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患者

2013-07-31, Wednesday | [2,191] × { 0 },Posted in Work

精神病患者  一入了七月,魔都的天气就开始闷热起来,日头不见得怎么毒,却好似下了火一般,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我想去买一只温度计,但是超市里面的营业员告诉我只有体温计出售,并没有温度计,难怪这两天的天气预报死也不报40℃,原来如此啊。那我只能效仿明清时的帝王了,去北上避暑一番了,顺大便完成两项任务,一是彻查帝都精神病患者的发病源头,还有一件事是了解一下WeChat这个App建立的Group的人数限制问题。

  七月下旬以来,帝都突然发生了多起精神病人犯病的恶性事件:7月17日,朝阳区的大悦城,一精神病人当街砍死两人(其中还有一位洋大人);7月20日,PEK的三号航站楼一精神病人引爆了自制的黑火药炸弹,幸好没有殃及无辜群众;7月22日,一精神病人在家乐福里面持刀伤人,一死三伤;7月23日,由于停车纠纷,一精神病人竟然摔死一名两岁女童;7月26日,一精神病人劫持出租车去机场……
Continue Reading



风筝与鸭

2006-10-05, Thursday | [11,816] × { 0 },Posted in Tour

  从HK公园回来以后,我就感冒了。家里面的克感敏都吃光了,翻箱倒柜找了几包“柴胡”冲剂,喝了以后睡了一觉发了一身汗,感觉今天好多了,但是还没有完全好透。今天下午来到离家不远的3Q公园玩耍,同去的还有徐小组长和她的女儿,小姑娘一个人玩很没有劲的,我就打电话叫了我的小外甥出来,两个小朋友一起玩耍。

  小外甥乘差头从家乐福赶过来,他们一家们早上到那里去买童车去了。结果他们斥巨资买了一辆黄颜色的童车,有四个轮子,要三百多块钱,哈巨,比我骑的那辆高级多了。我几年没有到3Q公园来了,里面的儿童乐园都变样了,原来的荡秋千、沙地都被拆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老年人专用的贱身器械,具体的名字我也叫不出来,看功效好像是锻炼腰部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