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考试

2008-07-08, Tuesday | [2,248] × { 0 },Posted in Sports

  今天终于等到小路考试了,和上次倒车考试一样,今天很早就被闹钟闹醒了,三点半钟师傅来接我,一路上又接了另两位学员以后,我们就披星戴月的开往驾校。此时东方的旭日还没有升起来,但是红色的朝霞已经初具规模,这番美景平时倒是不常见,可惜我忘了带数码相机了。

  到了考场之后,我们先到训练场上每人练了几圈,六点钟的时候,正式考试了,我被安排在3号车上。引车员是一个戴墨镜、戴草帽、穿白衬衫(估计这个是他们的工作服)的老头子,我想和他说说话,他睬都不睬我。一圈兜下来,他和我说的话不超过五句,想叫他帮帮忙看来是不行了,只有靠自己了。
Continue Reading



科举准备

2006-06-06, Tuesday | [3,280] × { 0 },Posted in Work

  明天就要举行一年一度的科举考试了,从1977年恢复科举制度以来,今年已经是第30届了(步入而立之年了)。今年本单位有幸的成为了本届科举考试的考场,为了不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面出任何差错,今天下午特地召开了科举考试监考工作会议,对我们五十多人进行培训。

  领导在说了一些注意点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轮到我们布置考场了。现在的科举考试真的是越来越会骗钱了,以前都是把一张印有考生姓名、编号的纸头贴在桌角,现在发展到了连照片也要一起贴了。这个打印照片的打印机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打出来的肖像上面颜色一团一团的,看也看不清,失去了鉴别阿森纳队员的真正功能。
Continue Reading



色革命

2005-12-11, Sunday | [38,135] × { 0 },Posted in Work

  今天上午参加了一次迎SB(就是2010年在上海举办的那个)英语大赛的监考工作,一共有两场,第一场是For Senior的,第二场是For Junior的,每场都是50个人。第一场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有十多个人缺考,而第二场居然全部都到齐了,但是非常吵闹,看来不要等到2010年了,现在就迎接到了一群SB。

  星期五召开准备会议的时候,我有幸的被分到了第B考场,这样按照顺序排下来,考点应该是103。这时领导突然问我,你103认识吗?被他这么一问,我也呆住了,我本来一直以为103就在102的右面、104的左面,现在我对这种看法抱怀疑的态度了。看到我发呆,领导又问了我一遍。怎么说我也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现在连103认不认识也不知道,做人做到这种地步,蛮失败的。
Continue Reading



人赃并获

2005-10-16, Sunday | [59,829] × { 5 },Posted in Work

  10月的15、16日是国家规定的成人高考日子,我们单位承接了29个考场,我被分在一个有很吉利数字的考场里面当监考。14号下午开准备会的时候,领导告诫我们,捉奸要捉双,抓贼要抓赃,抓作弊的一定要人赃并获。未考之前,外面的考生已经放出话来,开考之前先把监考的人搞定。简直是在痴人做梦,我一向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三不青年。

  15日早上9点钟,成人高考正式开始了。房间里面除了我们两个监考的人以外还有25名男性考生,他们的年龄差距很大,有几个已经是两鬓斑白了,有几个比我还要小,大多都是在三、四十岁之间。地域差别也很大,远的有来自崇明、青浦的(上面穿西装,下面是球鞋,一看就是乡下人),工作大多都是和建筑业有关的,通俗的叫法是“包工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