福,国航的服务比东航好的太多了,不仅前后排座位的间距比较大,而且提供的餐饮花样也很多,等我东航的积分达到金卡以后,我一定要改弦更张。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荆襄九郡

2012-08-24, Friday | [12,233] × { 58 },Posted in Featured,Work

Cantonese TV Tower  这两天去岭南分舵联系业务,我一如既往乘坐×航的班机,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飞机上竟然没有一个空姐,全部的服务人员都是空少,令人耳目一新。飞机下来之后乘差头,司机不是本地人,而是荆襄九郡的人士,他说前几年在叛徒的弟弟领导之下,荆襄九郡的人们生活得很艰难。他自己找不到工作,只能抛妻弃子、背井离乡,到他乡来打工。现在好了,叛徒的弟弟到魔都来了,他很同情魔都的老百姓。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Scarborough Fair

2012-04-28, Saturday | [5,253] × { 11 },Posted in Work

白云机场  羊城从1957年开始,每年都要在春秋季节各举办一次Scarborough Fair,我这次南下恰逢在春季举办的第111次集市。这次赶集可谓出师不利,一开始星期四早上在机场由于和人通过社交网站聊天,差点赶不上飞机的起飞,还好我开足马力,左手提着资料袋,右手拎着电脑包,从残疾人通道进入安检口,然后一路狂奔到登机门,最后居然被我赶上了第二班穿梭巴士,成功登机。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饮马流花湖

2012-03-27, Tuesday | [3,148] × { 7 },Posted in Work

流花湖  今天到岭南分舵来联系业务,打好登机牌以后,我问×航的服务员,怎么样才能办一张里程积分卡,她说在×××号柜台办理。我跑到那里一看,根本没有人,问旁边的人,说现在不办了,要我上飞机之后自己问空姐去。于是我在飞机上借机和空姐搭讪了一下,她问了空少后给我答复,要我自己到×航的官网去注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