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3A)

2011-10-28, Friday | [1,754] × { 0 },Posted in Life

我的故事  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今天应该写第三集了,主要说说读太学四个赛季的那些事。

  本来我转会到位于甲天下路上的上海正常太学,但是由于那几年太学之间优胜劣汰情况严重,一些太学关的关,并的并,结果由于本部里面人满为患,无奈之下只好把我们这批选手的第一个赛季安排到奉贤乡下去,美其名曰:通识教育(就是进去以后第一个赛季不教专业课,先把古今中外,文理各科的知识先给你灌输一遍)。

  当时上海地铁只造了一号线的锦江乐园到新客站那一段,所以从我家的城乡结合部到奉贤乡下去相当于纵贯整个上海市,先换两部公交车到摇到大木桥,接着乘长途车经西渡摆渡后到奉贤南桥(奉浦大桥还没有造好),再从南桥乘南靶线到奉贤校区。该校区还没有被合并前,叫上海××技术××学院,所以我们亲切的称之为“上妓院”。
Continue Reading



东渡扶桑

2007-04-29, Sunday | [15,566] × { 0 },Posted in Tour

  十几年前我曾经在奉贤虚度过一年的大好光阴,那个时候奉浦大桥还没有完全造好,从闵行到奉贤中间还要经过一次摆渡,过江以后的地名就叫西渡。等到大桥造好了,汽车就基本上从桥上开了,票价也随之水涨船高。我有幸也享受过这种票价,不过那是后期的事了,以后就不用去奉贤了,影响不大。

  今天又要到奉贤去,乘的莘南线的车容车貌实在是太差了,和它比起来,我每天乘的46路和地铁一号线简直就像是VIP贵宾专用游览车一样。座位上的罩子已经发黑了,不知道有多少时间没有换过了,而且我怀疑原先的颜色是白颜色的。车厢里散发着一种混合气味,不知道如何形容,直到今天下午我才弄明白它的组成成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