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

2011-02-08, Tuesday | [3,371] × { 1 },Posted in Life

帽  过年这几天,天气好的吓人,今天更是艳阳高照,气温高达20度。这么好的天气不出来玩耍,不是就辜负了老天爷的好意了吗。于是我和前同事约好,下午三点钟到66广场边上巨大的LV包那里会师。顺便说一下,这里可是拍照片的好背景,不仅国内的小姑娘,就连眼的外国妞也喜欢在这里照相。比外滩防汛墙、南京路步行街、洞房明珠之流高上不止一个档次。

  上一次和前同事见面还是在去年的南非世界杯期间,这一次时隔半年多重逢,我惊奇地发现她带了一顶色的绒线帽子(号称是某日本东京的牌子)来赴约,而马路上根本就没有人带帽子(需要保暖的老年人除外),我叫她把帽子脱掉,她不肯,说这是特立独行的风格。想想也对的,我本来也想带一条色的围巾的,不过考虑到温度就作罢了,看来我还不够特立独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