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随主便

2008-10-18, Saturday | [5,253] × { 0 },Posted in Life

  在我家再北面一点,有一条著名的共×路,这里有一个很大的轻纺市场,但是我很少到那里去,更别说在里面买衣服了。不过今天晚上我应邀到位于共×路和三×路路口的一家海鲜馆赴鸿门宴,我平时不大吃海鲜的,主要觉得像虾、蟹之类的吃起来太麻烦,还要吐壳,没有肉类吃得爽快。

  吃海鲜是其次,最主要的还是洽谈Flash项目的事宜,这个Flash项目我从国庆节开始做,到现在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但是雇主一直对里面的个别图片和图片的顺序不甚满意,电话里面、网上聊天、通过第三方传话又说不清楚,那只好出来面谈一次了。个人觉得要谈事情还是到对面的上×咖啡比较好,那里的环境比较适合会谈,不过白吃白喝不付钱就客随主便吧。
Continue Reading



两个噩耗

2008-07-27, Sunday | [2,701]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早上接到姐夫的电话,家里的电脑不能启动了。我过去一看,原来是机箱电源的风扇卡住了,导致热量散发不出来,把整个机箱的后部都差不多烤焦了,不用说,电源也完蛋了。我只好回家把自己的航嘉冷静王钻石版拆下来给他装上,老妈的游戏电脑这两天只好忍痛割爱了,等我买到二手的电源再给她装上。

  晚上约了人到附近的小宁波饭店吃饭,这家饭店我曾经请人吃过一次,上菜的速度实在是不敢恭维,等我们把台面上的菜都消灭了,准备结帐走人的时候,还有一道菜还没有上,最后经过我的不懈斗争,饭店同意退掉了。不过这次我是被邀请人,发起者和一个月前在上×咖啡的商务洽谈有关。
Continue Reading



限塑令

2008-06-29, Sunday | [3,361] × { 0 },Posted in Life

  我今天接了一笔生意,帮一位即将跨入古稀之年的老教授做一个个人网站。今天下午我和代理人——也是老教授的得意弟子之一在城乡结合部附近的美食街上的上×咖啡厅进行了一次会谈。虽然是在咖啡厅里面,但是这种黄梅天气喝咖啡很不是滋味,于是我们大家都点了一杯冰茶。

  第一个议题是网站分几个栏目。据代理人说她和同门师兄弟们商量了很长的时间,最后归纳出了七八个栏目,由于老教授一生致力于笔耕,因此有很多的著作、翻译作品以及教材需要搬到网上去。说起他的这些作品大家可能不大熟悉,但是他的徒弟中有一位就是《达芬奇密码》的翻译者,前一阵是相当的火。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