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西狩

2020-03-15, Sunday | [159] × { 0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庚子西狩  庆丰八年,岁在庚子,八国熔断,英伦弃守。京城大疫,举国恐慌,群臣震怖,计无所出,京师士子商贾各色人等莫不闻之色变,纷纷深挖洞,广纳粮,偏安于家,街市不复有人烟矣。幸得鲍中堂进献两计,一曰“釜底抽薪”,实为“群体免疫疗法”,上善之,诏曰:便宜行事。鲍中堂遂遣人四处广而告之。
Continue Reading



三天工作制

2020-03-09, Monday | [112] × { 0 },Posted in Life

The Mandalorian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休整,这周终于正式全面复工了。上个星期按照现球会的要求,实行的是每周三天工作制,可以说是理想中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状态。除了星期一必须进到办公室之外,后面的四天中选两天上班。四选二,根据数学中的排列组合原理,一共有6种可能性,而我所在的小组正好有6个人,正好每个人选一种组合,我选的是2、3,就是星期一、二、三,连上三天班,接下来的几天都在家办公。
Continue Reading



最长的二月

2020-02-29, Saturday | [187] × { 0 },Posted in Work

February  一年的十二个月中,二月是最短的,只有28天,碰到了闰年才加一天,变成29天。那么为什么二月最短,原因是古罗马制定历法时,原先是规定大小月互相间隔,但是这样算下来一年要366天了,无奈之下只能减去一天。而二月份正好是处决犯人的月份,为了彰显帝国的仁慈,所以减去了二月的一天。接着又为了纪念罗马帝国的太祖武皇帝——屋大维·奥古斯都(Octavius Augustus)在八月驾崩,于是又移走了一天放到八月,这才有了我们现在的二月天数最少,八、十、十二月为大月的现行历法。
Continue Reading



七种海龟

2020-01-18, Saturday | [256] × { 1 },Posted in Tour

广东惠东港口海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去年四月我追寻苏轼的脚步,来到了惠州府,拜访了位于市中心的惠州西湖和靠近海边的大亚湾(两者相距至少一小时的车程)。这次我再次来到了惠州府,不过要去的是在大亚湾对面的平海古城,这里距离大亚湾又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此处位于惠州府乃至于岭南的东南方,根据八卦与方位的对应关系,占据了“巽”位,所以平海古城附近的海湾被当地人称之为巽寮湾
Continue Reading



九音真经

2020-01-05, Sunday | [248] × { 0 },Posted in Tech

Android 9 Volume Slider  新的手机SONY Xperia XZ Premium用了一段时间之后,主要的方面我都非常满意,外形漂亮,CPU强劲,电池耐久,音质出众,屏显逼真,拍照清晰,综合起来本来可以打高分,但是有一个问题严重的拖了后腿,那就是音量调节非常不人性化——简直可以用反人类来形容。
Continue Reading



无缝对接

2019-12-16, Monday | [316] × { 1 },Posted in Tech

Xperia XZ Premium  又到了两年一度换手机的时间了,我现在用的是2017年4月5日发布的SONY的Xperia XZs,这两年用下来,感觉还可以,除了CPU发热大一点以外,没有什么明显的短板。我猜测XZs里面的S可能代表了Standard的意思,所以这次我选了同一系列的旗舰版,2017年6月2日发布的Xperia XZ Premium。原来在Xperia XZs上有的功能,新手机上依然有,原来没有的功能(FM收音机、双击锁屏、挂绳孔等),这次仍旧没有,可以说是无缝对接。
Continue Reading



千灯竞放

2019-12-04, Wednesday | [237] × { 0 },Posted in Tour

千灯湖公园  今天我来到了羊城旁边的禅城,在古代,禅城与汉口镇、景德镇、朱仙镇齐名,一同被称为四大名镇。同时,禅城还是著名的武术之乡,李小龙的师傅,IP侠 – 叶问便来自于禅城,当然还有我们在影视剧中所看到的黄飞鸿和十三姨,以及宝芝林、禅城无影脚和狮王争霸的故事,全部都发生在禅城。据不完全统计,以黄飞鸿为主角的影视剧,已经超过了100部,远超著名特工James Bond。
Continue Reading



老有老风格

2019-11-29, Friday | [219] × { 0 },Posted in Tour

宁波老外滩  昨天是西方著名的感恩节,那么今天就是黑色星期五了,我也在休养生息了十天之后乘火车赶往明州府。要知道自从我转会入现球队之后,乘坐过不下几百次的火车,谁知道这一次明州之行给我出了一个新难题,那就是火车票的问题。原来乘坐火车,只要凭着身份证到取票机上去取蓝色火车票就行了。现在倒好,取票机上取出来的是一张白色打印纸,这个是不能用于报销的。真正要取的是报销凭证,它看上去和原来的蓝色火车票长得一样,但是上面却没有座位信息,这些信息反而在刚才打印出来的白色票据上,平白无故的多打了一张纸,也难怪平日里门可罗雀的取票机前排起了长龙。
Continue Reading



请喝一杯茶

2019-11-15, Friday | [1,132] × { 1 },Posted in Tour

瑶王府  时隔两年多,我再次来到象城,不过在此之前,我又去了一次椰城。上次疯狂的一周中的第二站——椰城,我没有在机场免税店购买商品,这次一定要弥补这个缺憾。上一次我已经造访了椰城最著名的一个半景点,骑楼老街和海口钟楼,因此这一次我特地把下榻的酒店订在市中心,闲暇时本来想去看看海瑞墓和五公祠的,结果这两处景点都在维修,慕名而来,失望而归。
Continue Reading



一出好戏

2019-10-16, Wednesday | [516] × { 0 },Posted in Tour

陈文龙  时隔半个月,我再次来到榕城,和疯狂的一周中的到访截然不同的是,这次我是以不同部门的球员身份来访。自从我加入现有球队之后,我一共换了三个部门,一开始在NBD服役了五个半赛季,接着NBD解散,整体转入MKT。两个半赛季之后,在我转会八周年之际,我又转入了PS团队,专门负责Photoshop的制作。这些经历,是不是堪比三国时期著名的三姓家奴 – 吕布·吕奉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