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总结

2014-12-31, Wednesday | [2,239] × { 0 },Posted in Life

乾隆下江南  又到了一年的总结时间,纵观今年的天下大势,可谓多灾多难,尤其是以航空业为最,今年多次发生了航班失联的惨剧,遇难人数已达千人。我今年反其道而行之,把火车作为南征北战的主要交通工具,飞机年内只乘坐了两次(帝都来回各一次),十分英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有未卜先知之能力。

  不过受到火车行驶距离的影响,今年的势力范围仅仅局限于江浙沪地区,具体来说,天台爱情唱响19次,富春江畔泛舟7次,其余的还有金陵府2次,青浦2次,帝都、临安府和新开辟的战场——(旧)金山各1次。清朝的乾隆帝也不过六下江南,我今年一共造访了32次江南鱼米之乡,占总数的96.969696%,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Continue Reading



革命尚未成功

2014-03-24, Monday | [2,495] × { 1 },Posted in Tech

AAC  从帝都开完二会之后,本周又马不停蹄的进行今年的第三次下江南活动。去年也是暮春三月,草长莺飞的季节,我曾经效法乾隆来了一个六下江南,今年但从时间上来说就差了一半,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在《宏积分公式》一文中,我说我看中了一台Dyson的冷暖风扇,结果第二天,Dyson官网就放出该型号的风扇召回的通知,受此影响,携程也把这款冷暖风扇给下架了。这个打击来得太突然了,我感觉一下子失去了奋斗目标,人生从此迷茫起来。
Continue Reading



艳名远播

2014-03-20, Thursday | [3,360] × { 2 },Posted in Life

Michelle Obama  一月二十日,我们部门一位成员由于自身的原因另谋高就了,她所留下的烂摊子一直虚位以待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我们部门一直处于无政府的监管状态,就连可视电话内置的电池发烂、漏液了都没有人管,难怪我想怎么这么久都没有人找我们了。终于,星期一,新的成员到来了,领导决定假借公司附近一家人均消费高达136元的餐饮店为她进行接风,顺大便我们也可以暴饮暴食一番。

  据小道消息,新来的成员和已离职的成员两个人是同窗的关系,两人都通晓各国语言。新成员原来在一家只有四名员工的公司里面上班,我可以这么猜测,她离职以后,原公司的员工数量锐减25%,势必陷入停摆的泥潭。这家餐饮店好像也没什么好吃的,只有一道名叫章鱼芥末的重口味冷菜能够吸引人的注意力,其他的一般般。
Continue Reading



盘点2013

2013-12-31, Tuesday | [1,933] × { 0 },Posted in Work

2013  一转眼,一年要过去了,今年我一共南征北战了34次,而东征西讨却没有一次,征战的次数虽然比去年多了九次,但是地点仅局限于南方的浙江省临安府(7次)、富春江畔(4次)和江南长城(5次),北方的帝都占了将近三分之一,有12次之多;其余的花果山、金陵府和会稽府各一次,魔都近郊有两次,剩下的一次就是到东瀛考察五环会的场馆建设情况了。从时间上来说,征战大多是集中在1、3、4、5、6月和12月,二月份由于过年的关系,没有征战,得到了很好的喘息之机。
Continue Reading



红叶斜落我心

2013-10-17, Thursday | [4,962] × { 14 },Posted in Life

香山红叶  从东瀛归来之后,经过了长达二十天在家中的休养生息,这次我又整装待发,奔赴帝都。由于天气已然转入深秋,所以此去的目的主要是体验一下帝都的秋色,顺便可以重阳登高。读过小学的人都会记得小学一年级中有一篇课文,杨朔先生写的《香山红叶》,他主要赞扬了老向导老当益壮、老而弥坚的精神,我的欣赏水平没有那么高,还停留在观看红叶的阶段。
Continue Reading



Seven Eleven

2013-07-12, Friday | [2,264] × { 0 },Posted in Work

鸭中之王  Edward Joseph Snowden为了告诉全球人民“棱镜门”的真相,不惜背井离乡,在外流亡。可恶的是他向世界各国发出了避难的申请,但是诸国摄于美帝的淫威,居然没有一个国家敢于接纳,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了解救Snowden,于是这个星期我又前往帝都,此行的目的是照会各国驻京大使,共同商讨此事。为了避免重蹈上次外交事件的覆辙,因此这次经过领导的特批,我们部门的第一美女作为翻译与我一起前往帝都。
Continue Reading



外交无小事

2013-06-20, Thursday | [2,859] × { 0 },Posted in Work

韩国烧烤  在休息了两个星期以后,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南征北战。这次第一站还是帝都,目的是考察京杭大运河。对于京杭大运河,前不久我已经考察过两次了,俗话说:事不过三,所以这次我决定计量出大运河的的总长度。由于出发得太匆忙,我这次除了笔记本和电源,什么都没有带,包括蓝牙鼠标、iPad、无线路由器、剃须刀和换洗的衣服等等,反正只要带了身份证和钱,到哪里都能买到。
Continue Reading



卷卷有爷名

2013-05-31, Friday | [3,147] × { 4 },Posted in Work

Pen  书接上文,上个星期我在调查珠市口的人彘命案,在调查过程中,我隐隐的感到背后有一双无形的黑手阻止我调查此件事。就拿上个星期五来说吧,我定好了晚上八点的飞机,从帝都飞回魔都,一是稍做休息与调整,二是把手头的资料整理一下,理清一下思路。结果这架飞机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照理说七点半就可以登机了)。

  因为飞机迟迟不飞来,我想跑到×航的VIP贵宾室去免费暴饮暴食一番,顺大便休息一下,结果却被挡在了门外,服务员说我还不够资格一刚。我一怒之下跑到了地下一层的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最后这架飞机将近十二点了才到,搞到了星期六的凌晨三点才到家,白白浪费了一个周末。
Continue Reading



不要文武,只剩东西

2013-05-22, Wednesday | [7,576] × { 6 },Posted in Work

吕后  这个星期我到帝都来考察,下榻在珠市口,这是一个繁华的路口,南连天桥、天坛,北接前门和天安门广场,可能类似于魔都的南京路和西藏路路口吧。为什么要选在这里呢,因为这次主要是来调查一桩命案,上周四凌晨,珠市口西大街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体,更恐怖的是尸体的头颅和四肢均不见踪影。

  这不禁令人想起了古代的“人彘”事件,据《史记·吕太后本纪》记载,汉高祖刘邦驾崩后不久,吕野鸡专权,为了报复小三戚夫人,她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饮瘖药,使居厕中,命曰“人彘”。汉惠帝上厕所时无意间看到,只吓得大病一场,最后沉迷于酒色,不理朝政,仅在位八年就抑郁而终。另外,野史中记载武则天和慈禧也对她们的小姐妹做过这样的事。由此可见,珠市口的这件命案很有可能是女性所为。
Continue Reading



增值税发票Vs普票

2013-05-17, Friday | [5,637] × { 13 },Posted in Work

淘宝  这个星期我又考察了一次京杭大运河,先是从魔都飞到帝都,冒着漫天飞舞的杨絮考察了两天以后,第三天飞往临安府,接着当天乘火车回到魔都。下星期预计还要来一次这样的考察,北面还是到达帝都,南面飞机下来之后还要乘轿车到达富春江畔。所庆幸的是本周乘了两次飞机都没有受到诈弹的影响,还算顺利,希望下个星期也能有如此的好运。

  在帝都期间,我在淘宝里面买了两个东西,一个是我自己私人用,显然这个不需要开发票,还有一个为了个公司的虚拟化大业而购买的。所谓虚拟化就是用虚拟机来代替实体电脑,本来老板给了我一个网站链接,叫我到这个网站去买,我问了他们的价格,居然要4000块钱,而且到货时间要一个月。这个彻底失去了虚拟化的意义,4000块钱可以买两台不错的电脑了(不带显示器的话)。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