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客行

2018-03-11, Sunday | [56] × { 0 },Posted in Work

侠客行  传说中的少年英雄王二小,在山坡放牛的时候,不幸沦为日本侵略者的俘虏。但是王二小人小鬼大,成功的骗过了一干日本鬼子,把侵略者巧妙地领到了抗日军队事先设好的埋伏圈里面。伏击战打响后,王二小葬身于侵略者的刺刀之下。后来当地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少年英雄,还特地为他建了塑像,创作了一篇科教文章(已入选小学课本),谱写了一首广为流传的童谣,就差拍一部抗日神剧了。
Continue Reading



天下不可一日无潇湘

2017-12-09, Saturday | [505] × { 0 },Posted in Work

爱晚亭  从夜郎国出来之后,我又被紧急召去五羊城。由于是临时的邀请,所以飞机票都还没有事先购买。现在我们购买飞机票非常麻烦,要提前三天就要把机票买好,如果星期一要南征北战的话,上个星期五就要买了。之所以要提前三天购买,就是为了购买廉价的机票。最可笑的是,每逢期末进行总结的时候,部长会列出购买机票总价最低的几个人,进行当众表扬,这其中一位已经转会离开了。
Continue Reading



第12次分科大会

2017-10-28, Saturday | [936] × { 0 },Posted in Work

Made in Italy  帝都召开好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没几天,现球会也紧接着召开了第十二次分科大会,地点依然是虹桥希尔顿酒店。这次分科大会不同以往,我们部门的两位成员正在“一带一路”的另一端,同时也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发祥地,践行习主席提出的“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中。这样算下来,参加大会的只剩下三个人了。
Continue Reading



奋六十之余烈

2017-06-19, Monday | [387] × { 0 },Posted in Work

六十周年  众所周知,外国人用阿拉伯数字来纪年,公元前××年,公元××××年,而我们中国人在古时用特定的天干地支来纪年。十个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和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两两搭配,从甲子到癸亥,共有六十种不同的组合,如此循环往复。因此,一甲子不仅可以表示六十年的光阴,也能代表年份的更迭,光阴的流逝。
Continue Reading



告别红坊

2017-05-26, Friday | [390] × { 0 },Posted in Work

Red Town  自从我与2011年的9月8日第一次来到Red Town参观学习,就被这里浓厚的艺术气息所吸引了,这里曾经是上海第十钢铁厂的园区。现在上钢十厂已经完全转型,Red Town也摇身一变,成为了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园区中入驻了很多具有艺术气息的商家,诸如咖啡馆、眼镜店、发型设计室和画廊等等,以至于很多新人都来这里拍摄婚纱照。
Continue Reading



五六三十

2017-03-20, Monday | [785] × { 2 },Posted in Work

欢送会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本部门成立于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日,遥想部门成立当日,大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我还特地找人算了一下运数,算命先生说我可以做三十年直到退休。这三十年的时间,十年扫平天下,十年休养生息,十年太平盛世,我也可以就此卸甲归田,过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了。
Continue Reading



三家分赃

2017-03-07, Tuesday | [565] × { 1 },Posted in Work

胡服骑射  北宋砸缸小能手,司马温公所编撰的《资治通鉴》由公元前403年的三家分晋开始,今天历史又一次重演,不过是三家分赃,地点位于千年古都——赵国国都大名府(邯郸)。我受领导之托,和另外两家主要对手一起竞争一桩只有一百万的生意。别看这桩生意金额上只有一百万,少了一点,但却有极其深厚的战略意义。
Continue Reading



惊魂36小时

2016-09-24, Saturday | [1,172] × { 5 },Posted in Work

岳飞  从南通州回来之后,星期四正常上班,结果下班前十分钟(17:20)接到紧急命令,要我火速赶赴帝都,因为距离八达岭长城不到九十里的帝都昌平区发生了重大的事故,而且这个事故还不是星期四当天发生的,星期三中午就发生了,当事人一直瞒着不报,结果纸终究包不住火,事情越搞越大,现在烂摊子摆到了我的眼前。

  我买了晚上21:30的飞机,但是飞机一而再、再而三的延误,到22:40才登机,23:20刚刚滑行。我在飞机上看了几集iPad Mini缓存下好的TVB电视剧,大约两个小时以后(01:20),突然间客舱灯火通明,我还以为帝都机场快到了呢,原来是机长广播,报告说由于帝都上空雷声隆隆,迫不得已备降到不远处的津门了。一开始让我们在飞机上坐着,说等天气好了再飞过去,结果到了01:50,报告说这次航班取消了,帝都不去了,所有乘客全部下飞机。
Continue Reading



两岸关系

2016-05-24, Tuesday | [927] × { 0 },Posted in Work

简繁转换  这个星期办公室迎来了一男一女两位来自祖国宝岛台湾的同事,我的任务就是在这周对他们进行强化培训。以往我进行培训,下面的受众至少有十几个人吧,这次只有两个人,性价比有点低。我本来还准备叫几个人一起过来听听,但是转念一想,这样做可能会影响到两岸关系的纯洁性,就作罢了。

  早在上星期,我就开始制作培训所用的教材了,在此期间我发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大陆这边一般读写都是使用简体中文的汉字,而宝岛台湾人民使用的是繁体中文,他们会不会对简体中文的培训材料产生阅读困难,从而影响到了两岸的关系呢。为此,我找遍了Office 365的工具栏,居然没有找到以前常用的简繁转换按钮,这个可能和我所安装的英文版的Office 365有关吧。
Continue Reading



第九次分科大会

2016-04-22, Friday | [1,074] × { 0 },Posted in Work

运动鞋  第九次分科大会在今天正式开幕了,我刚刚从第二次奉天北伐战争中全身而退。这一次我直接从帝都出发,没有和帝都的同事商议,临时决定单枪匹马去奉天,因为我接到奉天内线的密保,上次没有到位的后勤装备这次业已安全送达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次不会再有后顾之忧了。

  我还是下榻于上一次的大和旅店,但是这一次的入住经历比第一次要差很多,主要是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全酒店居然停电了。不过作为一家历史悠久的文物保护建筑来说,时不时的停电也说得过去。十年前工作过的外滩和平饭店也是文物保护建筑,里面还不能装空调,夏天热得来像蒸笼一样,只能用电风扇来吹,越吹越热。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