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 go

2018-01-21, Sunday | [105] × { 0 },Posted in Tech

SONY SRS HG1Y  迪化府是世界上离开海岸线最远的大型城市(人口百万级),离开最近的印度洋的直线距离大约是2200公里,向东面的太平洋的直线距离还要再远300公里。不过由于地球自转的关系,从迪化府飞回魔都比去的时候要少飞一个小时。临行之前,当地的向导送了我一大箱的新疆特产:大枣、葡萄干、核桃和巴旦木各一公斤,我也只好扛回来给亲朋好友分享一下这次去迪化府的成果。
Continue Reading



天山脚下

2018-01-19, Friday | [242] × { 4 },Posted in Life

乌鲁木齐机场  这几年我在国内南征北战,饮马东海,南征百越,向北直捣黄龙,差一点就到了徽钦二帝坐井观天的五国城,但是最西面只到过河西四郡之一的敦煌。说起来惭愧,敦煌不过是东经94°而已,再往西的大片土地都尚未涉足,白白浪费了我天国上朝9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今天我又要来一次效法先贤,只身前往新疆的首府——迪化府。
Continue Reading

 

Xperia XZs

2017-12-24, Sunday | [562] × { 0 },Posted in Tech

SONY Xperia XZs  2015年8月,我斥巨资购买了SONY的Xperia Z2手机,用到现在已经快两年半了。本来想和以往一样,两年换一次手机,但是八月份的时候看了看手机市场,价格合适的看不中,看中的都太贵,因为我买手机一般不超过3000元。就这样,时间一下子来到了年底,Z2手机的屏幕碎裂了,不换手机不行了。
Continue Reading



再序滕王阁

2017-12-13, Wednesday | [159] × { 0 },Posted in Life

滕王阁  滕王阁,江南三大名楼之一,始建于唐朝永徽四年(公元653年),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了。这期间滕王阁屡毁屡建,屡建屡毁,我们现在看到的是1989年重修的,比原版的足足高了30米。要想登上滕王阁一览“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赣江美景,你需要花费50元的门票钱,比起伪都的黄鹤楼要便宜不少,算是良心价了。
Continue Reading



天下不可一日无潇湘

2017-12-09, Saturday | [149] × { 0 },Posted in Work

爱晚亭  从夜郎国出来之后,我又被紧急召去五羊城。由于是临时的邀请,所以飞机票都还没有事先购买。现在我们购买飞机票非常麻烦,要提前三天就要把机票买好,如果星期一要南征北战的话,上个星期五就要买了。之所以要提前三天购买,就是为了购买廉价的机票。最可笑的是,每逢期末进行总结的时候,部长会列出购买机票总价最低的几个人,进行当众表扬,这其中一位已经转会离开了。
Continue Reading



夜郎自大

2017-12-06, Wednesday | [550] × { 1 },Posted in Life

多彩贵州城  从楼梯上摔下来之后,我挣扎着回到魔都,照了X光,结果医生说骨头没有事,只是肌肉挫伤了。于是我请了6天年假,足足休息了10天,到这个星期一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这十天里面,左脚一天喷两次云南白药气雾剂,同时涂两次红花油。感觉还是红花油有用一点。经过了十天的修养,现在我在平地走路已经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了,就是上下楼梯还有点疼,尤其是下楼梯,估计楼梯已经对我造成了心理上的影响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左脚

2017-11-23, Thursday | [493] × { 0 },Posted in Life

《我的左脚》  自从我开始南征北战之后,有几个地方是我的伤心地,其中东胜神洲傲来国的齐天大圣发迹地——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就是其中之一。这次又新增加了一个,是以前多次光顾的扶海州贫瘠之地。扶海州这个地方的交通非常不便,既没有飞机场,有没有高铁站或者普通火车站,只能乘坐大巴车来往各地。

  这次去扶海州完全是临时性的,前天晚上我都下班回到家了,领导才告诉我第二天要紧急到扶海州去一次,害得我第二天早上只能先去了球会拿笔记本电脑再赶到长途汽车站。一路无话,下了大巴又乘上Taxi,终于在中午十二点之前赶到了目的地。和我一辆车的还有其他球会的一名球员,他和我一样,也是临时被征召过来的。结果这个人说他干完活要赶下午4:50的大巴回去,由于我的一念之差,没有和他一起返回,因此也有了接下来的一失足酿成千古恨。
Continue Reading



头文字K

2017-11-08, Wednesday | [219] × { 0 },Posted in Life

重庆北站南广场  我国古代战国时期,有合纵和连横的战略,而我平时一般进行纵向的南征北战,从北方的东三省到南部的广东地区都留下了我的足迹。这次我反其道而行之,来了一次平时很少的东西向连横运动。这次新开辟的战场是小平的故乡——四川省广安州,它位于陪都的北部,成都的东部,从陪都过去乘坐一个半小时的K字头普通列车;而从成都过去,则要乘坐两个小时的动车,都不近。
Continue Reading



第12次分科大会

2017-10-28, Saturday | [648] × { 0 },Posted in Work

Made in Italy  帝都召开好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没几天,现球会也紧接着召开了第十二次分科大会,地点依然是虹桥希尔顿酒店。这次分科大会不同以往,我们部门的两位成员正在“一带一路”的另一端,同时也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发祥地,践行习主席提出的“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中。这样算下来,参加大会的只剩下三个人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