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畔

2021-07-22, Thursday | [134] × { 0 },Posted in Tour

吉林站  上个星期我刚刚去过了号称为东北第四省的琼崖郡,今天我就来到了真正的东北第二省——吉林省。众所周知,吉林省现在的省会是黄龙府,但是吉林,这个省名却来自于另一座城市,有着北国江城之称的吉林府,这也是国内唯一一座和省名相同的城市。那么到底是先有的吉林府再有吉林省,还是先有的吉林省再有的吉林府呢?这倒是一个值得去好好研究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儋州功业

2021-07-14, Wednesday | [140] × { 0 },Posted in Tour

洋浦滨海文化广场  公元1101年,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在《自题金山画像》一诗中写到“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两句诗总结了苏东坡一生的三大功业,分别是

  • 被贬湖广黄州时,苦中作乐,发明了东坡肉的烧法;
  • 被贬岭南惠州时,不惧上火,发明了荔枝蘸酱油的吃法;
  • 被贬琼崖儋州时,秘而不宣,发明了烧烤生蚝的技法。

Continue Reading



巴陵胜状

2021-06-03, Thursday | [231] × { 0 },Posted in Tour

巴陵胜状  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范仲淹应好友的要求,虽然没有亲自到访,居然仅凭借着自己的想象,就写出了一篇名垂千古的《岳阳楼记》。如果单论文学水平,可能《岳阳楼记》《滕王阁序》难分伯仲,但是如果谈及思想境界,那《岳阳楼记》可以说在古文中独占鳌头也不为过。千年之后的庆丰九年,我也终于可以效法古人,应邀请来到了位于潇湘省东北部、衔远山、吞长江、北通巫峡、南极潇湘的巴陵郡,完成范文正公没有办到的事情——近距离的观赏岳阳楼。
Continue Reading



千岛之舟

2021-05-27, Thursday | [151] × { 0 },Posted in Tour

南浦大桥  辞别了春城之后,我来到了由1814个岛屿和礁石组成的舟山群岛。这一千多个岛屿和礁石中,岛屿有近1400个,其中长期有人居住的岛屿还不到100个,剩下的1300个就是无人岛了。舟山群岛上虽然也有一座机场,但是没有和春城之间的直达航班,所以这次我只能先乘坐飞机到达旁边的明州府,再转到明州府的长途汽车站,乘坐长途大巴到达这次的目的地——舟山群岛中的第二大岛,面积约为105平方公里的岱山岛。
Continue Reading



彩云之南

2021-05-25, Tuesday | [218] × { 0 },Posted in Tour

七彩云南  前个星期,我通过乘坐三次飞机、八次轨道交通,一下子就开辟了三个新战场,从琼崖郡的东方县【请参考无问东西一文】,到西夏国的兴庆府【请参考贺兰山缺一文】,再到塞外的九原郡【请参考赛汗塔拉一文】,南北跨度极大。这个星期,我又通过乘坐七种不同的交通工具(飞机、长途大巴、小面包车、出租车、共享单车、轮渡和游轮)开辟了两个新的战场,分别是位于西南的春城和位于东南沿海的第四大岛——舟山群岛。
Continue Reading



黑上加黑

2021-05-20, Thursday | [197] × { 0 },Posted in Tour

圣索菲亚大教堂  从塞外的大草原回来之后,我稍事休息两天,这个星期又开展了一场黑上加黑的旅程。为什么说是黑上加黑呢,因为先要去地处西南的夜郎国国都 – 林城(夜郎国又被称为黑今省,有一个黑字),接着还要去位于东北的黑龙江省省会 – 冰城,两个地方都带有一个黑字,所以我把这次的征战称为黑上加黑的旅程。但是等我到了黑今省之后才发现,原来黑这个字,并不是指颜色这么简单。
Continue Reading



赛汗塔拉

2021-05-14, Friday | [269] × { 0 },Posted in Tour

包头站  在朔方郡的临河镇稍事休息,我歪打正着的品尝了一份帝都人直呼内行的“京酱肉丝”,又经历了一场小范围(仅有十人左右)的4K屏幕品鉴会之后,马不停蹄的从临河镇坐火车,沿黄河“几”字形最上面的一横顺流而下,来到了三姓家奴大奉先的故乡——九原郡。这次三种风格一键切换行动,由于目的地分别位于华东,华南和西北地区,所以我一下子就惊动了仅有的东、南、北三位领导。同时,还经历了四水,分别是黄浦江、黄河、太湖和南海,历尽千辛万苦,方才来到了鹿城。
Continue Reading



贺兰山缺

2021-05-13, Thursday | [264] × { 0 },Posted in Tour

银川站  昨天我是从小桥流水的江南水乡风格直接切换到阳光沙滩的热带海岛风情,今天我又一键切换到了大漠孤烟的西北边塞豪情。这次的目的地是西夏首府——兴庆府,其实我要去的是与鞑靼国接壤的朔方郡,素有富饶的湖泊美称的巴彦淖尔市。以前到朔方郡去,有三条路可选,最东面的帝都,中部的云中郡和南部的长安,现在去长安的通道已经被堵上了。我经过Excel的精密计算,发现还是先从琼崖郡先飞到兴庆府,再坐火车沿黄河顺流而下(从地理上看是往上走)到朔方郡的临河镇比较快,也不折腾。
Continue Reading



无问东西

2021-05-12, Wednesday | [336] × { 0 },Posted in Tour

东方站  这个星期我将要开展一次艰苦卓绝的南征北战运动,为什么说是艰苦卓绝呢,因为有两个原因,首先是这一个星期里面我要进行的三场战斗分别位于华东、华南和西北地区,一下子同时惊动了三个大区的领导,可以说是前无古来,基本上也是后无来者了。其次就是这三场战斗的地点,都没有直达航班,都需要通过火车来转机。第一站,姑苏城自不必讲,由于靠近魔都太近了,火车只要三十分钟就到了,还算是比较方便的,我就此略过。
Continue Reading



芝罘映像

2021-04-08, Thursday | [344] × { 0 },Posted in Tour

烟台映像  带着愚人节阴差阳错不能去东北三省直捣黄龙的遗憾,我郁闷的过了一个星期,这次终于迎来了新一场的南征北战了,这次的目的地是位于山东半岛的芝罘古城。齐鲁大地我以前只到过省会——泉城、经济第一的琴岛和齐国故都——临淄。这次的芝罘古城之旅,一下飞机就给了我一个惊喜,加强了我对芝罘古城的映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