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左脚

2017-11-23, Thursday | [1,120] × { 0 },Posted in Life

《我的左脚》  自从我开始南征北战之后,有几个地方是我的伤心地,其中东胜神洲傲来国的齐天大圣发迹地——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就是其中之一。这次又新增加了一个,是以前多次光顾的扶海州贫瘠之地。扶海州这个地方的交通非常不便,既没有飞机场,有没有高铁站或者普通火车站,只能乘坐大巴车来往各地。

  这次去扶海州完全是临时性的,前天晚上我都下班回到家了,领导才告诉我第二天要紧急到扶海州去一次,害得我第二天早上只能先去了球会拿笔记本电脑再赶到长途汽车站。一路无话,下了大巴又乘上Taxi,终于在中午十二点之前赶到了目的地。和我一辆车的还有其他球会的一名球员,他和我一样,也是临时被征召过来的。结果这个人说他干完活要赶下午4:50的大巴回去,由于我的一念之差,没有和他一起返回,因此也有了接下来的一失足酿成千古恨。

当心楼梯 当心楼梯

当心楼梯  晚上六点多钟的样子,楼道的照明灯还没有完全的开启,目的地的领导好心的招待我们去一楼的食堂吃晚饭。由于没有电梯,那么大家只能走楼梯,快要到地面的时候,有人问了我一句,你不冷吗,这一句话一下子打乱了我数楼梯层数的思绪,回了她一句“不冷,春捂秋冻”,结果左脚踩到了倒数第二个楼梯的空档处,人整个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摔下来的同时觉得左脚的脚踝很疼,不过爬起来试了试,还能走路,那应该不是骨折。目的地的领导很过意不去,吃完晚饭之后,派车子把我送回酒店,还送了我一瓶云南白药气雾剂,也算是聊表寸心吧。我也不怪他们,谁让楼梯的倒数第二格贴着黄黑相间的地面标志呢,怪我没看清楚,是工伤。1990年的时候,Daniel Day-Lewis凭借着《我的左脚》一片,勇夺当年的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男主角。这次,我这次从楼梯上摔下来,直接断送了我的绿茵生涯,彻底宣布退出现役了。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