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秀夜郎

2018-09-20, Thursday | [79] × { 1 },Posted in Life

甲秀楼夜景  赶在中秋节之前,我去了一次多彩夜郎国的国都 – 林城,本来当地导游准备一下飞机就带我去具有当地特色的美食城接风洗尘的。但是我从刚刚受到台风山竹影响的东莞飞过来,难以适应当地寒冷的气温(仅20℃,比灾区低了10℃左右),一下子没有倒过温差,偶感风寒,只能作罢。看来以后南征北战的时候不能光穿一件短袖T恤,要带长袖的衣服了。
Continue Reading



吃蛇者说

2018-09-05, Wednesday | [88] × { 0 },Posted in Life

武汉站  今年到武汉三镇已经来过四次了,这个星期是我第五次来到伪都,目的是要去造访湖北省的南大门——咸宁府。昨天和友人约好,今天下午先在武汉的火车站碰头,然后一起坐车去咸宁府。在通话结束之前,友人千叮咛万嘱咐,碰头的地点是武汉火车站,不要走错地方。我上网一搜,武汉有好几个客运火车站,武昌站、汉口站和武汉站,还有在建的新汉阳站,一镇一个,再加上武汉站,正正好好。
Continue Reading



青史留名

2018-08-24, Friday | [123] × { 1 },Posted in Life

太古仓码头  昨天紧急赶往羊城,晚上下榻在珠江中间的江南洲(当地人称之为 – 河南)上,距离上个月大快朵颐的乳鸽天下不远。酒店附近正好有广州大名鼎鼎的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太古仓码头(Butterfield & Swire’s Godowns & Wharf),现在这座码头已经没有了货运的用途,主要用作文化创意、展贸、会展、休闲娱乐、旅游观光等之用。白天做完正事,晚上夜游码头,吹吹江风,解解暑气,岂不快哉。
Continue Reading



Far High, You Don’t Know Love

2018-08-07, Tuesday | [132] × { 1 },Posted in Life

金山寺  这几天,CCTV8正在播放老版的《三国演义》,现在正放到赤壁大战之后,刘备过江来到东吴的甘露寺迎娶孙尚香。据史书记载,刘备生于公元161年,赤壁之战发生在208年冬天,而孙尚香正史上没有记载。如果她真是孙坚所生,那么应该晚于孙权的三弟孙翊(184年)并早于孙坚去世(191年)。这么算来,在甘露寺迎亲时,20岁的小萝莉(那个时候算是大龄剩女了)孙尚香嫁给了50岁的大叔刘备,年龄差距有点大,难怪刘备结婚以后会乐不思蜀,不想回荆州。
Continue Reading



揾食五羊城

2018-07-20, Friday | [148] × { 0 },Posted in Life

木瓜炖乳鸽  从世界杯半决赛开赛至今,我连续两个星期都南下羊城,为这个周三、周四的华南首届用户见面会做准备。这种类型的用户见面会在2016年9月第一次举办,开当时风气之先河,至今会场已遍布金陵、姑苏、临安、金华、盐城、帝都、魔都、泉城等华东、华北地区,但是尚未涉足华南区域。所以华南的第一次用户见面会,需要格外注意,容不了半点差池。
Continue Reading



听不懂的说话

2018-05-25, Friday | [229] × { 1 },Posted in Life

世茂海峡双塔大厦  第一次口头战争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期间我又两次前往武汉三镇,分别视察了光谷和楚河·汉街等地标性建筑。在完成历史使命之后,我前往了新开辟的战场——福建省鹭岛。这是我转会至现球会以来第一次造访福建省,在幼年时,我曾经到过福建、江西两省交界的武夷山玩耍,只不过那是福建省的最西面,和海边的鹭岛相去甚远。
Continue Reading



寻味潮州路

2018-04-24, Tuesday | [199] × { 0 },Posted in Life

潮汕牛肉火锅  火锅,尤其是现代的火锅,据说是清朝的和珅改良的。乾隆举办了两次千叟宴,第一次宴会的时候,因为上菜时间是在太漫长,导致了很多的菜还没吃就已经变冷了,大冬天的吃冷菜不舒服,很多老人回去生病了。结果第二次宴会的时候,和珅灵机一动,每一桌放一个火锅,不管是荤菜还是素菜,冷了都可以放到火锅里面烫一烫再吃,解决了实际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难得有知音

2018-04-20, Friday | [308] × { 0 },Posted in Life

国立武汉大学  我这一个星期都在武汉三镇,在第一次头口战争之后,我发现了另外两个怪现象。其一,那就是武汉三镇虽然贵为湖北省的首府,但是地面的道路实在是太崎岖不平了。开车开到一半,路中间突然会出现一处凹陷,车子会随之发生颠簸。我坐在车子里面睡得好好的,一下子就被颠醒了,这还算好的,弄不好还会把车子的底盘颠坏,这就欲哭无泪了。
Continue Reading



忍顾金桥归路

2018-04-08, Sunday | [187] × { 0 },Posted in Life

西贝莜面村  平时如果不进行南征北战,我在魔都的活动范围都在浦西,一般不去浦东玩耍,因为李清照说过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浦东。就整个浦东区域而言,可能张江那一片相对比较熟悉一点,其他的真的是一无所知。今天我要去的地方是金桥,遥想2013年的7月份,我曾经在这里斥巨资购买了一台32G的iPod Touch 4二手货,用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这个东西功能太单一了,完全可以用手机代替,于是就把它束之高阁。直到2016年末,我买了一个可以插旧式iOS设备的床头音箱才把iPod Touch重新启用,让它发挥余热。
Continue Reading



有水则兴

2018-03-26, Monday | [211] × { 0 },Posted in Life

斩蛟桥  现在中国有名的城市都有一个别称,我们所熟悉的有:北京—帝都,上海—魔都,广州—妖都,深圳—雌都,南京—旧都,重庆—陪都,西安—废都,洛阳—神都,武汉—伪都,长沙—足都,大同—煤都,鞍山—钢都,景德镇—瓷都等等。今天我新开辟的南征北战的地点也可以跻身都城的行列——陶都,无锡的宜兴,以紫砂壶而闻名天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