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桥风云

2012-10-19, Friday | [3,530] × { 3 },Posted in Work

天桥八大怪  星期一清晨,柬埔寨王国政府发布官方公告:前国王诺罗敦•西哈努克当天凌晨在帝都逝世,终年89岁。为了缅怀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越来越少了,掐指一算,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那位已经沦为阶下之囚,只剩下加勒比海边上的那位了),我搭乘早班飞机直飞帝都,送西哈努克亲王最后一程。
Continue Read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2011-11-26, Saturday | [2,336] × { 0 },Posted in Work

One Night in Beijing  明年十八大就要在帝都召开了,所以这两天我和同事一起飞到帝都去和那边的同事们通一下气,做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事情很仓促,星期一通知的,礼拜四就要走,所以没有机会去买老棉袄了,只好带上了家里衣橱中仅存的一件滑雪衫,外加围巾、手套等等,这样御寒应该不成问题了。
Continue Reading



夕阳幽篁

2003-10-05, Sunday | [16,173] × { 1 },Posted in Tour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重阳节那天去兜了一下四川北路,从虬江路一直兜到四川路桥,可能去得太早了,很多店铺都还没有开门,没办法,只好到夕阳幽篁坐了一会儿,喝了一杯珍珠奶茶。夕阳幽篁这个地方好一派田园风光,有绿地、有湖水、有楼台庭院,很多人都在那里休息、玩耍、钓鱼,居然还有人在拍照片。在市中心造了这么一块绿地,可以让久居在都市丛林里的人如此的接近自然,实属难得。只可惜夕阳幽篁这个名字起的一点也不通俗,不贴近大众,算这个起名字的人有文化了,××大学的中文系教授了,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获了。尤其是第四个字,我当时还真不知道怎么读,旁边的人告诉我说我们中国的汉字,大部分都是形声字,读一半就可以了,也怪我交友不慎、遇人不淑,在此人的误导下,我就读了“zhu(第二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