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通州通南北

2016-09-21, Wednesday | [1,255] × { 0 },Posted in Life

海之门  中秋佳节过后,我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南通州,其实我以前曾经乘坐大巴到过南通州治下贫瘠的扶海洲,单程就要花费大约两个半小时,这次到南通州也是一样乘坐大巴,单程只要两个小时,毕竟扶海洲在南通州的最北面,过了苏通大桥还要再往北开一段时间。
Continue Reading



家家扶得醉人归

2015-10-20, Tuesday | [1,415] × { 0 },Posted in Life

意大利菜  从花果山水帘洞回来之后我又去了一次浙江省临安府,老板看我们整天在外面南征北战,东讨西伐的比较辛苦,于是大发善心,时隔半年又组织了一次聚餐。这次和上一次劳动节前的聚餐有所不同,上次请我们吃的是日本料理,这次改请意大利菜了,档次有所降低,关键是老板的心意我们都领了。
Continue Reading



穷乡僻壤出刁民

2015-06-26, Friday | [1,823] × { 0 },Posted in Work

杨梅  今年的端午节恰逢杨梅上市,我又一次的错失了第一时间品尝新鲜杨梅的良机,我掐指一算,自从2012年至今,我每年都错失这种机会,2012年远赴成都,2013年北上帝都,去年在看世界杯,没有南征北战,今年又南下到深圳去。我只好在淘宝上买了几瓶杨梅汁,也算是望梅止渴,弥补一下与杨梅成熟时失之交臂的遗憾。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