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红坊

2017-05-26, Friday | [517] × { 0 },Posted in Work

Red Town  自从我与2011年的9月8日第一次来到Red Town参观学习,就被这里浓厚的艺术气息所吸引了,这里曾经是上海第十钢铁厂的园区。现在上钢十厂已经完全转型,Red Town也摇身一变,成为了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园区中入驻了很多具有艺术气息的商家,诸如咖啡馆、眼镜店、发型设计室和画廊等等,以至于很多新人都来这里拍摄婚纱照。
Continue Reading



日遭三险

2009-06-09, Tuesday | [3,017] × { 1 },Posted in Life

  今天一天不顺,碰到了三件倒霉的事,可谓是日遭三险啊。但是我的日遭三险和刘宝瑞大师的同名的单口相声有所不同,他那个是新上任的县官接连碰到了急性子、慢性子和贪小便宜的三个人,我是早上、中午、晚上各自碰到不顺的事,涉及到交通、餐饮、家电等行业。

  按照时间顺序先说早上,由于下雨,所以出门的时候我带了雨伞和一大包午饭,一路上乘地铁无需多说,到了徐家汇以后,走到港汇楼下的两个电梯这里(常年没电的,要行人自己走上去),一个没注意,脚下拌了一下,人就这样摔在电梯上。我左手一撑,结果楼梯台阶上的齿戳到了手掌里面,还好我皮比较厚,没有戳破,但是很疼。
Continue Reading



好人一生平安

2007-04-06, Friday | [35,344] × { 0 },Posted in Tour

  外公四号去世了,他两号刚住进医院,我还想双休日去探望一下的,谁知道……。唉,外公享年八十八岁,这应该算是喜丧吧,只可惜没有给他老人家作过米寿。外公一生致力于餐饮事业,教出的几个徒弟如今在国内外也算是小有名气。今天外公的葬礼,我单位里面请了丧假,一大早七点钟就随同父母来到了灵堂。

  父母这一辈的人都戴了纯的黑纱,而我这一辈的人则是黑纱上面还加了一块红色的布,我外甥则是纯的红纱。还有很多不能理解的习俗,比如参加追悼会的人除了左臂要佩戴黑纱以外,还要在黑纱上别一朵黄色的小花,但是当跨火圈之时,每个人都要把黄花摘下来丢到火里去,不知道为什么。
Continue Reading



内部培训

2007-01-27, Saturday | [29,197] × { 0 },Posted in Work


  今天是礼拜六,但是还是要到公司里面去进行本部门的内部培训。等我到了会议室以后发现每个人人手一份培训材料的影印件,唯独我的桌子上没有,被人歧视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工作人员误以为领导不需要的,所以昨天下班后少打了一份。今天才意识到这个错误,只好先征用我的那份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