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顶中原

2020-12-30, Wednesday | [43] × { 0 },Posted in Tour

郑州东站  2020年的最后一个星期,我本来打算直接休年假,再加上元旦假期,一共可以休息多达9天的时间。谁料世事多变,上个星期突然接到通知,这最后几天要去河南省南征北战,从魔都先飞到河南省的省会——新郑,就地休整之后,再一路往西到达洛阳,最后兵锋急转南下,直取鹰城——平顶山。这样我只能放弃休息的时间,效仿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了,来一个观兵周疆,问“顶“中原。
Continue Reading



文房四宝

2020-12-25, Friday | [99] × { 0 },Posted in Tour

湖笔  现在已经接近年底了,我掐指一算,年假居然还剩下十几天没休。现球会规定每年只能转五天到下一年,就算把现在还剩余的年假再减去五天,依然还剩下七八天左右,实在是浪费。所以我特地趁着这个圣诞节申请了三天年假,加上两天周末,正好凑齐五天假期,可以好好休息一番。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星期五圣诞节的当天,我被紧急招到湖州府去,这样,好不容易凑齐的五天假期被拦腰截断了。
Continue Reading



八闽三都

2020-12-17, Thursday | [124] × { 0 },Posted in Tour

心  福建省,简称为“闽”,在宋朝时共分为一府(建宁府)五州(福州、泉州、漳州、汀州和南剑州)二军(邵武、兴化),共八个行政区划,因此福建也被称为八闽大地。这个星期我遍访八闽大地的三个都会,首先是福建省的首府,行政之都——榕城福州府,接着是海内外知名度最高的鹭岛——厦门市,最后是省内经济第一名的鲤城——泉州府。
Continue Reading



湘江北去

2020-11-22, Sunday | [140] × { 1 },Posted in Tour

长沙磁悬浮  如果说,台州府是我转会以后到访次数最多的地方,那么星城——长沙府相对而言就去得比较少了。我掐指一算,一共才五次,其中2015年的一年间就访问了三次,后面五年一共才去了两次,去得少的原因主要是饮食不习惯。这次当地的向导急切地邀请我到访,我急人之所急,想人之所想,欣然应允,完全不顾当地饭菜的辣还是不辣。
Continue Reading



养在深闺人未识

2020-11-19, Thursday | [135] × { 0 },Posted in Tour

老粮坊  浙江省台州府,自从我转会到现在的球会之后,可能是我到访次数最多的地方了。台州府下辖三个区,黄岩区有火车站、路桥区有机场,市政府所在的椒江区什么也没有,只有先后造的三条跨海大桥,这三个区彼此离得非常远,所以台州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市中心。除了三个区之外,还有三个县级市和三个县,面积最大的是临海市,以前(1994年之前)一直是台州的治所,至今仍然保留着台州城门(崇和门?)和戚继光抗击倭寇所建的江南长城,值得一去。
Continue Reading



酒后驾船

2020-11-10, Tuesday | [225] × { 1 },Posted in Tour

鲁迅故里  七年前,我曾经和八十多位小伙伴一同前往浙江省绍兴府,效仿永和九年的兰亭聚会,在两天的时间里面玩耍了兰亭、沈园、鲁迅故里和柯岩等景区。七年后的今天,我只身再游绍兴府,这次我集中精力,把游览地点订在了位于绍兴府中心地带的鲁迅故里和沈园。不过昨天,新闻报道在浦东机场附近发现了一个肺炎阳性患者,这直接导致了WeChat的行程卡小程序上,魔都变成了红色字体,不过还好,总的箭头是绿色的,目前看来尚无大碍。
Continue Reading



长春长

2020-08-31, Monday | [301] × { 0 },Posted in Tour

太阳鸟  众所周知,末代皇帝溥仪一生当过三次皇帝,第一次是三年多正规的满清宣统皇帝(1908.12.02~1912.02.12),第二次是仅仅历时11天的张勋复辟(1917.07.01~1917.07.12),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满洲国皇帝,在位长达13年半(1932.03.09~1945.08.18)。满洲国皇帝期间,溥仪定都在黄龙府,就是一千年前宋金对战期间,岳飞曾经豪言的“直抵黄龙府,与诸军痛饮耳”的那个黄龙府。
Continue Reading



黄河故道东

2020-08-10, Monday | [276] × { 0 },Posted in Tour

项王故里  说到兵家必争之地,如果彭城自称第二的话,想必没人会拔得头筹。我经常南征北战,彭城居然一次都没有去过,有点说不过去,今天我有幸应邀去到彭城东南部的酒都,先要乘坐两个多小时的火车沿着京沪铁路从魔都来到彭城东站,然后火车调头一路往东,沿着刚刚开通不久的徐宿淮盐铁路,四十分钟后到达此行的目的地——下相市。这条徐宿淮盐铁路去年12月才开通,算是打通了苏北地区的交通网,彻底解决了苏北平原地区修建高速铁路的世界性难题。
Continue Reading



梦回老上海

2020-07-17, Friday | [267] × { 0 },Posted in Tour

影视路  继上个月造访了横店影视城之后,我亲眼目睹了国内影视行业的现状,既没有新的电影电视开拍,又没有电影院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对公众开放播放新老电影,因此普遍处于不景气的状态,我猜想国外应该也是如此吧。于是我决心趁着现在入门的门槛降低,投身影视界。等待全面复工复产,影视行业真正复苏了,就可以大赚特赚了。
Continue Reading



姑苏夜泊

2020-06-30, Tuesday | [509] × { 1 },Posted in Tour

苏州博物馆  唐朝诗人张继有一首著名的诗《枫桥夜泊》,使得姑苏城外一座小小的寒山寺,一夜成名,变成了一座享誉海内外的名胜古迹。昨天我应邀来到了姑苏城下辖的张家港(张家的名头在国内非常响亮,不仅有东面的张家港,还有北部的张家口、南方的张家界和西域的张家川,东南西北都有不动产),正好可以效法先贤,下榻在了离开寒山寺不远的酒店之中。一切安顿停当之后,已经快到半夜了,我兴致不减,步行三十分钟来到了位于京杭大运河旁的寒山寺景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