谪仙记

2012-11-23, Friday | [7,266] × { 17 },Posted in Featured,Work

Vodka  十八大胜利闭幕不久,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新一届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姓习,中国人传统是为尊者讳,所以我们一般不说全名,尊称为×总书记,就像以前的江总书记、胡总书记一样。但是在广东话里面 “学习”叫“Ho Za”,所以用粤语说习总书记岂不是成了Za总书记了吗,犯了大不敬之罪。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我决定星期二早上南下,远赴岭南分舵,顺大便调查一下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白酒塑化剂的问题。说来也巧,以前飞机上提供的餐饮都是鸡肉饭和牛肉面,我一般选择牛肉面。但是这次航班上突然改成了鱼肉饭和牛肉面了,为了庆祝叛徒的弟弟高升一步,我决定转而选择肉饭,只可惜饭里面没有配素鸡,饮料也没有七喜,只有可乐和雪碧,如果把这三样都配齐的话,那真是太大快人心了。

  关于白酒的塑化剂,我们中国人以前不喝白酒的,都是喝的粮食酿造得到的米酒和黄酒,唐朝以后又有了从西域传进来了葡萄酒(唐诗中有“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的名句)。黄酒、米酒、啤酒和葡萄酒都是酿造酒,度数低;白酒是蒸馏酒,度数很高,是元朝以后的事情了。

  有人考证,“李白斗酒诗百篇”中的酒就是现在的酒酿(烧酒酿圆子的那个酒酿),李白现存的诗大概有一千首左右,换算下来他一生只喝了十几斗的酒酿,和酒仙的称号差远了;武松在景阳冈下的“三碗不过岗”酒店里面连喝十八碗的也可能是黄酒,如果真的是白酒的话,喝一大碗就路也不会走了,更不要说上山打老虎了。

  言归正传,我一下飞机就直奔岭南分舵,还没进门,我就闻到了一股很浓烈的白酒味道,实验室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白酒。旁边的分析仪器在一刻不停的运转着,分析其中的化学成分。我想把它停掉半小时也不行,因为这是一个政治任务,帝都、魔都和羊城联合行动,我这边停掉,另外两家岂不是会受到影响了吗,看来我只有在这里多待几天了。

标签:七喜, 三碗不过岗, 为尊者讳, 十八大, 叛徒的弟弟, 塑化剂, 岭南分舵, 广东话, 总书记, 景阳冈, 武松, 白酒, 米酒, 粤语, 素鸡, 葡萄酒, 酒酿, 黄酒

相关文章

17 thoughts on “谪仙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