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退休

2021-01-18, Monday | [128] × { 0 },Posted in Life

生日蛋糕  今天,和我同一个办公室的一位老法师光荣退休了。领导不顾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假借球会附近的一家酒店为老法师做寿,一是庆祝他退而不休(继续被现球会返聘一年),二是庆祝老法师的六十大寿。不过根据中国传统习俗,上了年纪以后做寿都要选带九的年纪,例如五十九、六十九、七十九、八十九的大寿,一般不做带十的整寿。因为中国人都讲虚岁,不讲周岁,另外“九”意味着长长久久,好彩头,而十在某些方言中听上去像“死”,不吉利。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故事4

2014-01-30, Thursday | [6,459] × { 3 },Posted in Life

NBA Draft  《我的故事》系列去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续写,现在趁着春节过后的空档来填补一下,这次主要写写我从太学毕业以后,到第一家球会效力的前两年,也就是1999年7月到2001年4月的这段时光,因为2001年4月以后的事情我这里都有案可查。由于年代久远,距今已有十几年的时间了,这其中难免有瑕疵和遗漏,还望各位读者见谅。

  1999年,经过了为期四年的青训,我在自由转会市场上经过双向选择,找到当初试训我长达半年之久的球会,这家球会的胜率当时在区内联赛的排名长年稳定在第五名,努力一把,可以冲击欧冠区,但是也经常不小心跌落到保级区,总体而言,算是当时的第二集团中的佼佼者吧(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最主要的是这家球会离我家很近,走路过去只要十分钟左右(人家都说,找工作要看三个指标,钱多、事少、离家近,最好三个全部满足,不过能符合其中的一条就不错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