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故道东

2020-08-10, Monday | [128] × { 0 },Posted in Tour

项王故里  说到兵家必争之地,如果彭城自称第二的话,想必没人会拔得头筹。我经常南征北战,彭城居然一次都没有去过,有点说不过去,今天我有幸应邀去到彭城东南部的酒都,先要乘坐两个多小时的火车沿着京沪铁路从魔都来到彭城东站,然后火车调头一路往东,沿着刚刚开通不久的徐宿淮盐铁路,四十分钟后到达此行的目的地——下相市。这条徐宿淮盐铁路去年12月才开通,算是打通了苏北地区的交通网,彻底解决了苏北平原地区修建高速铁路的世界性难题。
Continue Reading



2014年总结

2014-12-31, Wednesday | [2,695] × { 0 },Posted in Life

乾隆下江南  又到了一年的总结时间,纵观今年的天下大势,可谓多灾多难,尤其是以航空业为最,今年多次发生了航班失联的惨剧,遇难人数已达千人。我今年反其道而行之,把火车作为南征北战的主要交通工具,飞机年内只乘坐了两次(帝都来回各一次),十分英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有未卜先知之能力。

  不过受到火车行驶距离的影响,今年的势力范围仅仅局限于江浙沪地区,具体来说,天台爱情唱响19次,富春江畔泛舟7次,其余的还有金陵府2次,青浦2次,帝都、临安府和新开辟的战场——(旧)金山各1次。清朝的乾隆帝也不过六下江南,我今年一共造访了32次江南鱼米之乡,占总数的96.969696%,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