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2004-05-27, Thursday | [11,289] × { 0 },Posted in Work

  这个星期三和星期四我当了两天的代理主任,原来的主任到外地出差去了,管理四十多个人的艰巨任务就交给我了。我要抓紧这个大好时机,赶紧谋朝篡位,提拔一些亲信和心腹,等到星期五被复辟也不怕了。

  当主任其实也蛮烦的,最头疼的就是出操了。现在的广播操怎么做起来都是转啊,跳啊的动作,搞得我头都昏了;再说音乐,以前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领操员叫的节拍都没有,取而代之的是纯粹的音乐节奏,而且“第×节,××运动”的提示语也不说了。据专业人士告诉我,两年前就这样了,看来我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需要与时俱进一下了。最令人不爽的就是做一次广播操只要五分钟,进出场反而要二十分钟,站在那里被太阳晒真的很无聊啊,这方面就不能改革一下吗?

  在谋朝篡位的两天时间里面,和臣子们的关系搞得比较好,他们还主动拿出在洞房绿舟拍的照片来给我看,照片上的人都穿着迷彩服,咋一看还以为是最新的虐囚照片呢,不过其中有几张拿着铁锹这类的农具,像一群农民工。

  礼拜三当天退朝后我五点半才回家,当夜不知道是兴奋、是疲惫,还是潜意识里面想要迎接上海解放五十五周年,一直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怎么办?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只好爬起来看了一场欧洲冠军杯的决赛。接着又到几个论坛里面灌了一通水,礼拜四的六点半有去上早朝了。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