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老风格

2019-11-29, Friday | [113] × { 0 },Posted in Tour

宁波老外滩  昨天是西方著名的感恩节,那么今天就是黑色星期五了,我也在休养生息了十天之后乘火车赶往明州府。要知道自从我转会入现球队之后,乘坐过不下几百次的火车,谁知道这一次明州之行给我出了一个新难题,那就是火车票的问题。原来乘坐火车,只要凭着身份证到取票机上去取蓝色火车票就行了。现在倒好,取票机上取出来的是一张白色打印纸,这个是不能用于报销的。真正要取的是报销凭证,它看上去和原来的蓝色火车票长得一样,但是上面却没有座位信息,这些信息反而在刚才打印出来的白色票据上,平白无故的多打了一张纸,也难怪平日里门可罗雀的取票机前排起了长龙。

三江汇聚

  这次我下榻在明州府的老外滩附近,之所以称为老外滩(The Old Bund),因为明州的外滩比魔都的外滩(The Bund)早了二十年左右。但是资格虽老,但是现在不论在国际上还是国内,老外滩的名气明显比不上后起之秀。和魔都的外滩身处黄浦江与苏州河的交汇处类似,明州的老外滩则是余姚江与奉化江在老外滩附近汇合,形成了甬江,然后一江甬水向东流,在镇海口入海。

阿拉

  由于是三江汇聚,因此明州的航运业发达,再加上1842年《南京条约》规定的五口通商,英美法大量侨民涌入明州老外滩,形成了实质性的租界,一时间甬江上帆樯林立,明州府的风头一时无两。不过,随着地理环境更佳(背靠长江,面向大海)的魔都崛起,明州府的地位也逐渐被削弱了,大批的明州人士甚至北上魔都,为近代魔都的血液中注入了明州的基因。现在许多魔都的俚语中就有大量的明州单词,最有名的要数“阿拉”这个单词了。

不见不散酒吧

  现在的老外滩经过了改造,形成了明州的时尚消费中心,除了屈指可数的几座保护性建筑之外,充斥了大量的酒吧。而这些酒吧又播放着不同风格的音乐,有的忧伤,有的奔放,有的抒情。夜色笼罩甬江,漫步在老外滩,耳边是飘飘的仙乐,凛冽江风扑面而来,两岸璀璨的霓虹灯闪烁不停。这里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喧嚣与轮船的汽笛声,只剩下弹格路还见证着一百多年来的兴衰史。

弹格路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