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与狗不得入内

2010-10-08, Friday | [2,250] × { 0 },Posted in Life

LV  今天起我不乘地铁上下班,改乘公交车了,因为在地铁里面不能收听FM广播,耽误我学习外语。再加上我年事已高,所以像我这种腿脚,以后也就基本告别地下铁了。我上车以后,站在车子中间的老弱病残孕专座旁边,才过了一站路,专座上的人起身下车了。我完全不顾旁边大妈幽怨的眼神,一把就坐在了专座上,一直假寐到终点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放了七天长假的缘故,我一上半班就接到了十几个电话,有的是邀请我下一周参观学习的,有的是预约来上门收送和维修显示器的,有的是要求技术支持(如何从光驱启动)的,还有一个居然是打错电话的。当然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拨出去四、五个电话。
Continue Reading



老弱病残孕

2010-07-21, Wednesday | [2,039] × { 0 },Posted in Tour

老弱病残孕  继昨天到番禺路去参观学习了以后,今天又迎来了一场背靠背的参观学习,地址是在漕河泾,邀请的信函上说公司的地址位于地铁九号线附近。我上次乘九号线的时候,九号线只造了一段(从松江到桂林路),现在已经全部贯通了,不需要再麻烦公交来短驳了。

  于是我在徐家汇这里一号线换乘九号线,这里的换乘要经过一个长长的两边发光的甬道,比昨天的十号线跑出来换乘好。但是乘九号线的人实在太多了,乘客带的东西也是大包小包的,简直可以和一号线相媲美。相比之下,昨天的十号线实在是太舒服了。
Continue Reading



三堂会审

2010-07-20, Tuesday | [2,448] × { 0 },Posted in Tour

三堂会审  上海出梅以后,气温飙升。今天下午我冒着高温,乘地铁十号线到上海影城附近的某公司参观学习,据说这家公司是市委宣传部直属的公司,有点苗头的。十号线虽说在今年四月份就开通了,但是我一直没有机会乘过,今天总算有缘一堵庐山真面目了。可是今天我发现一个致命的弱点——在陕西南路换乘的时候还要跑到地面上的巴黎春天来一次,热也热死了,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设计的。

  我看了一下十号线的路线走向,从东北角的五角场到豫园城隍庙再到西南部的上海图书馆和交大,连接了两个主要的大学聚集地;再者十号线的站牌都是用行书来写的,更显得有文化的气息。而且乘十号线的人很少,一上去就能找到一个位子,就连老弱病残孕专座也刷成了醒目的色,比通过火车站的某条线路好多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