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印象

2019-05-22, Wednesday | [297] × { 2 },Posted in Tour

中山铁桥  甘肃省的得名,和福建相似,是取下辖的甘州(张掖)、肃州(酒泉)、凉州(武威)、瓜洲(敦煌)和秦州(天水)五大州的前两个州名而来。七年前(2012年)九月,我曾经效法先贤,重走河西四郡(武威、张掖、酒泉、敦煌), Into the West。但当时对于甘肃省会 – 兰州府的印象,只是停留在转机和转车的阶段而已,没有做过多的研究。
Continue Reading



雨中游月湖

2019-05-15, Wednesday | [74] × { 0 },Posted in Tour

月湖  宁波在明朝以前,一直被称为明州府。到了朱元璋的洪武十四年(1381年),由于要避讳,于是取“海定则波宁”之义,于是改为现在的名字——宁波。现在,宁波贵为浙江省的第二大城市,但是我在这几年的南征北战期间仅仅是路过几次,主要是为了赶飞机、转火车,居然没有真正在宁波下榻过,堪称是一种遗憾。
Continue Reading



大亚湾之旅

2019-04-11, Thursday | [145] × { 2 },Posted in Tour

《我等着你回来》  接下来的行程依然是在惠州,不过是在惠州西湖往南60公里处的大亚湾。清末民初,大亚湾被外国人称为湃亚士湾(Bias Bay),一方面由于海山交错,地形复杂,另一方面官府腐败,养寇自重,致使海盗猖獗。其中比较著名的海盗有两位,都是女性,一位是谭金娇,还有一位可能名为黎翠珊,据说《加勒比海盗》系列电影中的Elizabeth Swann一角就是以其中一人为原型而设计的。
Continue Reading



腹中空空

2019-04-10, Wednesday | [116] × { 0 },Posted in Tour

把酒问青天  樱花花期的末段,我去了两次广东省,一次是省会 – 羊城,最近一次则是追寻苏轼的脚步,来到了傍山靠海的惠州府。惠州府内也有一个西湖,当然各方面比起杭州西子湖要差一点,但是也名列中国三大西湖之一(还有一个是安徽阜阳的颍州西湖,不过在抗日战争中由于黄河花园口大决堤,昔日盛景不再)。
Continue Reading



赏樱圣地

2019-03-14, Thursday | [237] × { 2 },Posted in Tour

樱花  春节假期结束至今已经超过一个月的时间了,期间我只进行过一次南征北战,原因是公司群发了邮件,要求严格控制这一期的经费支出,要做到尽量节省,能通过Skype视频会议解决的,绝不外出。为了配合公司新的财务政策,我回绝了绝大多数的邀请,待在公司里面埋头苦练PowerPoint的制作技能,以期待在四月份的PowerPoint大赛中取得好成绩。
Continue Reading



山水甲天下

2019-01-16, Wednesday | [302] × { 0 },Posted in Tour

日月双塔  提到桂林,大家的第一个反应往往就是桂林的旅游,有诗云:桂林山水甲天下,这座典型的旅游城市因山青、水秀、洞奇、石美而驰名中外,比较知名的景点有七星岩、象鼻山、漓江、阳朔、灵渠等等,甚至某些景点还登上了20元人民币的背面。1985年,全国评选“中国十大风景名胜”的活动,桂林山水屈居万里长城之后,仅排名第二,那应该称为桂林山水乙天下才对啊。
Continue Reading



潮汕深度游

2019-01-11, Friday | [1,411] × { 1 },Posted in Tour

吾潮导师  2019年的第一次南征北战,我来到了潮汕地区,在四天的时间里面依次走访了揭阳、汕头、潮州和汕尾四座城市,好好的领略了一番粤东的风土人情。传统意义上的潮汕,历史上属于潮州府管辖,下辖八个县,分别是海阳、潮阳、揭阳、普宁、澄海、饶平、惠来和丰顺,人称潮州八邑,现在这些地方虽然有的已经改名,有的划归不同城市管理,但是他们都源自于潮汕文化,说着相同的语言,喝着相同的功夫茶,吃着相同的菜肴,有着相同的宗教信仰。
Continue Reading



北纬46°

2017-05-05, Friday | [3,680] × { 2 },Posted in Tour

哈尔滨红肠  这几年我南征百越,北击匈奴,饮马瀚海,封狼居胥,足迹遍及中原大地及蛮夷戎狄,东到扶桑国旧都,南达淡马锡岛,西至河西四郡之一的敦煌,但是屡次北伐,最远处只到过北纬41°的奉天府。今天我终于有所突破,乘坐经停青岛的航班,越过了奉天府,踏上了位于北纬46°的萨尔图市。

  关于萨尔图的翻译,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蒙古语,月亮升起的地方,意境非常优美。还有一种就差多了,满语中是多风沙的地方。我本来以为这里地处松嫩平原西部,受到白山黑水的滋润,生活一定过得很美,宛如月亮升起的地方,肯定是第一种翻译。但是飞机下降后,我大吃一惊,倒不是因为户外温度有29℃,而是我刚到就给我一个下马威,空气质量的AQI指数高达1253,一眼望去,满眼黄色。
Continue Reading



导航之争

2017-04-07, Friday | [1,570] × { 0 },Posted in Tour

窑洞  当今庆丰帝的籍贯虽然是在陕西省的富平县,但是他的少年时代却是在帝都度过的,由于总所众知的原因,直到15岁才回到龙兴之所喝羊奶,休养生息,为今后的东山再起做准备。不像明太祖洪武大帝,登基当了皇帝之后,马上把凤阳县建设成了中都,到现在,富平县依然是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一。
Continue Reading



梦回长安

2017-04-06, Thursday | [1,909] × { 3 },Posted in Tour

大雁塔&玄奘  这个星期我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庆丰帝的龙兴之所——秦国渭河流域的富平县。富平县,虽然贵为当今天子之父的出生地,但是这个地方既没有飞机场也没有高铁动车站,我只能先提前一天乘飞机到秦国的都城——咸阳府,然后再打的(约一个小时的车程)下榻于千年古都——长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