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尽我心的说话

2014-03-06, Thursday | [2,202] × { 2 },Posted in Life

Judge  我上一次理发还要追溯到去年的12月26日,距今已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月份剃头师傅都要参加春运,回家过年;而二月份由于是农历的正月,汉族人的习俗是不能在正月里面剃头,否则的话会重蹈满清入关、异族统治的覆辙,因此,我把理发的时间一推再推,直到今天,过了“二月二、龙抬头”才敢去形象设计厅。

  接着南征北战的契机,我安顿好以后从宾馆出来,一路冒雨寻找理发厅,只见马路两边都是卖服饰的,很难看见有理发厅、餐饮店等便民商家。最后终于花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在一条小弄堂里面一下子找到了两家理发厅。我根据当时的时间,袖褪灵纹,掐指一算,走进了左面的那家。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Continue Reading



懷石料理

2012-01-21, Saturday | [2,061] × { 0 },Posted in Life

懷石料理  马上就要过年了,我赶在正月到来之前去理了一下发。谁知道理发店老板居然哄抬物价,价格比平时提高了一倍,嫌贵的话你可以等到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再来啊,无奈之下我只好付了20块钱。为什么不能在正月里面剃头呢,因为这是从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时代就流传下来的习俗,正月里面不能剃头,否则的话会给母亲那一系的人带来灾害。

  马上就要过年了,有的公司19号就放假了,我的单位20号就放假了,不过还有很多的公司一直坚守到21号(小年夜),这些公司的老板很不上路,很符合普通老板、文艺老板和××老板的排比句式的修辞手法。当然了,这些××老板也没有完全的丧失人性,纷纷将下班的时间提前了两三个小时。为了配合这一英明的决定,我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从城乡结合部赶到河南园,这其中也有高架畅通的功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