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天山记

2018-09-13, Thursday | [125] × { 0 },Posted in Work

乌鲁木齐新客站  今年年初我曾经到达了东经87°的迪化府,这个星期我把战线往西又推进了1度,到达位于东经86°、于1950年完全靠军人建立起来的新兴县城——石河子市。和年初那次的直飞不同,这次我是星期一晚上从庐州机场起飞,中途在废都长安稍作停留,星期二的凌晨两点多才降落在迪化。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时间点机场附近已经没有差头了,所以我只能在机场的到达大厅中干坐到凌晨六点,然后直奔火车站而去。
Continue Reading



蜀山贱侠传

2016-03-08, Tuesday | [1,695] × { 1 },Posted in Work

蜀山剑侠传  这个星期本来只要进行金陵第六差活动,谁知道中间被突如其来的事件打断,星期二临时去了一次金陵西边的蜀山,客串了一把仅仅一天的蜀山贱侠之后,又马上返回金陵,展开金陵第七差——重返校园活动。

  今天先说蜀山贱侠事件吧,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座蜀山的地理位置,如果望文生义,单从名字上看的话,是在四川,但是它其实位于皖北的庐州境内。本来年后是要来拜访的,但是山里的居民竟然把拜访的时间定在了春节期间,那对不起了,你自己不放假,还不让别人休息,这就有点不讲理了,真的以为自己是神仙了,孰不知我们都是无神论者。
Continue Reading



揽二乔于东南兮

2015-07-04, Saturday | [1,872] × { 0 },Posted in Life

天柱山机场  离开了穷乡僻壤的扶海洲,这个星期我来到了皖南首府——安庆。众所周知,安徽省的名称是从安庆府和徽州府(今天的黄山市)各取首字组成而来,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安庆一直作为安徽省的省会,直到后来由于太平天国起义,安庆被太平军攻克,省会才搬到了庐州府(今天的合肥市)。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