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郎自大

2017-12-06, Wednesday | [1,437] × { 1 },Posted in Life

多彩贵州城  从楼梯上摔下来之后,我挣扎着回到魔都,照了X光,结果医生说骨头没有事,只是肌肉挫伤了。于是我请了6天年假,足足休息了10天,到这个星期一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这十天里面,左脚一天喷两次云南白药气雾剂,同时涂两次红花油。感觉还是红花油有用一点。经过了十天的修养,现在我在平地走路已经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了,就是上下楼梯还有点疼,尤其是下楼梯,估计楼梯已经对我造成了心理上的影响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左脚

2017-11-23, Thursday | [1,025] × { 0 },Posted in Life

《我的左脚》  自从我开始南征北战之后,有几个地方是我的伤心地,其中东胜神洲傲来国的齐天大圣发迹地——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就是其中之一。这次又新增加了一个,是以前多次光顾的扶海州贫瘠之地。扶海州这个地方的交通非常不便,既没有飞机场,有没有高铁站或者普通火车站,只能乘坐大巴车来往各地。

  这次去扶海州完全是临时性的,前天晚上我都下班回到家了,领导才告诉我第二天要紧急到扶海州去一次,害得我第二天早上只能先去了球会拿笔记本电脑再赶到长途汽车站。一路无话,下了大巴又乘上Taxi,终于在中午十二点之前赶到了目的地。和我一辆车的还有其他球会的一名球员,他和我一样,也是临时被征召过来的。结果这个人说他干完活要赶下午4:50的大巴回去,由于我的一念之差,没有和他一起返回,因此也有了接下来的一失足酿成千古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