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文武,只剩东西

2013-05-22, Wednesday | [8,117] × { 6 },Posted in Work

吕后  这个星期我到帝都来考察,下榻在珠市口,这是一个繁华的路口,南连天桥、天坛,北接前门和天安门广场,可能类似于魔都的南京路和西藏路路口吧。为什么要选在这里呢,因为这次主要是来调查一桩命案,上周四凌晨,珠市口西大街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体,更恐怖的是尸体的头颅和四肢均不见踪影。

  这不禁令人想起了古代的“人彘”事件,据《史记·吕太后本纪》记载,汉高祖刘邦驾崩后不久,吕野鸡专权,为了报复小三戚夫人,她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饮瘖药,使居厕中,命曰“人彘”。汉惠帝上厕所时无意间看到,只吓得大病一场,最后沉迷于酒色,不理朝政,仅在位八年就抑郁而终。另外,野史中记载武则天和慈禧也对她们的小姐妹做过这样的事。由此可见,珠市口的这件命案很有可能是女性所为。
Continue Reading



爱存不存

2011-08-02, Tuesday | [4,371] × { 6 },Posted in Life

银行卡  老板从上个月初起就盯着我要工商银行的卡号,我一直没有睬他,给了他一个招商银行的卡号,让他把钱跨行打到我的卡上。其实你直接发现金不是更省事吗,反正本来也没有几张,再加上可恶的大楼电梯系统,扣来扣去都扣光了。直到昨天晚上,老板在工作会议上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一定要我把工行的卡号给他,否则的话就不发我的工资了(最后一句是我的猜想)。

  回到家之后,我翻箱倒柜还真的找到了一张工行硬卡和一本配套存折,上面赫然还有办理的时间——99年的9月份,那是我刚刚参加革命工作的日子。不过据说这张硬卡由于年代久远,上面的磁条已经失去了作用,在ATM机上根本读不出来(提示你:由于某种原因,本次服务未能完成)。所以今天中午,我跑到附近的工商银行去,准备换一张硬卡。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