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环紧扣

2016-01-09, Saturday | [1,220] × { 1 },Posted in Work

富春江  时光来到了2016年,新年的第一次南征北战就要去两个地方,先是到南方的富阳,再去北方的帝都。先说富阳吧,得名于富春江,汉末三国的东吴孙氏便发源于此。在南北朝时期的梁代,文学家吴均《与朱元思书》中描绘了富春江两岸的风景,“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而富阳更是著名的《富春山居图》的原创地和实景地,只可惜这部烂片辱没了名画的英名。
Continue Reading



中秋蓝

2015-09-26, Saturday | [1,848] × { 0 },Posted in Work

北京南站  上个星期我到帝都告御状,这个星期我继续着我肩上所担负的历史使命,不过和上个星期略有不同,我这次采取了红军打游击战时所采用的战略战术,归纳起来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十六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所以这次我把主攻的方向转移到了位于帝都南部的大兴区,而不是传说中帝都各大衙门新的办公场所——北通州。
Continue Reading



宁为太平犬

2015-09-18, Friday | [2,473] × { 2 },Posted in Life

太平犬  时隔半年左右,我又奔赴帝都,这次的目的和以往不同,我作为一名亡区奴去进京告御状。上个星期在南征北战的过程中,突然得到消息,原来我家所在的闸北区被合并了。这下好了,南征北战之前,我还是闸北区人,短短的一个星期,回家以后变成了静安区人了,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亡区奴。

  古语说得好,宁为太平犬,不做亡区奴。这次闸北区被合并来了也太突然了,一点准备也没有。事先坊间多有传闻,但是当政者屡次出面辟谣,现在看来我们都Too Young, Sometims Naive了。几年前,也有过一次卢湾区被合并的事,所以这次我不能再在沉默中灭亡了,这才有了开头的进京告御状那一幕,以期望民意能够上达天听。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