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3A)

2011-10-28, Friday | [1,754] × { 0 },Posted in Life

我的故事  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今天应该写第三集了,主要说说读太学四个赛季的那些事。

  本来我转会到位于甲天下路上的上海正常太学,但是由于那几年太学之间优胜劣汰情况严重,一些太学关的关,并的并,结果由于本部里面人满为患,无奈之下只好把我们这批选手的第一个赛季安排到奉贤乡下去,美其名曰:通识教育(就是进去以后第一个赛季不教专业课,先把古今中外,文理各科的知识先给你灌输一遍)。

  当时上海地铁只造了一号线的锦江乐园到新客站那一段,所以从我家的城乡结合部到奉贤乡下去相当于纵贯整个上海市,先换两部公交车到摇到大木桥,接着乘长途车经西渡摆渡后到奉贤南桥(奉浦大桥还没有造好),再从南桥乘南靶线到奉贤校区。该校区还没有被合并前,叫上海××技术××学院,所以我们亲切的称之为“上妓院”。

  八月份去报道和军训,家里面的长辈要送我一起去,我说天气太热了,还是我一个人去吧。结果我身背一个大行李,手拿两个小包裹,开始了这一段现在仍然要单程四个小时的旅程(当时更加费时)。我报道之后,发给我一个热水瓶和一些日常用品,结果我还没有到寝室里面,这个热水瓶就摔坏了,我只好花了十块钱去小黑店买了一个新的内胆。进入寝室之后我发现,原来新转会来的球员都有一到两名家长的陪同,只有我是单刀赴会,很另类。对于这一件事我很自豪,这一段经历我准备把它镌刻到《天朝实录》当中去,以供后人瞻仰,可以作为我炫耀的资本之一。

我的故事  

  同寝室的球员都渐渐的熟悉起来,原来我们这间寝室八位球员,分属两支不同的队伍,这种安排很是奇怪。奇怪的地方还有,可能是某男性球员的名字太女性化了或是别的,分配床号的人搞不清楚,把此人分到女生宿舍里面去一刚。还好宿管阿姨发现的早,否则的话,这家伙不是要爽死了吗。

  军训的安排也蛮奇怪的,去年转会的部分球员和我们一起来军训。那几天适逢上海的几百年不遇的高温天,而且晚上还下雷暴雨,大家睡不着,只好在寝室里面打牌玩耍。结果指导员来找几个浦东话说得好的人去培训浦东话,说以后要在球员中传帮带,我正在连庄中,所以不高兴去,现在看起来抱憾终生了。

  第一个赛季很快就这么过去了,第二个赛季终于搬到了本部,由于安排的课实在太少,所以我基本上每天都骑一辆黄色的小破车往返家校之间(走高架,很快的,只要一个小时)。第三个赛季只上了半个赛季,因为还有半年用于我们的试训(其他太学只有到了最后的赛季才开始试训,我估计还是和太学里面人满为患有关)。到了最后一个赛季,要找工作了,我找的就是当初试训的那家,因为离家很近,比较方便。吃完散伙饭,大家就各奔东西,作鸟兽散了,以后基本上没有了联系。

  这次先写到这里,下次整理一下思绪,写写太学里面的其他事情。由于涉及到肖像权的问题,以后的文章不再提供照片。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