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中之王

2012-01-09, Monday | [2,648] × { 0 },Posted in Life

鸭中之王  今天本来是要到鸟城去开为期三天的大会的,顺大便还可以偷渡到资本主义地区去玩耍一把,但是此次机会却被大老板以精简开支为由无情的褫夺了。那好吧,今天晚上我只好到淮海路上的鸭中之王去暴饮暴食了,只有这样,方解我心头之恨,也顺便弥补一下帝都之憾(去年十一月份到帝都去出差,本来打算跟着领导一起到全聚德去解决晚饭的问题,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时间安排上不如意,错过了这次机会)。
Continue Reading



金枝欲孽

2011-02-08, Tuesday | [3,390] × { 1 },Posted in Life

帽  过年这几天,天气好的吓人,今天更是艳阳高照,气温高达20度。这么好的天气不出来玩耍,不是就辜负了老天爷的好意了吗。于是我和前同事约好,下午三点钟到66广场边上巨大的LV包那里会师。顺便说一下,这里可是拍照片的好背景,不仅国内的小姑娘,就连眼的外国妞也喜欢在这里照相。比外滩防汛墙、南京路步行街、洞房明珠之流高上不止一个档次。

  上一次和前同事见面还是在去年的南非世界杯期间,这一次时隔半年多重逢,我惊奇地发现她带了一顶色的绒线帽子(号称是某日本东京的牌子)来赴约,而马路上根本就没有人带帽子(需要保暖的老年人除外),我叫她把帽子脱掉,她不肯,说这是特立独行的风格。想想也对的,我本来也想带一条色的围巾的,不过考虑到温度就作罢了,看来我还不够特立独行。
Continue Reading



玉佛寺

2010-07-27, Tuesday | [2,804] × { 1 },Posted in Tour

玉佛寺  昨天早上很早(八点多钟)接到一个电话,原来是田子坊那边的公司邀请我当天下午再次去参观学习。这次的目的是接受老板的召见,据说他们的老板刚从国外飞回来,非常想要见我。我十分感动,该老板刚下飞机,不辞辛劳,不顾时差的影响,当天就要接见我,颇有点求贤若渴的劲头,我也不好驳他的面子。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