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汗塔拉

2021-05-14, Friday | [263] × { 0 },Posted in Tour

包头站  在朔方郡的临河镇稍事休息,我歪打正着的品尝了一份帝都人直呼内行的“京酱肉丝”,又经历了一场小范围(仅有十人左右)的4K屏幕品鉴会之后,马不停蹄的从临河镇坐火车,沿黄河“几”字形最上面的一横顺流而下,来到了三姓家奴大奉先的故乡——九原郡。这次三种风格一键切换行动,由于目的地分别位于华东,华南和西北地区,所以我一下子就惊动了仅有的东、南、北三位领导。同时,还经历了四水,分别是黄浦江、黄河、太湖和南海,历尽千辛万苦,方才来到了鹿城。
Continue Reading



光荣退休

2021-01-18, Monday | [602] × { 0 },Posted in Life

生日蛋糕  今天,和我同一个办公室的一位老法师光荣退休了。领导不顾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假借球会附近的一家酒店为老法师做寿,一是庆祝他退而不休(继续被现球会返聘一年),二是庆祝老法师的六十大寿。不过根据中国传统习俗,上了年纪以后做寿都要选带九的年纪,例如五十九、六十九、七十九、八十九的大寿,一般不做带十的整寿。因为中国人都讲虚岁,不讲周岁,另外“九”意味着长长久久,好彩头,而十在某些方言中听上去像“死”,不吉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