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二菜

2018-11-29, Thursday | [186] × { 0 },Posted in Life

老门东  南京,有很多的别称,最有名的当属金陵。四大名著中曹雪芹的《红楼梦》塑造了名为金陵十二钗的经典女性艺术形象,我平均一年要到六朝古都出至少金陵十二差。众所周知,南京有许多知名的旅游景点,像什么夫子庙、秦淮河、中山陵、玄武湖、总统府、鸡鸣寺等等,但是这些地方外地游客居多,南京当地人基本不去,所以我这次特地找了当地人推荐的老门东去品尝金陵十二菜。
Continue Reading



周遭三险

2018-11-16, Friday | [352] × { 0 },Posted in Work

123  刘宝瑞大师的单口相声《日遭三险》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过,说的是古代官场的事,新上任的县官要找三个人:急性子、慢性子和爱贪小便宜的,本意是为了更加方便的办公事、带小衙内和管理家庭财务,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在一天之内三个人接连闯祸,使得县官遭遇了三大危险。2009年的夏天我也在一天之内先后遭遇了交通、餐饮、家电三大行业的危险,堪称现代版的日遭三险,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去这篇文章查看。
Continue Reading



iPad升级失败

2018-11-06, Tuesday | [281] × { 0 },Posted in Tech

iTunes 12  2016年初,我花了不到2000元就买了一个翻新的128G的iPad Mini 2,简直不可思议。这个iPad陪着我南征北战,打发在火车和飞机上时间,看看影视剧、打打游戏、听听网络电台,是一个很好的旅行伴侣。

  这些年来,这个iPad的系统一直停留在iOS 9.3.5上,依稀记得最初好像是9.1.2版,期间升过一次级。用过苹果设备的人都知道,你只要一联网,iOS设备就会自动问你要不要升级,关也关不掉,搞得人不胜其烦,再者iOS10和11劣评如潮,我也不想升级。最后无奈之下,我去下载了一个iOS 9.3.5的描述文件,这下世界总算清静了。
Continue Reading



慕尼黑小镇

2018-11-04, Sunday | [3,889] × { 17 },Posted in Work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慕尼黑,德国南部的第一大城市,也是全德国的第三大城市(仅次于柏林和汉堡)。每隔两年(偶数年)都会在魔都龙阳路附近的新国际博览中心召开科技展览会(奇数年在帝都的五环中心举办),到时候少长咸集,群贤毕至,科技领域中的大佬们济济一堂,把酒言欢。今年,我的角色也有了变化,从以往的参观者,摇身一变成为了展商。
Continue Reading



替天行道

2018-10-24, Wednesday | [3,208] × { 8 },Posted in Work

替天行道  今年上半年的部门分科会(我加盟后的第三次)在武汉三镇举行,当时我正好南征北战到了伪都,所以一周的时间都待在那里。下半年的部门分科会将会在那里举行呢?我猜想了几个地方,首先是北方的帝都,因为部门的几大领导都在帝都办公,免去了舟车劳顿;其次是南方的羊城,因为传说中位于羊城的分舵将要搬去一个新的场所,需要进行实地勘察;再其次是古都长安,今年年初公司在那里新建了一个分舵,符合国家开发大西北的战略格局。
Continue Reading



待到秋来九月十

2018-10-18, Thursday | [325] × { 1 },Posted in Life

银杏叶  北宋理学家周敦颐在《爱莲说》中,为了把莲花捧为高尚品德的花中君子,不惜把菊花比喻为与世无争的山林隐士,将牡丹鄙视为三俗的富人。菊花不以娇艳的姿色取媚于时,而是以素雅坚贞的品性见美于人。历朝历代描写菊花的诗词,既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里的悠闲与惬意,也有《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中舍我其谁的霸气!
Continue Reading



Downtown Cloud

2018-09-28, Friday | [774] × { 1 },Posted in Tech

Adobe Creative Cloud  我久居魔都北部的城乡结合部,平时上班需要乘地铁斜穿过整个市中心,来到位于西南部的经济开发区。久而久之,我发现自己逐渐的与时代脱了节,难以跟上最新的潮流步伐。这次我应友人的邀请,前往位于原法租界的上海歌剧院附近进行技术支持活动,主要的活动内容就是安装几个Adobe软件,进行影像处理。
Continue Reading



甲秀夜郎

2018-09-20, Thursday | [483] × { 1 },Posted in Life

甲秀楼夜景  赶在中秋节之前,我去了一次多彩夜郎国的国都 – 林城,本来当地导游准备一下飞机就带我去具有当地特色的美食城接风洗尘的。但是我从刚刚受到台风山竹影响的东莞飞过来,难以适应当地寒冷的气温(仅20℃,比灾区低了10℃左右),一下子没有倒过温差,偶感风寒,只能作罢。看来以后南征北战的时候不能光穿一件短袖T恤,要带长袖的衣服了。
Continue Reading



出天山记

2018-09-13, Thursday | [218] × { 0 },Posted in Work

乌鲁木齐新客站  今年年初我曾经到达了东经87°的迪化府,这个星期我把战线往西又推进了1度,到达位于东经86°、于1950年完全靠军人建立起来的新兴县城——石河子市。和年初那次的直飞不同,这次我是星期一晚上从庐州机场起飞,中途在废都长安稍作停留,星期二的凌晨两点多才降落在迪化。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时间点机场附近已经没有差头了,所以我只能在机场的到达大厅中干坐到凌晨六点,然后直奔火车站而去。
Continue Reading



1:18

2018-09-07, Friday | [248] × { 0 },Posted in Tech

Marina Bay Sands  两年前的万圣节前夕,我曾经代表公司到位于淡马锡的亚太区总部进行为期4天的访问(其实净时间就两天,再加上一来一去两天),顺便走马观花的游玩了乌节路、鱼尾狮、Marina Bay Sands、Night Safari等景点,粗粗的品尝了同事介绍的天竺食品、大致的体验了南洋的风土人情,也结识了不少亚太区总部的华裔员工,互相加了WeChat和FaceBook帐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