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k Attack

2014-05-06, Tuesday | [2,317] × { 0 },Posted in Life

鲨鱼  五一劳动节一般都放三天,但是我却休息了四天,这多出来的一天全拜“与国际接轨”这几个字所赐。早在2013年,联合国的世界卫生组织就重新定义了青年的概念——44岁以下的都算是青年,那么我也有幸的享受了比不是青年的青年人多出来一天的假期,能够借此机会重温还剩下不多的作为青年的假期。

  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这里本来是魔都分舵管辖的地盘,为什么会有岭南分舵的人呢,因为魔都分舵管理地盘的人有喜了,出于保护孕妇的初衷,再加上人手太少,只能于是求助于岭南分舵了。
Continue Reading



难偿夙愿

2011-02-18, Friday | [4,243] × { 2 },Posted in Tour

鸽  元宵佳节过完以后,报纸电视、网站里面说上海面临着用工荒,三四千块的工作都没人做,企业根本招不到员工,以至于很多企业都停工了。说得我又有点蠢蠢欲动,我又开始了发送垃圾邮件的行动,争取在接下来的四转会高潮中有所建树。但是在年前,一些猎户和我说,由于我近几个赛季转会太频繁,所以影响到了我现在的转会申请,我要好好想一个对策出来。

  昨天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我接到电话通知,邀请我今天下午到二马路上面的一家英国工程公司去参观学习。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在有生之年能够到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所开的公司都待至少一遍,现在中国、美国、法国的业已完成,只剩下英国和俄国了。如果这次能够成功的话,那么离我的梦想又近了一步(俄国的那个有点难度)。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