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成绩单

2010-08-23, Monday | [5,028] × { 2 },Posted in Tech

Scanner  星期天老妈偶尔发现一张我读大学期间的成绩报告单,这个还是上个世纪我刚刚升上顶级联赛的95——96赛季上半赛季的成绩,纸张已经有点泛了。从内页的成绩来看,专业课——(还算不错);得到“”的还有英语、艺术(想不到我那个时候就这么有艺术气息)、书法(全拜“黄若舟快写法”所赐)和文学(文科这么好啊);哲学、计算机(没记错的话,学的是计算机算法)、思维和心理学都是“”。

  唯一的一个“及格”是体育(这个是考查科目,只有及格和不及格)。最令人惊诧的是:演讲居然是“”一刚。由此看来,那时我还是比较能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第一个赛季比较天真,还真的把成绩单寄到家里面,后面几个赛季就不对了,直接在半路就把成绩单截杀了,所以我补考(好像是军事)的事情家里面也不知道。
Continue Reading



一语成谶

2008-09-18, Thursday | [2,670] × { 0 },Posted in Work

  轰轰烈烈的五环会和残疾人五环会终于落下了帷幕,但是为了保证五环会安全、顺利召开而特地设立的地铁安全岗不但没有被撤销,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不过,这些安全岗已经沦落为摆设了,今天早上我乘地铁时,带了一个大包,他也没有来检查我吗。可能在非高峰时期他们会偶尔出动一下。

  遥想一年前的今天(下了很大的雨),那时我还在号称美帝公司的某台巴子集团任职的时候,从陪都——嘉华中心乘专车到斜土路安装扫描仪软件的路上,司机无意间说的一番话,以后要是我到徐家汇附近上班就好了,离他们很近,不需要动用专车了。当时大家都当成笑话,一笑而过,但是今天看来,确实是被他不幸而言中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