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一周(1) – 星城

2019-09-24, Tuesday | [251] × { 0 },Posted in Tour

杜甫江阁  这一周对我来说是疯狂的一周,五天之内要依次转战申城、星城(长沙)、椰城(海口)、羊城和榕城(福州),共计乘坐五次飞机,应该是创下了职业生涯的一项纪录,前无古人,估计也是后无来者了。此前我曾在五天之内完成涉足京、沪、穗、鹏四大一线城市五座机场的壮举,现在和这疯狂一周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Continue Reading



SBH54

2019-09-12, Thursday | [457] × { 0 },Posted in Tech

SBH54 App  原来我用的蓝牙耳机MW600已经垂垂老矣,电池已经不能够支持我单程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通勤了,于是我又买了一个新的蓝牙耳机 – 金色的SBH54,与亮银色的Xperia Z5 Premium搭配在一起,更显得相得益彰。为什么不买更新更便宜的SBH56呢,因为SBH56没有显示屏,更没有我所需要的FM收音机功能,只不过多了一个毫无用处的遥控拍照的按钮而已。
Continue Reading



有树为证

2019-08-23, Friday | [2,788] × { 1 },Posted in Tour

邓成祖铜像  最近粤港澳大湾区中的某城市不大太平,今天穿白衣服的人闹事,明天穿黑衣服的人叫嚣,后天又是穿蓝衣服的人不服。反正是一周七天,金木水火土日月,正好对应了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害得我这次去莞城的南征北战都不知道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好了,最后决定还是穿刚刚发的、印有公司LOGO的灰色T恤制服去莞城,毕竟上面印有英文,容易被人识别。
Continue Reading



威震逍遥津

2019-08-15, Thursday | [875] × { 0 },Posted in Tour

威震逍遥津  我于前天早上乘坐软卧从魔都的新客站出发,沿途停靠无锡和金陵两站,仅仅花费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来到了庐州的火车南站。这次我下榻在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之中,每晚的房费高得惊人,远远超出了我的报销额度。拜当地同事所赐,我只要付一半的房费就可以了,纵然如此,房费也非一般人所能承受,与庐州这座城市的消费水平很不匹配。
Continue Reading



昨夜渡轮上

2019-07-13, Saturday | [444] × { 0 },Posted in Tour

嵩屿码头  六月份基本上没有进行南征北战,因为公司又群发了邮件,要求精简南征北战活动,并且原则上停止了球员转入。七月初,我不得已效法先贤,来了一次南巡,由粤入闽。为了省钱,我只能乘坐五个多小时的火车从羊城到鹭岛,要知道平时坐飞机仅需一个小时而已。
Continue Reading



三高手机

2019-06-04, Tuesday | [5,042] × { 0 },Posted in Tech

Xperia Z5 Premium  自从今年年初我从潮汕深度游回来之后,我的iPad Mini 2就被一个@HK.com的邮箱给锁了,彻底报废了。于是原来所有的iPad所承担的职责,主要是听音乐、看电影等影音娱乐活动以及收发邮件、查看附件等商务活动,都被迫转移到了现在用的手机Xperia XZs之上,无形之间加大了手机的负担,一天两充都不够。
Continue Reading



一线城市

2019-06-01, Saturday | [2,171] × { 0 },Posted in Life

2019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  上周五(05月24日),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发布了《2019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将中国境内的337个城市,根据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五大指标进行评估,将这些城市人为的分为六个档次: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四线城市、五线城市。
Continue Reading



兰州印象

2019-05-22, Wednesday | [1,681] × { 3 },Posted in Tour

中山铁桥  甘肃省的得名,和福建相似,是取下辖的甘州(张掖)、肃州(酒泉)、凉州(武威)、瓜洲(敦煌)和秦州(天水)五大州的前两个州名而来。七年前(2012年)九月,我曾经效法先贤,重走河西四郡(武威、张掖、酒泉、敦煌), Into the West。但当时对于甘肃省会 – 兰州府的印象,只是停留在转机和转车的阶段而已,没有做过多的研究。
Continue Reading



雨中游月湖

2019-05-15, Wednesday | [316] × { 0 },Posted in Tour

月湖  宁波在明朝以前,一直被称为明州府。到了朱元璋的洪武十四年(1381年),由于要避讳,于是取“海定则波宁”之义,于是改为现在的名字——宁波。现在,宁波贵为浙江省的第二大城市,但是我在这几年的南征北战期间仅仅是路过几次,主要是为了赶飞机、转火车,居然没有真正在宁波下榻过,堪称是一种遗憾。
Continue Reading



大亚湾之旅

2019-04-11, Thursday | [536] × { 2 },Posted in Tour

《我等着你回来》  接下来的行程依然是在惠州,不过是在惠州西湖往南60公里处的大亚湾。清末民初,大亚湾被外国人称为湃亚士湾(Bias Bay),一方面由于海山交错,地形复杂,另一方面官府腐败,养寇自重,致使海盗猖獗。其中比较著名的海盗有两位,都是女性,一位是谭金娇,还有一位可能名为黎翠珊,据说《加勒比海盗》系列电影中的Elizabeth Swann一角就是以其中一人为原型而设计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