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省分徽

2024-01-12, Friday | [141] × { 0 },Posted in Tour

夜泊屯溪  今天我又开辟了一个新的窜访目的地,是安徽省下辖的徽州府。徽州府是徽商和徽派文化的发祥地,曾几何时,徽州府是在安徽省内仅次于首府安庆府的二把手,就连安徽这个省的名字都是从安庆府和徽州府的名称中各取了一个字组成的,可见当时徽州府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当时的徽州府下辖有六个县:歙县、休宁县、黟县、绩溪县、婺源县、祁门县,现在这六个县所在的区域大部分都隶属于现在的黄山市,其他的都被安徽、浙江和江西三省瓜分了,说一声三省分徽也不为过。 Continue Reading



香炉生紫烟

2023-10-07, Saturday | [366] × { 0 },Posted in Tour

日照  经过了几天的修整,我又飞到了位于齐鲁大地东南方的日照市。日照,这个名字取自于“日出初光先照”,在古代叫海曲县。日照地处黄海之滨,俗话说的话,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海曲县的海鲜非常有名,当然了,阳光、沙滩、浪花也是必不可少的,其他有沙滩的地方,鹭岛和崖州府都太远了,飞机要飞比较长的时间,而从魔都飞到海曲县,全程只要一个小时,相当方便,机票也便宜。 Continue Reading



六都游记3:盐都滋味

2023-09-28, Thursday | [352] × { 0 },Posted in Tour

自贡盐井  今天我坐长途大巴车北上,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六都游记的第六个都城——盐都自贡。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八月份日本向太平洋中排放核废水,九月份朝鲜又在黄海的海底搞核试爆,毗邻黄海和东海的辽宁、河北、天津、山东、江苏产盐区都或多或少的受到影响,超市里卖的海盐都不能吃了,唯有位于内陆天府之国的盐都自贡生产的井盐才最安全,不受核辐射的影响。 Continue Reading



六都游记2:酒都见闻

2023-09-27, Wednesday | [283] × { 0 },Posted in Tour

夹镜楼  今天我来到了六都游记的第五个都城——酒都宜宾。我本来打算帝都飞成都之后,直接转火车去酒都的,但是飞机落地后折腾了一下,导致了我错过了当天最后一班去酒都的列车。我只能改成今天的列车,于中午到达酒都宜宾。宜宾位于蜀国东南方,古代称为戎州府,岷江和金沙江在此汇合之后,一路浩浩汤汤向东流去,由此开始才真正叫长江,从宜宾顺流而下,一直到长江入海口的魔都上海,航行距离长达2867公里,所以宜宾也有万里长江第一城的美称。 Continue Reading



六都游记1:帝都转机

2023-09-26, Tuesday | [274] × { 0 },Posted in Tour

北京首都机场  这个星期我一口气去了六个都城,从魔都出发、先是到三吴都会姑苏城开会、然后经过帝都转机、降落成都后到川南的酒都宜宾和盐都自贡转了一圈,最后又从成都返回,堪称是六都游记。第一个和第二个都城,我们先略过,我主要从第三个都城——帝都开始说起,毕竟我也有好几年没有去帝都了,上一次去帝都,还要追溯到2019年的12月中旬,距离今天也要快四年了。为了纪念这次故地重游,我苦思冥想了一个对联的上联:低端人口入帝都,在此高价征求下联。大家对下联前请注意两点,一是上联的七个字中,首尾的各两个字,声母都相同(低、端、帝、都);二是中间的三个字(人口入)呈左右对称的结构,所以大家在对下联的时候,也要注意这两个规则。 Continue Reading



次八白室中

2023-08-16, Wednesday | [602] × { 0 },Posted in Tour

鄂尔多斯伊金霍洛国际机场  唐代诗人王湾有一首著名的作品《次北固山下》,次这个字在这里是旅途中暂时停宿的意思。今天我也来效仿古人,来一个次八白室中八白室,是鄂尔多斯 / Ordos的汉语直译,如果意译的话,就是众多宫殿的意思。传说成吉思汗死后,灵柩和生前用过马鞍、弓箭等遗物,就停放在由八个白色帐篷组成的毡帐之中,因此八白室可以看成是成吉思汗所在的黄金家族权力的象征。 Continue Reading



卧龙凤雏

2023-07-27, Thursday | [353] × { 0 },Posted in Tour

襄阳东站  今天我又开辟了一个新的窜访目的地,是湖广省下辖的襄阳府。襄阳府的地理位置非常好,位于汉江的中游,在汉江的南北两侧分别筑有襄城和樊城,扼住了汉江通往长江的咽喉,同时也是关中地区、中原地区通往长江中下游鱼米之乡的要道,所以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之一。和九省通衢的武汉三镇在民国之后才正式被命名为武汉一样,七省通衢的襄阳府在2010年才正式改名为襄阳府,以前一直叫襄樊。 Continue Reading



廉颇老矣

2023-05-09, Tuesday | [488] × { 0 },Posted in Tour

廉颇老矣  两年前的五月份,我曾经去过一次西夏的兴庆府,那天正好是开斋节,但是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也没发现有什么两样。我在当地住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就赶早班火车一路北上去到朔方郡的临河镇了。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根本就没有时间游览塞上明珠。这次我又抓住了一次去兴庆府的机会,谁料这次的行程安排得更加匆忙,昨天一大早就坐飞机,今天就回去了,一点也不耽搁,而且碰上了下雨,这下更加没有时间去游玩了。 Continue Reading



黄州故地

2023-04-01, Saturday | [494] × { 0 },Posted in Tour

黄陂黎元洪  以前我去武汉三镇,通常都下榻在位于核心部位的武昌或者汉口等地,因为比较繁华,在武汉三镇还各自为政的时候,汉阳属于工业区,武昌为政府的办公区域,满清时是湖广总督和湖北巡抚的驻地,从户部巷这条美食街的名称上就能看出来;而汉江以北的汉口区域,则算是居民区了,人口密度极大,其中的汉口站也算是百年老站了,经历了满清、民国和红朝三个朝代,算是三朝元老了。 Continue Reading



沙坪坝之差

2023-03-17, Friday | [466] × { 0 },Posted in Tour

磁器口古镇  上次去陪都,虽然我下榻在观音桥附近,抽空去逛了一下观音桥附近的步行街和美食街,其实最后一天我还去了一次磁器口古镇。与位于江北区的观音桥不同,磁器口古镇是在西面的沙坪坝区,东临嘉陵江。这边本来是以盛产瓷器和转运瓷器闻名,后来以讹传讹,变成了现在的磁器口了。其实帝都也有一个磁器口,不过那是一条路,两边有很多的瓷器铺,是瓷器一条街,后来也是磁、瓷不分,被命名为磁器口大街。当然了,现在已经不卖瓷器了,专卖各种农贸产品,大家可千万不要搞错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