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培训

2009-10-23, Friday | [1,670]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请假到交大徐汇校区去参加培训。众所周知,我毕业于SHNU,这个大学和国家重点的121院校差一个档次,但是比起一些野鸡大学来却要好一个档次,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以前到奉贤去的时候经常在长途车上看见交大闵行校区的校园,徐汇校区倒是不常见。只依稀记得四年前的夏天,我刚刚当上主任,正在意气奋发之际被通知要来交大徐汇校区参加一个宣誓仪式,想当年和我一起参加宣誓大会的同事现在只有一个人还坚守在原单位里面,往事不堪回首啊。
Continue Reading



三个代表

2004-09-23, Thursday | [23,819] × { 1 },Posted in Life

  工作组大组长胃出血已经出院了,现在正在家里休息。她家离单位很近,直线距离不足500米,但是走的路程却要超过1000米。

  中午,经过倡议,全工作组同意去看望她。谁知道到了下班,也不见发起者的影子。原来他工作太投入了,居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这下好了,一些组员还以为上当受骗,回家烧饭了。还有一些组员由于身兼主任之职,下班以后被领导们临时集合召开会议,一直到六点钟才被释放(严重违反劳动纪律!)。
Continue Reading



生老病死

2004-09-20, Monday | [7,774]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早上听新闻,著名滑稽表演艺术家姚慕双老先生因病逝世了,终年86岁。我们这一代人可以说是听着姚慕双、周柏春两位大师以及他们的“双字辈”的滑稽作品长大的,什么《宁波音乐家》、《英语翻译》、《新老法结婚》……等等,至今尤在耳畔回响。前两天电视台还放他的专访,怎么突然间说走就走了呢?
Continue Reading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2004-05-27, Thursday | [11,290] × { 0 },Posted in Work

  这个星期三和星期四我当了两天的代理主任,原来的主任到外地出差去了,管理四十多个人的艰巨任务就交给我了。我要抓紧这个大好时机,赶紧谋朝篡位,提拔一些亲信和心腹,等到星期五被复辟也不怕了。

  当主任其实也蛮烦的,最头疼的就是出操了。现在的广播操怎么做起来都是转啊,跳啊的动作,搞得我头都昏了;再说音乐,以前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领操员叫的节拍都没有,取而代之的是纯粹的音乐节奏,而且“第×节,××运动”的提示语也不说了。据专业人士告诉我,两年前就这样了,看来我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需要与时俱进一下了。最令人不爽的就是做一次广播操只要五分钟,进出场反而要二十分钟,站在那里被太阳晒真的很无聊啊,这方面就不能改革一下吗?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