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懂的说话

2018-05-25, Friday | [97] × { 1 },Posted in Life

世茂海峡双塔大厦  第一次口头战争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期间我又两次前往武汉三镇,分别视察了光谷和楚河·汉街等地标性建筑。在完成历史使命之后,我前往了新开辟的战场——福建省鹭岛。这是我转会至现球会以来第一次造访福建省,在幼年时,我曾经到过福建、江西两省交界的武夷山玩耍,只不过那是福建省的最西面,和海边的鹭岛相去甚远。
Continue Reading



寻味潮州路

2018-04-24, Tuesday | [104] × { 0 },Posted in Life

潮汕牛肉火锅  火锅,尤其是现代的火锅,据说是清朝的和珅改良的。乾隆举办了两次千叟宴,第一次宴会的时候,因为上菜时间是在太漫长,导致了很多的菜还没吃就已经变冷了,大冬天的吃冷菜不舒服,很多老人回去生病了。结果第二次宴会的时候,和珅灵机一动,每一桌放一个火锅,不管是荤菜还是素菜,冷了都可以放到火锅里面烫一烫再吃,解决了实际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难得有知音

2018-04-20, Friday | [94] × { 0 },Posted in Life

国立武汉大学  我这一个星期都在武汉三镇,在第一次头口战争之后,我发现了另外两个怪现象。其一,那就是武汉三镇虽然贵为湖北省的首府,但是地面的道路实在是太崎岖不平了。开车开到一半,路中间突然会出现一处凹陷,车子会随之发生颠簸。我坐在车子里面睡得好好的,一下子就被颠醒了,这还算好的,弄不好还会把车子的底盘颠坏,这就欲哭无泪了。
Continue Reading



忍顾金桥归路

2018-04-08, Sunday | [118] × { 0 },Posted in Life

西贝莜面村  平时如果不进行南征北战,我在魔都的活动范围都在浦西,一般不去浦东玩耍,因为李清照说过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浦东。就整个浦东区域而言,可能张江那一片相对比较熟悉一点,其他的真的是一无所知。今天我要去的地方是金桥,遥想2013年的7月份,我曾经在这里斥巨资购买了一台32G的iPod Touch 4二手货,用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这个东西功能太单一了,完全可以用手机代替,于是就把它束之高阁。直到2016年末,我买了一个可以插旧式iOS设备的床头音箱才把iPod Touch重新启用,让它发挥余热。
Continue Reading



有水则兴

2018-03-26, Monday | [129] × { 0 },Posted in Life

斩蛟桥  现在中国有名的城市都有一个别称,我们所熟悉的有:北京—帝都,上海—魔都,广州—妖都,深圳—雌都,南京—旧都,重庆—陪都,西安—废都,洛阳—神都,武汉—伪都,长沙—足都,大同—煤都,鞍山—钢都,景德镇—瓷都等等。今天我新开辟的南征北战的地点也可以跻身都城的行列——陶都,无锡的宜兴,以紫砂壶而闻名天下。
Continue Reading



天山脚下

2018-01-19, Friday | [1,244] × { 4 },Posted in Life

乌鲁木齐机场  这几年我在国内南征北战,饮马东海,南征百越,向北直捣黄龙,差一点就到了徽钦二帝坐井观天的五国城,但是最西面只到过河西四郡之一的敦煌。说起来惭愧,敦煌不过是东经94°而已,再往西的大片土地都尚未涉足,白白浪费了我天国上朝9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今天我又要来一次效法先贤,只身前往新疆的首府——迪化府。
Continue Reading

 

再序滕王阁

2017-12-13, Wednesday | [420] × { 0 },Posted in Life

滕王阁  滕王阁,江南三大名楼之一,始建于唐朝永徽四年(公元653年),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了。这期间滕王阁屡毁屡建,屡建屡毁,我们现在看到的是1989年重修的,比原版的足足高了30米。要想登上滕王阁一览“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赣江美景,你需要花费50元的门票钱,比起伪都的黄鹤楼要便宜不少,算是良心价了。
Continue Reading



夜郎自大

2017-12-06, Wednesday | [1,399] × { 1 },Posted in Life

多彩贵州城  从楼梯上摔下来之后,我挣扎着回到魔都,照了X光,结果医生说骨头没有事,只是肌肉挫伤了。于是我请了6天年假,足足休息了10天,到这个星期一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这十天里面,左脚一天喷两次云南白药气雾剂,同时涂两次红花油。感觉还是红花油有用一点。经过了十天的修养,现在我在平地走路已经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了,就是上下楼梯还有点疼,尤其是下楼梯,估计楼梯已经对我造成了心理上的影响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左脚

2017-11-23, Thursday | [992] × { 0 },Posted in Life

《我的左脚》  自从我开始南征北战之后,有几个地方是我的伤心地,其中东胜神洲傲来国的齐天大圣发迹地——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就是其中之一。这次又新增加了一个,是以前多次光顾的扶海州贫瘠之地。扶海州这个地方的交通非常不便,既没有飞机场,有没有高铁站或者普通火车站,只能乘坐大巴车来往各地。

  这次去扶海州完全是临时性的,前天晚上我都下班回到家了,领导才告诉我第二天要紧急到扶海州去一次,害得我第二天早上只能先去了球会拿笔记本电脑再赶到长途汽车站。一路无话,下了大巴又乘上Taxi,终于在中午十二点之前赶到了目的地。和我一辆车的还有其他球会的一名球员,他和我一样,也是临时被征召过来的。结果这个人说他干完活要赶下午4:50的大巴回去,由于我的一念之差,没有和他一起返回,因此也有了接下来的一失足酿成千古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