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太平犬

2015-09-18, Friday | [2,318] × { 2 },Posted in Life

太平犬  时隔半年左右,我又奔赴帝都,这次的目的和以往不同,我作为一名亡区奴去进京告御状。上个星期在南征北战的过程中,突然得到消息,原来我家所在的闸北区被合并了。这下好了,南征北战之前,我还是闸北区人,短短的一个星期,回家以后变成了静安区人了,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亡区奴。

  古语说得好,宁为太平犬,不做亡区奴。这次闸北区被合并来了也太突然了,一点准备也没有。事先坊间多有传闻,但是当政者屡次出面辟谣,现在看来我们都Too Young, Sometims Naive了。几年前,也有过一次卢湾区被合并的事,所以这次我不能再在沉默中灭亡了,这才有了开头的进京告御状那一幕,以期望民意能够上达天听。
Continue Reading



不要文武,只剩东西

2013-05-22, Wednesday | [7,576] × { 6 },Posted in Work

吕后  这个星期我到帝都来考察,下榻在珠市口,这是一个繁华的路口,南连天桥、天坛,北接前门和天安门广场,可能类似于魔都的南京路和西藏路路口吧。为什么要选在这里呢,因为这次主要是来调查一桩命案,上周四凌晨,珠市口西大街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体,更恐怖的是尸体的头颅和四肢均不见踪影。

  这不禁令人想起了古代的“人彘”事件,据《史记·吕太后本纪》记载,汉高祖刘邦驾崩后不久,吕野鸡专权,为了报复小三戚夫人,她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饮瘖药,使居厕中,命曰“人彘”。汉惠帝上厕所时无意间看到,只吓得大病一场,最后沉迷于酒色,不理朝政,仅在位八年就抑郁而终。另外,野史中记载武则天和慈禧也对她们的小姐妹做过这样的事。由此可见,珠市口的这件命案很有可能是女性所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