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老风格

2019-11-29, Friday | [212] × { 0 },Posted in Tour

宁波老外滩  昨天是西方著名的感恩节,那么今天就是黑色星期五了,我也在休养生息了十天之后乘火车赶往明州府。要知道自从我转会入现球队之后,乘坐过不下几百次的火车,谁知道这一次明州之行给我出了一个新难题,那就是火车票的问题。原来乘坐火车,只要凭着身份证到取票机上去取蓝色火车票就行了。现在倒好,取票机上取出来的是一张白色打印纸,这个是不能用于报销的。真正要取的是报销凭证,它看上去和原来的蓝色火车票长得一样,但是上面却没有座位信息,这些信息反而在刚才打印出来的白色票据上,平白无故的多打了一张纸,也难怪平日里门可罗雀的取票机前排起了长龙。
Continue Reading



芈月前传

2015-12-09, Wednesday | [2,298] × { 2 },Posted in Life

芈月传  今年的五月中下旬,我曾经到潇湘首府长沙去游玩了一番,结果给我留下了及其恶劣的印象,主要的原因就是潇湘的酒店名义上打着环保的牌子,实则收取其他地方酒店里面免费供客人使用的一次性洗漱用品的钱,大到一次性的拖鞋,小到牙刷牙膏,这些都要收费。游玩结束以后,我曾经立下誓言,以后再也不到这里来了,谁知道年内我又去了一次。
Continue Reading



金陵第三差

2014-12-05, Friday | [2,675] × { 2 },Posted in Work

玄武湖  上个星期到金陵拜访某省级机关,由于机关内部的技术构造复杂,可谓机关重重,因此留下了很多未解的谜团。星期四临离开之时,和那边的负责人员约好了,这个星期二我将再次拜访,同时也请负责机关技术外包的骨干人员到场,看看怎么解决重重机关的问题。我们一起效法本朝的太祖,来一个金陵谈判。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