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l We Chat?

2013-07-03, Wednesday | [47,220] × { 17 },Posted in Featured,Life

WeChat  自从我安装了WeChat这个破坏家庭和谐的应用之后,我的手机从每三天死机一次变成了每天死机一次。一开始我还提心吊胆的担心手机什么时候会突然死机,后来我慢慢的找到了规律:大家知道每次WeChat来消息和刷Weibo都有一声提示音,如果这个提示音变得断断续续的话,我就知道手机要死机了,这时只要马上释放一下内存,就还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我的手机已经服役超过两个年头了,当初买的时候可谓惊艳,800万像素的摄像头,4.0寸的屏幕,这些指标就算放到现在来看也不算落伍,和某水果品牌的手机相比还有一些优势。但是该手机有着致命的弱点——没有前置摄像头(不能自拍,所以我的WeChat头像看上去是一团漆黑)。还有就是内存太小的问题,直接导致了WeChat死机。
Continue Reading



懷石料理

2012-01-21, Saturday | [2,065] × { 0 },Posted in Life

懷石料理  马上就要过年了,我赶在正月到来之前去理了一下发。谁知道理发店老板居然哄抬物价,价格比平时提高了一倍,嫌贵的话你可以等到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再来啊,无奈之下我只好付了20块钱。为什么不能在正月里面剃头呢,因为这是从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时代就流传下来的习俗,正月里面不能剃头,否则的话会给母亲那一系的人带来灾害。

  马上就要过年了,有的公司19号就放假了,我的单位20号就放假了,不过还有很多的公司一直坚守到21号(小年夜),这些公司的老板很不上路,很符合普通老板、文艺老板和××老板的排比句式的修辞手法。当然了,这些××老板也没有完全的丧失人性,纷纷将下班的时间提前了两三个小时。为了配合这一英明的决定,我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从城乡结合部赶到河南园,这其中也有高架畅通的功劳。
Continue Reading



爱存不存

2011-08-02, Tuesday | [3,948] × { 6 },Posted in Life

银行卡  老板从上个月初起就盯着我要工商银行的卡号,我一直没有睬他,给了他一个招商银行的卡号,让他把钱跨行打到我的卡上。其实你直接发现金不是更省事吗,反正本来也没有几张,再加上可恶的大楼电梯系统,扣来扣去都扣光了。直到昨天晚上,老板在工作会议上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一定要我把工行的卡号给他,否则的话就不发我的工资了(最后一句是我的猜想)。

  回到家之后,我翻箱倒柜还真的找到了一张工行硬卡和一本配套存折,上面赫然还有办理的时间——99年的9月份,那是我刚刚参加革命工作的日子。不过据说这张硬卡由于年代久远,上面的磁条已经失去了作用,在ATM机上根本读不出来(提示你:由于某种原因,本次服务未能完成)。所以今天中午,我跑到附近的工商银行去,准备换一张硬卡。
Continue Reading



人品危机

2011-07-29, Friday | [4,251] × { 9 },Posted in Life

苏州汤包馆  近期我的人品不大好,RP值一直在狂跌,就和现在的股票指数一样,这样下去很有可能爆发一场人品危机。

  今天中午和两位同事一起到苏州汤包馆去吃午饭,我点的是虾肉大馄饨,他们两个人一人点的是面,另一人在我的鼓动之下点了牛肉滑蛋饭。我们一点钟进去的,十分钟之后,一碗面和一碗饭就端上来了,我只好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用膳。三十分钟过去了,他们两个人都吃好了,我的馄饨还没有端上来,我问问在旁边吃饭的服务员,她竟然埋头苦吃,根本不睬我。这里的服务员很牛×的,上个礼拜来吃饭的时候,叫她过来擦一下桌子,她却叫我坐到其他位置上去。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