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刹风情04:老司机

2018-06-18, Monday | [77] × { 0 },Posted in Sports

Germany  第四比赛日,世界杯历史上成绩最好的两支球队登场了,不算这一届,德国队共参加了18次世界杯,17次晋级八强(只有1938年位列第十名),13次闯入四强,获得了1次殿军、4次季军,4次亚军和4次冠军。总比赛160场,获胜66次,打入224个进球。除了冠军、殿军和胜利场数,都排名历史第一。更有甚者,从2002年开始连续四届世界杯,德国队都晋级到了四强。另外一项记录更是令人难以企及,德国队是目前唯一一支连续七个年代晋级决赛队伍(50、60、70、80、90、00和10年代),估计后无来者了。
Continue Reading



罗刹风情03:绝代双骄

2018-06-17, Sunday | [97] × { 0 },Posted in Sports

Lionel Messi  第三比赛日,法国、阿根廷两强登场亮相了,而且这两场比赛的时间很好,France Vs Australia于晚上6点钟开赛,正好一边吃饭一边观看,接下来9点钟就是Argentina Vs Iceland了。法国队是这次参赛的32强中总身价(十亿八千万欧元,1,080 Million)最高的球队,平均每个人几乎5000万欧元。
Continue Reading



罗刹风情02:霸道总裁

2018-06-16, Saturday | [77] × { 0 },Posted in Sports

Cristiano Ronaldo  世界杯进入了第二比赛日,共有三场比赛,Egypt Vs Uruguay,Morocco Vs Iran以及Portugal Vs Spain。显然其中最关键的比赛是凌晨两点钟的伊比利亚半岛德比战,葡萄牙,2016年的欧洲杯冠军,队中又有绝代双骄之一的Cristiano Ronaldo,而西班牙更胜一筹,连续三届大赛夺冠(2008年欧洲杯、2010年世界杯、2014年欧洲杯),传控球的打法风靡一时。
Continue Reading



罗刹风情01:星耀俄罗斯

2018-06-15, Friday | [62] × { 0 },Posted in Sports

FIFA World Cup 2018 Russia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昨晚今晨正式开幕,而四年前的桑巴荣耀月仿佛就在眼前,时间过得好快啊。这届世界杯和以往最大的区别就是启用了视频助理裁判(VAR:Video Assistant Referee)技术,因此,每场比赛的裁判队伍扩大到了九名,其中包括一名主裁判,两名助理裁判(常说的边裁),一名举补时、换人牌的第四官员(打酱油),外加五名坐在监控室里面看录像的视频助理裁判。
Continue Reading



测评三十六计

2018-05-31, Thursday | [90] × { 0 },Posted in Work

三十六计  今天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二次进京面圣了,上一次在三天的时间里面走遍了帝都的北五环、南六环和西二环。这一次来到了帝都的东二环,目的是进行部门内部的业务能力测评。我们部门现在一共有八十人左右,这其中领导、经理级别的人员大约占了一半(这些人不需要测评),所以这次真正进行测评的人数不过四十人左右。

  主考官是领导们从公司外面请的一些专家,我们暗渡陈仓,从内部搞到了专家的名单,其中一位和我们很熟悉,于是我们邀请他在昨天晚上共进晚餐。这位专家是北方人,再选北方菜就没有意思了,我们又采取声东击西之计,特意选了一家上海菜的餐厅,请他品尝一下平时很少接触的海派风格。结果这位专家对于八宝辣酱流露出了非常浓厚的兴趣,殊不知这个东西只不过是早上吃饭的下饭菜而已,难登大雅之堂的。
Continue Reading



听不懂的说话

2018-05-25, Friday | [97] × { 1 },Posted in Life

世茂海峡双塔大厦  第一次口头战争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期间我又两次前往武汉三镇,分别视察了光谷和楚河·汉街等地标性建筑。在完成历史使命之后,我前往了新开辟的战场——福建省鹭岛。这是我转会至现球会以来第一次造访福建省,在幼年时,我曾经到过福建、江西两省交界的武夷山玩耍,只不过那是福建省的最西面,和海边的鹭岛相去甚远。
Continue Reading



寻味潮州路

2018-04-24, Tuesday | [104] × { 0 },Posted in Life

潮汕牛肉火锅  火锅,尤其是现代的火锅,据说是清朝的和珅改良的。乾隆举办了两次千叟宴,第一次宴会的时候,因为上菜时间是在太漫长,导致了很多的菜还没吃就已经变冷了,大冬天的吃冷菜不舒服,很多老人回去生病了。结果第二次宴会的时候,和珅灵机一动,每一桌放一个火锅,不管是荤菜还是素菜,冷了都可以放到火锅里面烫一烫再吃,解决了实际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难得有知音

2018-04-20, Friday | [94] × { 0 },Posted in Life

国立武汉大学  我这一个星期都在武汉三镇,在第一次头口战争之后,我发现了另外两个怪现象。其一,那就是武汉三镇虽然贵为湖北省的首府,但是地面的道路实在是太崎岖不平了。开车开到一半,路中间突然会出现一处凹陷,车子会随之发生颠簸。我坐在车子里面睡得好好的,一下子就被颠醒了,这还算好的,弄不好还会把车子的底盘颠坏,这就欲哭无泪了。
Continue Reading



第一次口头战争

2018-04-17, Tuesday | [114] × { 0 },Posted in Work

户部巷  说起湖北,不得不提一句著名的俗语,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为什么会用九头鸟来形容湖北人呢,有的说法是湖北人像一只有九个头的鸟一样诡计多端,有的说法是九头鸟生命力顽强,还有的说法是九头鸟的九个头互相瞧不起,容易内斗。总而言之,从总体上来看,不是一个褒义的形容词。
Continue Reading



忍顾金桥归路

2018-04-08, Sunday | [118] × { 0 },Posted in Life

西贝莜面村  平时如果不进行南征北战,我在魔都的活动范围都在浦西,一般不去浦东玩耍,因为李清照说过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浦东。就整个浦东区域而言,可能张江那一片相对比较熟悉一点,其他的真的是一无所知。今天我要去的地方是金桥,遥想2013年的7月份,我曾经在这里斥巨资购买了一台32G的iPod Touch 4二手货,用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这个东西功能太单一了,完全可以用手机代替,于是就把它束之高阁。直到2016年末,我买了一个可以插旧式iOS设备的床头音箱才把iPod Touch重新启用,让它发挥余热。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