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在深闺人未识

2020-11-19, Thursday | [21] × { 0 },Posted in Tour

老粮坊  浙江省台州府,自从我转会到现在的球会之后,可能是我到访次数最多的地方了。台州府下辖三个区,黄岩区有火车站、路桥区有机场,市政府所在的椒江区什么也没有,只有先后造的三条跨海大桥,这三个区彼此离得非常远,所以台州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市中心。除了三个区之外,还有三个县级市和三个县,面积最大的是临海市,以前(1994年之前)一直是台州的治所,至今仍然保留着台州城门(崇和门?)和戚继光抗击倭寇所建的江南长城,值得一去。
Continue Reading



面条耳机

2020-11-17, Tuesday | [33] × { 0 },Posted in Tech

Sony Ericsson MH1  从绍兴府回来之后不久,我突然发现日常使用的耳机(索尼·爱立信的HPM-78)的左耳不响了。如果是右耳不响,那倒好了,正好和变成左耳单声道的SBH-54蓝牙耳机搭配起来,组成一个专门打电话、听语音的耳机组合。现在一个左耳不响,一个右耳不响,天残地缺,两个搭配不到一起,看来是时候和陪伴多年的索尼·爱立信HPM-78说再见了。
Continue Reading



酒后驾船

2020-11-10, Tuesday | [111] × { 1 },Posted in Tour

鲁迅故里  七年前,我曾经和八十多位小伙伴一同前往浙江省绍兴府,效仿永和九年的兰亭聚会,在两天的时间里面玩耍了兰亭、沈园、鲁迅故里和柯岩等景区。七年后的今天,我只身再游绍兴府,这次我集中精力,把游览地点订在了位于绍兴府中心地带的鲁迅故里和沈园。不过昨天,新闻报道在浦东机场附近发现了一个肺炎阳性患者,这直接导致了WeChat的行程卡小程序上,魔都变成了红色字体,不过还好,总的箭头是绿色的,目前看来尚无大碍。
Continue Reading



冷傲的化妆

2020-09-22, Tuesday | [197] × { 0 },Posted in Life

HIMO  今年农历的中秋佳节正好是10月1日国庆节这一天,两大节日恰好同一天,非常巧。可能是月饼不大好买的原因,今年居然没发月饼,而是发了一张照相劵。这张照相劵必须要在九月份用完,因为我现在效力的球会实行的是财政年制度(不是自然年制度),从每年的四月初起算,到九月底算是财政年度的上半年;而十月初到下一年的三月底算是下半年。所以一定要赶在十月份之前,把这些照相劵用完,这样才能开据九月份的发票,归入财政的上半年经费中。
Continue Reading



铁人三项

2020-09-17, Thursday | [145] × { 0 },Posted in Tech

M720  今天我买了一个新的鼠标,罗技的Triathlon铁人三项鼠标M720。说是买,其实不准确,实际上我是用航空公司的积分换购的,一共花了将近12000分。这些积分可谓得之不易,往年京沪航线飞一次大约1200积分,飞10次京沪航线,相当于遭受了30次的X光照射及辐射。而今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机票价格只有往年的一半甚至更少,所以今年至少要飞20次的京沪航线才能换这个鼠标,可以说是用生命换来的鼠标。
Continue Reading



长春长

2020-08-31, Monday | [195] × { 0 },Posted in Tour

太阳鸟  众所周知,末代皇帝溥仪一生当过三次皇帝,第一次是三年多正规的满清宣统皇帝(1908.12.02~1912.02.12),第二次是仅仅历时11天的张勋复辟(1917.07.01~1917.07.12),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满洲国皇帝,在位长达13年半(1932.03.09~1945.08.18)。满洲国皇帝期间,溥仪定都在黄龙府,就是一千年前宋金对战期间,岳飞曾经豪言的“直抵黄龙府,与诸军痛饮耳”的那个黄龙府。
Continue Reading



黄河故道东

2020-08-10, Monday | [237] × { 0 },Posted in Tour

项王故里  说到兵家必争之地,如果彭城自称第二的话,想必没人会拔得头筹。我经常南征北战,彭城居然一次都没有去过,有点说不过去,今天我有幸应邀去到彭城东南部的酒都,先要乘坐两个多小时的火车沿着京沪铁路从魔都来到彭城东站,然后火车调头一路往东,沿着刚刚开通不久的徐宿淮盐铁路,四十分钟后到达此行的目的地——下相市。这条徐宿淮盐铁路去年12月才开通,算是打通了苏北地区的交通网,彻底解决了苏北平原地区修建高速铁路的世界性难题。
Continue Reading



千岛之湖

2020-08-09, Sunday | [295] × { 1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水车  这两天出了黄梅雨季之后,气温飙升,直接进入到了三伏天,大家都无精打采的,工作效率急剧下降。领导发现这种情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了解一解暑气,领导经过了深思熟虑,决定到不远的浙江千岛湖去进行一场亲水活动。当然了,直接说亲水活动,事先是没有办法通过公司层面的审批,事后也不能报销的。那么怎么办呢,美其名曰员工技术培训,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Continue Reading



梦回老上海

2020-07-17, Friday | [210] × { 0 },Posted in Tour

影视路  继上个月造访了横店影视城之后,我亲眼目睹了国内影视行业的现状,既没有新的电影电视开拍,又没有电影院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对公众开放播放新老电影,因此普遍处于不景气的状态,我猜想国外应该也是如此吧。于是我决心趁着现在入门的门槛降低,投身影视界。等待全面复工复产,影视行业真正复苏了,就可以大赚特赚了。
Continue Reading



姑苏夜泊

2020-06-30, Tuesday | [408] × { 1 },Posted in Tour

苏州博物馆  唐朝诗人张继有一首著名的诗《枫桥夜泊》,使得姑苏城外一座小小的寒山寺,一夜成名,变成了一座享誉海内外的名胜古迹。昨天我应邀来到了姑苏城下辖的张家港(张家的名头在国内非常响亮,不仅有东面的张家港,还有北部的张家口、南方的张家界和西域的张家川,东南西北都有不动产),正好可以效法先贤,下榻在了离开寒山寺不远的酒店之中。一切安顿停当之后,已经快到半夜了,我兴致不减,步行三十分钟来到了位于京杭大运河旁的寒山寺景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