祛寒娇耳汤

2011-01-28, Friday | [1,809] × { 0 },Posted in Tour

祛寒娇耳汤  随着兔年新年的临近,我从腊月二十三(1月26日)——祭灶这天起就暂停了发送垃圾邮件的行动。但是昨天上午八点多钟,我还在睡眼惺忪之时,突然接到一个从北美某国家(一共只有三个国家,你可以猜一下到底是哪一个)打过来的越洋电话。不过还好,对方说的是很流利的中文,不然的话,要我在半梦半醒之间说英语,这个恐怕有点难度,毕竟我不是一个Native English Speaker(这个词组和English Native Speaker有何区别?)。

  今天上午我就到这家在上海的办事处去参观学习,前几天一直和煦的冬日,今天突然间变得雨雪交加,以至于我从地铁娄山关路出来以后,由于保护不及时,两只耳朵被冻伤了,尤其以左耳更为甚(和用这个耳朵听电话也有一定的关系),看来回去以后要多烧一点祛寒娇耳汤喝喝了。
Continue Reading



打油诗

2008-08-21, Thursday | [1,606]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到位于东蛙大学科技园的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去参观学习,该公司位于地铁二号线的终点站——淞虹路附近。我从人民广场由一号线转乘二号线,一开始还一切顺利,但是到了娄山关路车子就不开了,广播里面说前面车子出了故障,要我们耐心等候。谁料到等了将近一刻钟以后,车子上的灯突然都熄灭了,我们都吓坏了,现在正值五环运动会期间,发生意外的概率应该不高吧。车上的乘客只好下车,等下一班地铁,但是乘了两站之后,到了北新泾,又故态复萌。不过这次没有叫我们下车,又等了十几分钟,终于到了终点站。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