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弱病残孕

2010-07-21, Wednesday | [2,069] × { 0 },Posted in Tour

老弱病残孕  继昨天到番禺路去参观学习了以后,今天又迎来了一场背靠背的参观学习,地址是在漕河泾,邀请的信函上说公司的地址位于地铁九号线附近。我上次乘九号线的时候,九号线只造了一段(从松江到桂林路),现在已经全部贯通了,不需要再麻烦公交来短驳了。

  于是我在徐家汇这里一号线换乘九号线,这里的换乘要经过一个长长的两边发光的甬道,比昨天的十号线跑出来换乘好。但是乘九号线的人实在太多了,乘客带的东西也是大包小包的,简直可以和一号线相媲美。相比之下,昨天的十号线实在是太舒服了。

  我到了目的地,门卫老伯伯把我拦住,问我干什么,我说我是来参观学习的。他又问我是哪个公司,我说不清楚(的确不清楚,公司的名字很长,我没有记住),我想打个电话过去问一下,按照邀请的电话回拨过去,居然是空号一刚。还好门卫老伯伯看我苦恼,指点我这个公司可能在二楼,于是我就上到二楼了。

  谁知道二楼这里大门洞开,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就连在城楼上弹琴的诸葛亮、城下扫地老军也没有。我喊了一声有人吗,很久才跑出来一个小姑娘。她把我领到她的座位旁,让我填写调查户口表格。她的座位很简陋,就像大学里面的书桌一样,三面都有木板,只有一面空出来给人写字。但是他们的办公室倒是很精致,基本上一个负责人一间单独的办公室,领导与员工形成鲜明的反差。

  回去的时候也是乘地铁,不知道在哪个站上来了一位胸前挂着敬老卡的老先生,他直接走向老弱病残孕专座,拍了拍坐在专座上假装睡觉的一个小姑娘,然后挥了挥胸前的敬老卡。只见小姑娘很不情愿的站起来,刚想要走开,老先生却把她按住了,原来小姑娘比老先生狠,她已经大肚皮了。老弱病残孕,老先生只是第一级,而孕妇是最高的第五级,处于生物链的顶端,所以老先生不能占用孕妇的座位也合情合理。这时,孕妇旁边的人看不过去了,站起来给老先生让了座位,老先生倚老卖老总算成功了。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