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泉相报

2017-08-15, Tuesday | [329] × { 1 },Posted in Life

泉城广场  人们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这次我来到了有泉水之城美称的山东济南府。我从机场坐车到所以市中心的路上,我发现泉城虽然贵为一省首府,但却和浙江省某靠海的城市比较相近,尤其是两者的交通都很拥堵。据了解,济南府交通拥堵的原因是没有建地铁和轻轨,而不建地铁的原因是为了保护地下的泉水,这个原因也是说的过去的。
Continue Reading



初访五象城

2017-07-27, Thursday | [235] × { 0 },Posted in Life

五象雕像  众所周知,广州又被称为五羊城,因为传说五个仙人各骑着仙羊来到越秀山,把稻穗赠送给这里的人们而得名。而其他的五×城的还有五鼠城——开封,因为有五鼠闹东京的传说而得名,还有五国城,现在的黑龙江依兰县,北宋的徽钦二帝在靖康之耻后被金人关在这里,只能坐井观天,聊以度日。今天我又到了另外的一个五×城,五象城——邕州。
Continue Reading



食在广州

2017-07-07, Friday | [313] × { 0 },Posted in Life

五羊雕像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来到羊城了,今天我因为工作的关系又一次来到了岭南分舵。鉴于这两天魔都正处于黄梅雨季,时常有雷阵雨发生,所以我特地买了星期二一大早的机票。另外一名同事由于有急事,所以买了星期一中午的机票,结果被取消了。当天晚上只好坐火车先到橘子洲,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再曲线救国坐火车赶到羊城,折腾了一晚上,最后也只比我早到了一个多小时。
Continue Reading



奋六十之余烈

2017-06-19, Monday | [254] × { 0 },Posted in Work

六十周年  众所周知,外国人用阿拉伯数字来纪年,公元前××年,公元××××年,而我们中国人在古时用特定的天干地支来纪年。十个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和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两两搭配,从甲子到癸亥,共有六十种不同的组合,如此循环往复。因此,一甲子不仅可以表示六十年的光阴,也能代表年份的更迭,光阴的流逝。
Continue Reading



From Russia with Tech

2017-06-03, Saturday | [256] × { 0 },Posted in Tech

ASUS Wireless Router  今年过年期间,我购买了99元的newifi mini路由器,X250笔记本电脑上的AC无线网卡也成功的连上了5G信号,速度最高可达867Mbps。但是用着用着没过几个月,路由器面板上的5G信号指示灯不亮了,只能又回到了300M/秒的时代,这样这个路由器最大的缺点——有线接口为百兆就暴露无遗了。

  为了5G信号再买一个路由器显然不太现实,我也曾经试过刷该路由器的固件,但是不见好转,这么看来只能对次加以改造了。由于newifi mini路由器采用了主流的联发科MT7620A芯片的解决方案并配置了128M内存及16M闪存固件,因此可玩度很高,可以把路由器刷成OpenWRT、小米和华硕品牌的。
Continue Reading



告别红坊

2017-05-26, Friday | [256] × { 0 },Posted in Work

Red Town  自从我与2011年的9月8日第一次来到Red Town参观学习,就被这里浓厚的艺术气息所吸引了,这里曾经是上海第十钢铁厂的园区。现在上钢十厂已经完全转型,Red Town也摇身一变,成为了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园区中入驻了很多具有艺术气息的商家,诸如咖啡馆、眼镜店、发型设计室和画廊等等,以至于很多新人都来这里拍摄婚纱照。
Continue Reading



鼠拉松

2017-05-20, Saturday | [234] × { 0 },Posted in Tech

M705  鼠标是我们用得最多的外设之一,我之前买过两大品牌的鼠标,从最初的微软红光鲨到舒适蓝影4500,再到后来的罗技M500 Corded Mouse,最近用的一个鼠标是去年国庆期间用航空积分换的MX Anywhere 2。这个鼠标可以说是我用生命换来的,有研究表明乘一次飞机等于照了三次X光。以京沪航线为例,一般单程为1200积分,而这个鼠标需要3万积分,意味着要往返25次才可以换这么一个鼠标,相当于照了75次X光。
Continue Reading



Windows十宗罪

2017-05-13, Saturday | [270] × { 0 },Posted in Tech

Windows 10  微软公司新开发的Windows 10操作系统面市已经有将近两年来,截止到上个月,Windows 10的全球用户号称已经达到了3.5亿,占全部个人电脑市场份额的26%。期间,为了推广这款新的操作系统,微软甚至祭出了旧版本的操作系统免费升级的大旗,但是这些远远未能达到微软公司预先设定下的到2018年全球十亿用户的伟大目标。革命尚未成功,微软仍须努力啊。

  虽然去年的7月29日免费升级活动就已经停止了,但是时至今日Windows 7/8用户仍然可以通过其他辅助技术的方法来曲线救国。我经受不住同事的诱惑,在星期二凌晨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将公司配发的ThinkPad X250笔记本电脑升级到了最新的Windows 10 Pro V1703版,但是当天我就后悔了,从几天的试用下来看,现阶段的Windows 10还达不到一个零售版的标准,最多算是Beta版,因为里面的Bug太多了。我总结了一下,主要的问题有以下几条:
Continue Reading



北纬46°

2017-05-05, Friday | [404] × { 2 },Posted in Tour

哈尔滨红肠  这几年我南征百越,北击匈奴,饮马瀚海,封狼居胥,足迹遍及中原大地及蛮夷戎狄,东到扶桑国旧都,南达淡马锡岛,西至河西四郡之一的敦煌,但是屡次北伐,最远处只到过北纬41°的奉天府。今天我终于有所突破,乘坐经停青岛的航班,越过了奉天府,踏上了位于北纬46°的萨尔图市。

  关于萨尔图的翻译,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蒙古语,月亮升起的地方,意境非常优美。还有一种就差多了,满语中是多风沙的地方。我本来以为这里地处松嫩平原西部,受到白山黑水的滋润,生活一定过得很美,宛如月亮升起的地方,肯定是第一种翻译。但是飞机下降后,我大吃一惊,倒不是因为户外温度有29℃,而是我刚到就给我一个下马威,空气质量的AQI指数高达1253,一眼望去,满眼黄色。
Continue Reading



三喜临门

2017-04-28, Friday | [439] × { 0 },Posted in Life

电动滑板车  一转眼又到了一年二度的分科大会的时间了,今年的分科大会的地点又改了,变成了离地铁站很远的虹桥希尔顿酒店,我只能叫了一辆差头加入早高峰的队伍之中。掐指一算,这次应该是第十一次分科大会了,这次的会场特别大,可以容纳500多人同时开会,比往年多了将近一百人左右。就在这次分科大会之上,我的RP值爆棚,一天之内连中三元,堪称三喜临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