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沙尘暴

2023-05-25, Thursday | [747] × { 0 },Posted in Work

黄色沙尘暴  这个月初,我刚刚去了一次西北的兴庆府和灵州府,还没过多久,星期天又接到紧急的命令,临时出一次塞,目的地是朔方郡的临河镇。但是这次出塞前,我先要去一次陪都,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买了厦航的航班,从虹桥机场的T1起飞。平时我都是选择东航的,走T2航站楼,所以这次也是我第一次去虹桥机场T1航站楼。原来著名虹桥宾馆就是建在T1航站楼附近,虹桥路也因此而得名。由于我还不是厦航的VIP,所以休息室的空姐把我挡在了门口,在这里东航的金卡是不管用的,不知道如果我有南航的金卡,可不可以进去休息休息。

重庆喜来登大酒店

  这次到陪都的行程很匆忙,中午11点左右刚从江北机场出来,不到5个小时,我又回到了江北机场,可以说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上次到陪都的磁器口古镇游玩时候,曾经立下誓言,要在陪都的南岸区下榻一晚,这次我终于兑现了这个誓言的一半。当地的同事邀请我到南滨路吃了一顿午饭,在饭店的阳台上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双子塔酒店,金碧辉煌,非常显眼,什么时候我能够到这里面去住一晚,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呼和浩特站

  和魔都一样,陪都到朔方郡也没有直达的航班,同样也只有左中右三条路可选,最右面是从帝都转机,但是需要在机场附近住一晚。中路是先飞到云中郡,再坐火车到达临河镇。左路就是从废都长安转机了。在中午吃饭时,经过了Excel的精密计算,我决定去朔方郡时走中路,回来则从长安转机。这样规划的主要目的是不想在帝都住宿,因为同样的住宿费用,我相信云中郡和长安的酒店肯定比帝都好。

昭君大酒店

  2017年,我第一次到云中郡时,下榻的是和亲大酒店,这次我还下榻在这里,算是重温旧梦了。六年前,这家酒店刚刚装修完,各种设施还比较新,现在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显得陈旧不堪了,洗脸盆里面连热水都放不出来了,害得我连澡都洗不成,不过餐厅中的特色奶茶依然保留了咸咸的奶香味。在上火车之前,还有半天的空闲时间,于是我去了不远处的青城公园(呼和浩特,在蒙语中,就是青色城市的意思)转了一转。我惊奇的发现这公园里面居然有一个湖,湖面上还有不少的白天鹅在游水嬉戏,让人仿佛梦回江南水乡。

青城公园

  云中郡到朔方郡的临河镇,除了飞机之外,现在乘坐C字头的城际列车也只不过需要三个小时左右,而且中间不停站,花费的时间可能比飞机还要少。我到达临河镇,才不过下午五点半,头上的太阳光照还是非常强烈,稍事修整之后,当地的同事以特色的豆角排骨焖面来招待我,这焖面既有当地的特色又很顶饿,只不过配菜少了一点,和南方的炒面之类还是有点差距。算上这一次的话,我已经是第五次来到临河镇了,前几次都不一样,这一次我碰上了传说中的沙尘暴,上午还是晴空万里,阳光明媚,下午黄色的沙尘暴突然来袭,飞沙走石,暗无天日。还好我傍晚是飞往南面的废都,和我同行的同事往东边的帝都飞,倍受影响,飞机延误了。当飞机起飞那一刹那,从飞机的舷窗往外看,下面满满都是黄色的沙尘暴,上面是蓝天白云,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豆角排骨焖面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