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红钢

2019-01-30, Wednesday | [82] × { 0 },Posted in Work

红坊里  从东瀛总部回来之后,我又马不停蹄的来到了武汉三镇,以往我在武汉三镇的活动范围仅限于长江东南面的武昌区和江夏区,如果不算到机场乘飞机的话,去到长江西北面的汉口的机会屈指可数,到汉水南岸的汉阳古镇更是一次都没有。这次我终于突破自我,活动范围不再局限于武昌和江夏了,下榻到了更加靠近长江南岸的青山区。
Continue Reading



Half in Kyoto

2019-01-25, Friday | [183] × { 0 },Posted in Work

熊鹰大明神社  在农历猪年春节到来之前,位于京都的总部受到动画片《名侦探柯南:红色的修学旅行》影响,邀请了全球的十八路诸侯一同参加今年的国际大会。这十八路诸侯分别来自于世界的五大洲,就连以前从未现过身的非洲和南美洲的诸侯也首次加入到了大家庭,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会议。这次会议,给到我们两个名额,要知道我们小组一共才四个人,这一下子就去了一半的人。
Continue Reading



周遭三险

2018-11-16, Friday | [352] × { 0 },Posted in Work

123  刘宝瑞大师的单口相声《日遭三险》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过,说的是古代官场的事,新上任的县官要找三个人:急性子、慢性子和爱贪小便宜的,本意是为了更加方便的办公事、带小衙内和管理家庭财务,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在一天之内三个人接连闯祸,使得县官遭遇了三大危险。2009年的夏天我也在一天之内先后遭遇了交通、餐饮、家电三大行业的危险,堪称现代版的日遭三险,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去这篇文章查看。
Continue Reading



慕尼黑小镇

2018-11-04, Sunday | [3,948] × { 17 },Posted in Work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慕尼黑,德国南部的第一大城市,也是全德国的第三大城市(仅次于柏林和汉堡)。每隔两年(偶数年)都会在魔都龙阳路附近的新国际博览中心召开科技展览会(奇数年在帝都的五环中心举办),到时候少长咸集,群贤毕至,科技领域中的大佬们济济一堂,把酒言欢。今年,我的角色也有了变化,从以往的参观者,摇身一变成为了展商。
Continue Reading



替天行道

2018-10-24, Wednesday | [3,264] × { 8 },Posted in Work

替天行道  今年上半年的部门分科会(我加盟后的第三次)在武汉三镇举行,当时我正好南征北战到了伪都,所以一周的时间都待在那里。下半年的部门分科会将会在那里举行呢?我猜想了几个地方,首先是北方的帝都,因为部门的几大领导都在帝都办公,免去了舟车劳顿;其次是南方的羊城,因为传说中位于羊城的分舵将要搬去一个新的场所,需要进行实地勘察;再其次是古都长安,今年年初公司在那里新建了一个分舵,符合国家开发大西北的战略格局。
Continue Reading



出天山记

2018-09-13, Thursday | [220] × { 0 },Posted in Work

乌鲁木齐新客站  今年年初我曾经到达了东经87°的迪化府,这个星期我把战线往西又推进了1度,到达位于东经86°、于1950年完全靠军人建立起来的新兴县城——石河子市。和年初那次的直飞不同,这次我是星期一晚上从庐州机场起飞,中途在废都长安稍作停留,星期二的凌晨两点多才降落在迪化。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时间点机场附近已经没有差头了,所以我只能在机场的到达大厅中干坐到凌晨六点,然后直奔火车站而去。
Continue Reading



测评三十六计

2018-05-31, Thursday | [262] × { 0 },Posted in Work

三十六计  今天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二次进京面圣了,上一次在三天的时间里面走遍了帝都的北五环、南六环和西二环。这一次来到了帝都的东二环,目的是进行部门内部的业务能力测评。我们部门现在一共有八十人左右,这其中领导、经理级别的人员大约占了一半(这些人不需要测评),所以这次真正进行测评的人数不过四十人左右。

  主考官是领导们从公司外面请的一些专家,我们暗渡陈仓,从内部搞到了专家的名单,其中一位和我们很熟悉,于是我们邀请他在昨天晚上共进晚餐。这位专家是北方人,再选北方菜就没有意思了,我们又采取声东击西之计,特意选了一家上海菜的餐厅,请他品尝一下平时很少接触的海派风格。结果这位专家对于八宝辣酱流露出了非常浓厚的兴趣,殊不知这个东西只不过是早上吃饭的下饭菜而已,难登大雅之堂的。
Continue Reading



第一次口头战争

2018-04-17, Tuesday | [302] × { 0 },Posted in Work

户部巷  说起湖北,不得不提一句著名的俗语,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为什么会用九头鸟来形容湖北人呢,有的说法是湖北人像一只有九个头的鸟一样诡计多端,有的说法是九头鸟生命力顽强,还有的说法是九头鸟的九个头互相瞧不起,容易内斗。总而言之,从总体上来看,不是一个褒义的形容词。
Continue Reading



贱客行

2018-03-11, Sunday | [976] × { 1 },Posted in Work

侠客行  传说中的少年英雄王二小,在山坡放牛的时候,不幸沦为日本侵略者的俘虏。但是王二小人小鬼大,成功的骗过了一干日本鬼子,把侵略者巧妙地领到了抗日军队事先设好的埋伏圈里面。伏击战打响后,王二小葬身于侵略者的刺刀之下。后来当地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少年英雄,还特地为他建了塑像,创作了一篇科教文章(已入选小学课本),谱写了一首广为流传的童谣,就差拍一部抗日神剧了。
Continue Reading



天下不可一日无潇湘

2017-12-09, Saturday | [1,220] × { 0 },Posted in Work

爱晚亭  从夜郎国出来之后,我又被紧急召去五羊城。由于是临时的邀请,所以飞机票都还没有事先购买。现在我们购买飞机票非常麻烦,要提前三天就要把机票买好,如果星期一要南征北战的话,上个星期五就要买了。之所以要提前三天购买,就是为了购买廉价的机票。最可笑的是,每逢期末进行总结的时候,部长会列出购买机票总价最低的几个人,进行当众表扬,这其中一位已经转会离开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