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代表

2004-09-23, Thursday | [23,683] × { 1 },Posted in Life

  工作组大组长胃出血已经出院了,现在正在家里休息。她家离单位很近,直线距离不足500米,但是走的路程却要超过1000米。

  中午,经过倡议,全工作组同意去看望她。谁知道到了下班,也不见发起者的影子。原来他工作太投入了,居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这下好了,一些组员还以为上当受骗,回家烧饭了。还有一些组员由于身兼主任之职,下班以后被领导们临时集合召开会议,一直到六点钟才被释放(严重违反劳动纪律!)。

  正如达明一派在《十个救火的少年》里面唱得一样,“十减一得九,九减一得八,八减一得七,……”最后只剩下我和两个女的,一共三个代表。我们下班以后到超市里面去买了一盒“龟鳞膏”送过去。据说龟鳞膏是美容养颜的,难道大组长还要美容?她已经蛮……了,不需要了。

  到达目的地之后,大组长给我们每人一个绝代香蕉。才休息了几天,她就叫嚣着明天要去上班,遭到我们三个代表的一致反对。突然间,门铃响了,我们还以为是发起者来了,原来是居委会来收有线电视费的。我们家那里的居委会怎么就不是上门收费呢?大概到了5点30分左右,发起者终于来了,还带了三大包的水果和补品。一个女的骂了他几句以后,我们三个代表就离开了大组长的家,作鸟兽散。

相关文章

One thought on “三个代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