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k Attack

2014-05-06, Tuesday | [2,667] × { 0 },Posted in Life

鲨鱼  五一劳动节一般都放三天,但是我却休息了四天,这多出来的一天全拜“与国际接轨”这几个字所赐。早在2013年,联合国的世界卫生组织就重新定义了青年的概念——44岁以下的都算是青年,那么我也有幸的享受了比不是青年的青年人多出来一天的假期,能够借此机会重温还剩下不多的作为青年的假期。

  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这里本来是魔都分舵管辖的地盘,为什么会有岭南分舵的人呢,因为魔都分舵管理地盘的人有喜了,出于保护孕妇的初衷,再加上人手太少,只能于是求助于岭南分舵了。
Continue Reading



坐断东南站未休

2013-04-19, Friday | [4,846] × { 4 },Posted in Work

Car  前天晚上的酒还没有完全醒透,第二天早上我就乘火车赶奔浙江省临安府下辖的富春江畔,此次我又重操旧业,给人讲课去了。拜铁路大提速所赐,乘火车从魔都到临安府只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是从临安府火车站出来到富春江畔下榻的宾馆,既没有地铁也没有飞机,只能乘轿车,也要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用罢午饭之后,从宾馆出来到课堂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赶到课堂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我一共讲了两节课,结束时一看手机,已经五点钟了,人家已经下班了。接下来乘车返回宾馆又用了一个小时,这样算下来,今天在路上就花了四个小时(还不算我从家里出来到火车站的一个小时),和讲课的时间一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