祛寒娇耳汤

2011-01-28, Friday | [2,023] × { 0 },Posted in Tour

祛寒娇耳汤  随着兔年新年的临近,我从腊月二十三(1月26日)——祭灶这天起就暂停了发送垃圾邮件的行动。但是昨天上午八点多钟,我还在睡眼惺忪之时,突然接到一个从北美某国家(一共只有三个国家,你可以猜一下到底是哪一个)打过来的越洋电话。不过还好,对方说的是很流利的中文,不然的话,要我在半梦半醒之间说英语,这个恐怕有点难度,毕竟我不是一个Native English Speaker(这个词组和English Native Speaker有何区别?)。

  今天上午我就到这家在上海的办事处去参观学习,前几天一直和煦的冬日,今天突然间变得雨雪交加,以至于我从地铁娄山关路出来以后,由于保护不及时,两只耳朵被冻伤了,尤其以左耳更为甚(和用这个耳朵听电话也有一定的关系),看来回去以后要多烧一点祛寒娇耳汤喝喝了。

  一开始很正常,填写调查户口表格,等待,负责人谈话,互相问问题,一切都是标准的流程,和我以前所经历的参观学习一样。几十分钟以后,参观学习结束,我就起身离开了大楼。还没走出十分钟,我服役了四年的手机又响了,原来他们的×总刚出差回来,想要见见我,我看在他们求贤若渴的份上,又一次返回了大楼。

  这位×总自我介绍说有一米九及,曾经在政府部门做事。他的老家在东北那旮瘩,但是到上海已经有二十几年了,太太也是上海人,更是取得了上海的户口。他看了我的户口调查以后说若干年以前,他也住在和我一样的城乡结合部,这个就不可考证了。不过我对他说的去年员工有十四薪,今年有十六薪比较感兴趣,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明年应该有十八薪了吧。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