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塞Ⅱ

2017-10-13, Friday | [140] × { 0 },Posted in Life

黄河湿地生态公园  国庆长假之后,我又一次来到了朔方郡,这次算是第二次出塞了。在各种古籍文献中都会提到“出塞”这个词,出的这个塞到底在哪里?我查了大量的网站,终于得到了专业的说法:这个塞指的是光禄塞,始建于汉武帝时期,遗址位于阴山之中,现在的朔方郡的天吉泰机场附近。和长城一样,光禄塞也没能起到防御的作用,屡屡被北方游牧民族突破,南下进军中原。
Continue Reading



已报周师入晋阳

2016-07-11, Monday | [358] × { 0 },Posted in Life

卫青  从东洋回来之后,来不及休息,马上进行了金陵第九、十差。今天我又开辟了一处新的战场——山西省并州府,并州府有很多的别称,例如晋阳,龙城、太原等等。这里稍微提一下,我们小时候学过唐朝王昌龄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是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诗中的龙城飞将其实指的是两个人,奇袭龙城的卫青和飞将军李广。

  由于飞机的起飞时间是在早上的10:45,所以我有了充足的时间来观看本届欧洲杯的决赛。对于今年的欧洲杯比赛,我相当的失望,不仅小组赛和淘汰赛的进球太少,而且观赏性也不足,应该算是一届比较失败的欧洲杯比赛。这个可能和参赛队伍从16支扩大到24支一定的关系,看来以后应该秉承宁缺毋滥的原则来举办大型赛事。而且葡萄牙队的C罗只踢了25分钟就装死下场了,居然了赢得了冠军;与之对应的是今年NBA总决赛里面,老北京为了赢得胜利也是不择手段,可以说充满了负能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