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道

2018-10-24, Wednesday | [1,876] × { 5 },Posted in Work

替天行道  今年上半年的部门分科会(我加盟后的第三次)在武汉三镇举行,当时我正好南征北战到了伪都,所以一周的时间都待在那里。下半年的部门分科会将会在那里举行呢?我猜想了几个地方,首先是北方的帝都,因为部门的几大领导都在帝都办公,免去了舟车劳顿;其次是南方的羊城,因为传说中位于羊城的分舵将要搬去一个新的场所,需要进行实地勘察;再其次是古都长安,今年年初公司在那里新建了一个分舵,符合国家开发大西北的战略格局。
Continue Reading



待到秋来九月十

2018-10-18, Thursday | [253] × { 1 },Posted in Life

银杏叶  北宋理学家周敦颐在《爱莲说》中,为了把莲花捧为高尚品德的花中君子,不惜把菊花比喻为与世无争的山林隐士,将牡丹鄙视为三俗的富人。菊花不以娇艳的姿色取媚于时,而是以素雅坚贞的品性见美于人。历朝历代描写菊花的诗词,既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里的悠闲与惬意,也有《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中舍我其谁的霸气!
Continue Reading



Downtown Cloud

2018-09-28, Friday | [715] × { 1 },Posted in Tech

Adobe Creative Cloud  我久居魔都北部的城乡结合部,平时上班需要乘地铁斜穿过整个市中心,来到位于西南部的经济开发区。久而久之,我发现自己逐渐的与时代脱了节,难以跟上最新的潮流步伐。这次我应友人的邀请,前往位于原法租界的上海歌剧院附近进行技术支持活动,主要的活动内容就是安装几个Adobe软件,进行影像处理。
Continue Reading



甲秀夜郎

2018-09-20, Thursday | [379] × { 1 },Posted in Life

甲秀楼夜景  赶在中秋节之前,我去了一次多彩夜郎国的国都 – 林城,本来当地导游准备一下飞机就带我去具有当地特色的美食城接风洗尘的。但是我从刚刚受到台风山竹影响的东莞飞过来,难以适应当地寒冷的气温(仅20℃,比灾区低了10℃左右),一下子没有倒过温差,偶感风寒,只能作罢。看来以后南征北战的时候不能光穿一件短袖T恤,要带长袖的衣服了。
Continue Reading



出天山记

2018-09-13, Thursday | [178] × { 0 },Posted in Work

乌鲁木齐新客站  今年年初我曾经到达了东经87°的迪化府,这个星期我把战线往西又推进了1度,到达位于东经86°、于1950年完全靠军人建立起来的新兴县城——石河子市。和年初那次的直飞不同,这次我是星期一晚上从庐州机场起飞,中途在废都长安稍作停留,星期二的凌晨两点多才降落在迪化。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时间点机场附近已经没有差头了,所以我只能在机场的到达大厅中干坐到凌晨六点,然后直奔火车站而去。
Continue Reading



1:18

2018-09-07, Friday | [207] × { 0 },Posted in Tech

Marina Bay Sands  两年前的万圣节前夕,我曾经代表公司到位于淡马锡的亚太区总部进行为期4天的访问(其实净时间就两天,再加上一来一去两天),顺便走马观花的游玩了乌节路、鱼尾狮、Marina Bay Sands、Night Safari等景点,粗粗的品尝了同事介绍的天竺食品、大致的体验了南洋的风土人情,也结识了不少亚太区总部的华裔员工,互相加了WeChat和FaceBook帐号。
Continue Reading



吃蛇者说

2018-09-05, Wednesday | [230] × { 0 },Posted in Life

武汉站  今年到武汉三镇已经来过四次了,这个星期是我第五次来到伪都,目的是要去造访湖北省的南大门——咸宁府。昨天和友人约好,今天下午先在武汉的火车站碰头,然后一起坐车去咸宁府。在通话结束之前,友人千叮咛万嘱咐,碰头的地点是武汉火车站,不要走错地方。我上网一搜,武汉有好几个客运火车站,武昌站、汉口站和武汉站,还有在建的新汉阳站,一镇一个,再加上武汉站,正正好好。
Continue Reading



青史留名

2018-08-24, Friday | [904] × { 1 },Posted in Life

太古仓码头  昨天紧急赶往羊城,晚上下榻在珠江中间的江南洲(当地人称之为 – 河南)上,距离上个月大快朵颐的乳鸽天下不远。酒店附近正好有广州大名鼎鼎的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太古仓码头(Butterfield & Swire’s Godowns & Wharf),现在这座码头已经没有了货运的用途,主要用作文化创意、展贸、会展、休闲娱乐、旅游观光等之用。白天做完正事,晚上夜游码头,吹吹江风,解解暑气,岂不快哉。
Continue Reading



Far High, You Don’t Know Love

2018-08-07, Tuesday | [299] × { 1 },Posted in Life

金山寺  这几天,CCTV8正在播放老版的《三国演义》,现在正放到赤壁大战之后,刘备过江来到东吴的甘露寺迎娶孙尚香。据史书记载,刘备生于公元161年,赤壁之战发生在208年冬天,而孙尚香正史上没有记载。如果她真是孙坚所生,那么应该晚于孙权的三弟孙翊(184年)并早于孙坚去世(191年)。这么算来,在甘露寺迎亲时,20岁的小萝莉(那个时候算是大龄剩女了)孙尚香嫁给了50岁的大叔刘备,年龄差距有点大,难怪刘备结婚以后会乐不思蜀,不想回荆州。
Continue Reading



揾食五羊城

2018-07-20, Friday | [260] × { 0 },Posted in Life

木瓜炖乳鸽  从世界杯半决赛开赛至今,我连续两个星期都南下羊城,为这个周三、周四的华南首届用户见面会做准备。这种类型的用户见面会在2016年9月第一次举办,开当时风气之先河,至今会场已遍布金陵、姑苏、临安、金华、盐城、帝都、魔都、泉城等华东、华北地区,但是尚未涉足华南区域。所以华南的第一次用户见面会,需要格外注意,容不了半点差池。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