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k Attack

2014-05-06, Tuesday | [2,496] × { 0 },Posted in Life

鲨鱼  五一劳动节一般都放三天,但是我却休息了四天,这多出来的一天全拜“与国际接轨”这几个字所赐。早在2013年,联合国的世界卫生组织就重新定义了青年的概念——44岁以下的都算是青年,那么我也有幸的享受了比不是青年的青年人多出来一天的假期,能够借此机会重温还剩下不多的作为青年的假期。

  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这里本来是魔都分舵管辖的地盘,为什么会有岭南分舵的人呢,因为魔都分舵管理地盘的人有喜了,出于保护孕妇的初衷,再加上人手太少,只能于是求助于岭南分舵了。
Continue Reading



以毒攻毒

2009-08-24, Monday | [3,341] × { 2 },Posted in Life

  自从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别人握了一下手之后,猪流感(就是甲型H1N1流感)就从墨西哥开始,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大面积的爆发了,一些老牌的帝国主义国家,诸如美国、英国、日本等更是深受其害。一开始世界卫生组织还每天播报各个国家的新增、累计患者数量,但是这一腔也没有了声音。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恕我智商太低,想不出来。

  前两天在我身上也出现了发高烧、咳嗽、浑身乏力,食欲不振等一些猪流感的典型症状,鼻涕倒是不流。据说这次猪流感主要感染的是青壮年,而不是抵抗力较弱的儿童和老年人,那我岂不是很危险吗,回忆一下近期我也没到什么人流密集的地方去过呀,怎么会突然就得病了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