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活动

2007-05-07, Monday | [19,368] × { 0 },Posted in Tech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 思念着你的脸……,这两天气温飙升,有点夏天的感觉了,虽然现在只有农历三月份。继昨天晚上到姐姐、姐夫家给小外甥设置好PSP,并传了一点视频文件和游戏以后,今天又有两家人家力邀我去技术支持,为什么都要挤在长假的最后一天呢?

  早上九点钟叫了一辆差头直奔×立家园,值得一提的是这辆差头经过了改装。为了对付隐蔽在马路角落里的电子警察,司机自己花钱装了一个反探测装置,如果遇到前方有电子警察的话,它就会用一种女声提醒你:前方××米有电子警察,限速××公里。我估计这个司机也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Continue Reading



混双比赛

2007-02-03, Saturday | [17,945] × { 0 },Posted in Sports


  今天天气不错,公司组织我们到平浦东死机公园附近的一家海×小学里面去打羽毛球(上次内部培训的时候说好的)。我比预定的时间早了半小时,就顺大便到死机公园去看了一下,原来这里是公园的7号入口,门票要10块钱,还可以承受。旁边有几个小摊贩,卖羊肉串的、卖冰糖葫芦的、卖气球的……,搞得大门口乌烟瘴气的,严重影响游客的身心健康。
Continue Reading



七A组合

2006-11-18, Saturday | [15,046] × { 0 },Posted in Tech

  随着气温的降低,家里的Poor Computer出现了怠工的情况,具体表现为:当按下机箱上的Power键以后,要等十到十五分钟才出现自检画面。最近一次开机居然延迟了一个多小时,看来此PC的大限已到。我准备斥巨资彻底更新换代一下,使之能跟上时代的潮流。

  到逃跑网上转了一圈,和复旦大学的某位同学谈了谈价格,最后以不到300元的价格买了一块N手754主板。本来说好是礼拜二交易的,但是当我下午到了交易地点以后,打电话没有人接(后来得知他去吃酒水了)。昨天下午我们在曲阳商务中心附近的工商银行再次交易,这次成功了,只不过银行里的保安盯着我们看了很长时间。
Continue Reading



三进江苏路

2006-07-31, Monday | [15,718] × { 0 },Posted in Tour

  这两天的气温实在是太高了,早上的天气预报里面就报了最高温度36、37度,就是这样的天我还要在下午一两点钟跑到外面的公司去参观学习。说来也巧,这次去的地点还是在二号线的江苏路站附近,算上这一次,我一个星期以内已经是第三次到这里来了(想起了以前有一部讲抗战的黑白电影《三进山城》),可谓是轻车熟路了。

  地铁下来以后,开始安步当车之旅。这条江苏路不知道怎么搞得,一路上连一棵树也没有,太阳就这样直接照在人身上,无处藏身,一点荫头也没有。好不容易在路口有一家东方书报亭,这里可以遮遮阳,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这次我热昏了,连照片也忘记拍了。××区里面的领导出来进去都是乘车的吧。
Continue Reading



历史文物

2004-09-02, Thursday | [17,425] × { 0 },Posted in Life

  小外甥到幼儿园去了,第一天去,阿姨给了他一个五角星(因为他没有打人),但是回来的时候哭得眼睛都红了。我从那里毕业了二十多年,还依稀记得到幼儿园去,要在胸前挂一(这里应该加什么量词?)写有自己名字的手帕,这个规定到现在还没有改,只不过名字变成了照片,也算是与时俱进吧。现在外面到处都是餐巾纸,手帕还真买不到,老妈翻箱倒柜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估计这手帕的年龄比我都大。

  这两个月天气蛮热的,天大热,人大干,家里的“三菱”深蓝刻录盘以平均每天三张的速度递减,没有多少时间战略储备已经用光了,只好在“京东”上面订了一盒“威宝”的刻录盘。
Continue Reading



  往年军训的时候单位的领导纷纷到场压阵,今年很奇怪,基本看不到一个领导在场,行政领导不在,党委书记不在,各个主任也看不见踪影,只有一个分管的组长在那里晒太阳。

  还好在电脑房里面遇到了团委书记。我一进电脑房,他就告诉我他的电脑坏掉了,有一天正在玩游戏,玩着玩着突然黑屏,重新启动就开不了机了。为此,他出生只有几个月的儿子还专门打了一个手机给我,接通以后又不说话,白白浪费了我0.6元。
Continue Reading



蜡炬成灰

2004-07-25, Sunday | [10,723] × { 1 },Posted in Life

  这两天天气很热,可能用电负荷太重,有一天晚上九点突然停电了,南么好来,什么电视机、电冰箱、空调、收音机都不能用了,只有一种家用电器还可以照常使用——手电筒。

  停电的夏天夜晚简直无所事事,难以想象以前那些古代人晚上是怎么打发时间的?没有电视看,没有收音机听,难道就是对着蜡烛/油灯读这些四书五经吗?更难能可贵的是,古代人都很注意用眼卫生,很少听说古代有近视眼一说的。从窗户望出去,一片漆黑的小区里面居然还有几家人家灯火通明,难道他们是偷电的,听说举报偷电是有奖的…………。
Continue Reading



梅竹马

2004-02-08, Sunday | [8,773] × { 0 },Posted in Tour

  很长时间没有到公园里面去了,现在公园的门票居然要一块钱,不是应该免费开放的吗?春节过后几天,天气突然转好,这一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和风旭日、分外妖娆,气温高达10摄氏度。徐小组长一行三人(包括我)带着她的千金到单位附近的三×公园来玩耍。

  千金今年有三岁了吧,长得很像著名的饶舌歌手周×伦。巧的是我外甥和她年龄相仿,也是三岁多一点,两人都很喜欢天线宝宝,还有更巧的:两个小孩的名字第二个字都是“雨”。以后有机会介绍他们两人认识一下,要是若干年后喜接连理、共坠爱河,也不枉费我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良苦用心。就算最后没有佳偶天成,多了一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儿时伙伴,何乐而不为呢?
Continue Reading



除夕夜值班

2004-02-01, Sunday | [8,512] × { 1 },Posted in Life

  今年春节这几天正是太冷了,最高温度才0摄氏度,很多自来水管子都冻住了(包括我家的),这次大年三十的值班真倒霉。值班是在单位的门房间,大概只有三平方米,里面既没有空调,也没有取暖器,连最老式的油汀也没有,想烧点开水焐焐手也找不到插头,里面唯一可用的家用电器就是一盏日光灯,长的那种,放出来的是白光,看在眼里感觉更加冷了。条件太差了,强烈要求改善职工的福利待遇,起码要把日光灯改成白炽灯。
Continue Reading



看望老人家

2003-08-03, Sunday | [15,526] × { 1 },Posted in Tech

上海这几天的温度据高不下,还破了五十年前的记录,在这个大热天里我也没有闲着,主动要求到两位老人家的住处走一趟。为了给两位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我特地布置了一番,以下的文字很好的形容了当时是怎样的一个情形,至今还历历在目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