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喜临门

2017-04-28, Friday | [1,356] × { 0 },Posted in Life

电动滑板车  一转眼又到了一年二度的分科大会的时间了,今年的分科大会的地点又改了,变成了离地铁站很远的虹桥希尔顿酒店,我只能叫了一辆差头加入早高峰的队伍之中。掐指一算,这次应该是第十一次分科大会了,这次的会场特别大,可以容纳500多人同时开会,比往年多了将近一百人左右。就在这次分科大会之上,我的RP值爆棚,一天之内连中三元,堪称三喜临门。
Continue Reading



导航之争

2017-04-07, Friday | [1,231] × { 0 },Posted in Tour

窑洞  当今庆丰帝的籍贯虽然是在陕西省的富平县,但是他的少年时代却是在帝都度过的,由于总所众知的原因,直到15岁才回到龙兴之所喝羊奶,休养生息,为今后的东山再起做准备。不像明太祖洪武大帝,登基当了皇帝之后,马上把凤阳县建设成了中都,到现在,富平县依然是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一。
Continue Reading



台囧1:准备篇

2017-01-04, Wednesday | [1,056] × { 1 },Posted in Life

大陆居民来往台湾通行证  2017年的第一次南征北战的目的地是美丽的宝岛台湾,有道是:万里车书会尽同,东南已有别疆封,提款百万申江上,立马桃园第一峰。先说说准备工作吧,中国人要去宝岛,要办理两个证件,一个是大陆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颁发的淡紫色封皮的《大陆居民来往台湾通行证》,允许你出去;一个是台湾内政部移民署发的《中华民国台湾地区入出境许可证》,允许你入境,两者缺一不可。

  《通行证》好办,准备好材料,到附近的出入境管理局去办理一下,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连带一次签注花费约50元。《许可证》就比较麻烦了,由于我这次出行的性质类似于唐朝时候的鉴真东渡,去传播佛法,不属于旅游或者探亲,因此台湾方面为我申请的是商务签证(入境的时候不需要填表格),需要个人的身份证、护照、户口簿、公司在职证明,还要用繁体字填写申请表。最搞笑的是临出行前的一个星期,还问我要大学的学历证书,学位证书以及公司的名片,简直闻所未闻。
Continue Reading



Compact

2016-11-11, Friday | [1,225] × { 0 },Posted in Tech

SONY Xperia Z1 Compact  在淡马锡游历了仅仅三天时间,我又赶回国内,这次时间恰逢双十一电商节,我也未能免俗的通过某宝购买了一台手机和相配套的64G TF卡。这次买的是我当初看中的黄色版XPERIA Z1 Compact(去年八月本来首选是这款,但是由于黄色版没货才换的紫色版Z2),时隔一年多,终于实现了我的梦想。
Continue Reading



双十二购物(一)

2015-12-14, Monday | [852] × { 0 },Posted in Tech

罗技 K480  上个月的双十一网上购物节,我买了很多的家居用品,例如双立人热水壶,菲仕乐汤锅,Russell Hobbs厨师机和Eagle Creek的双肩背包。刚刚过去的双十二,我本来想休养生息一下的,但是谁料到从潇湘到临安的过程中,移动硬盘和移动电源双双阵亡,这正好给了我一个在双十二购物的借口,这次我把焦点锁定在了电子产品上了。
Continue Reading



天仙配

2015-11-06, Friday | [1,844] × { 1 },Posted in Life

WeChat  从贫瘠的扶海洲回来之后,马上参加了第八次分科大会,我已经记不清楚会上主持人讲了什么内容,倒是接了不少电话。在午餐的休息期间,我在别人的帮助下,用WeChat创建一个WeChat Group。这个Group一开始只有13个人,全国各地的都有,北京、上海、广州、浙江、四川、福建,倒是和某个派对有点类似,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参加的人只有13位,其后慢慢发展,竟有星火燎原之势,势不可挡。

  分科大会以后,我把工作的重点转向研究中国古代民间有四大爱情传说。他们分别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牛郎织女》《董永和七仙女》,这四个爱情传说已经深深的影响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其中的一些桥段和唱段,例如十八相送,化蝶,盗仙草、水漫金山、夫妻双双把家还等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更有甚者,由牛郎织女演变而来的七夕节更是被誉为中国的情人节。
Continue Reading



Reunion

2015-08-01, Saturday | [1,698] × { 0 },Posted in Life

缘来一起  时间一下子就来到了八月一号,一转眼2015年已经过了十二分之七了,还有更重要的是今年是太学入学二十周年纪念,二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回想我这二十年,前四年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在太学中学习和玩耍;接下来的七年,经过了双向选择,签约并效力于一家离家很近的球会;由于七年之痒,我于2006年从第一家球会自由转会,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到今年也要将近十年了。

  前不久,一小撮积极分子就在策划一场太学入学二十周年的同学大聚会,时间是八月一号,地点是在太学中的某大楼。七月份几位策划人就在打电话到处联系,我也接到了电话,但是由于那时我俗事缠身,无法确定到底能不能出席,只好待定。谁料竟然真的一语成谶了。七月三十一日当天,我把一切安排停当,准备坐火车回上海,就在我坐上差头刚准备去火车站时,被人拦下了。原来又有了一项附加的新任务,一定要这个星期内完成,这下只好改签车票了。
Continue Reading



防火防盗防校长

2013-08-03, Saturday | [2,080] × { 0 },Posted in Tech

SO-03D  自从前年的五月份斥巨资购买了现在的手机之后,不知不觉间,我的手机已经服役超过800天了。进入夏季以来,伴随着气温的升高,更主要的是在所安装的WeChat、Weibo、Skype、Kaixin等一小撮社交App的摧残之下,这款手机终于不堪重负,一天之内重启了七八次,严重影响我的社交活动和工作交流。
Continue Reading



精神病患者

2013-07-31, Wednesday | [1,851] × { 0 },Posted in Work

精神病患者  一入了七月,魔都的天气就开始闷热起来,日头不见得怎么毒,却好似下了火一般,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我想去买一只温度计,但是超市里面的营业员告诉我只有体温计出售,并没有温度计,难怪这两天的天气预报死也不报40℃,原来如此啊。那我只能效仿明清时的帝王了,去北上避暑一番了,顺大便完成两项任务,一是彻查帝都精神病患者的发病源头,还有一件事是了解一下WeChat这个App建立的Group的人数限制问题。

  七月下旬以来,帝都突然发生了多起精神病人犯病的恶性事件:7月17日,朝阳区的大悦城,一精神病人当街砍死两人(其中还有一位洋大人);7月20日,PEK的三号航站楼一精神病人引爆了自制的黑火药炸弹,幸好没有殃及无辜群众;7月22日,一精神病人在家乐福里面持刀伤人,一死三伤;7月23日,由于停车纠纷,一精神病人竟然摔死一名两岁女童;7月26日,一精神病人劫持出租车去机场……
Continue Reading



Shall We Chat?

2013-07-03, Wednesday | [47,224] × { 17 },Posted in Featured,Life

WeChat  自从我安装了WeChat这个破坏家庭和谐的应用之后,我的手机从每三天死机一次变成了每天死机一次。一开始我还提心吊胆的担心手机什么时候会突然死机,后来我慢慢的找到了规律:大家知道每次WeChat来消息和刷Weibo都有一声提示音,如果这个提示音变得断断续续的话,我就知道手机要死机了,这时只要马上释放一下内存,就还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我的手机已经服役超过两个年头了,当初买的时候可谓惊艳,800万像素的摄像头,4.0寸的屏幕,这些指标就算放到现在来看也不算落伍,和某水果品牌的手机相比还有一些优势。但是该手机有着致命的弱点——没有前置摄像头(不能自拍,所以我的WeChat头像看上去是一团漆黑)。还有就是内存太小的问题,直接导致了WeChat死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