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轨电车

2011-01-12, Wednesday | [3,192] × { 2 },Posted in Tour

有轨电车  早上七点钟,东方欲晓,我吃了几口昨天吃剩下的腊八粥和几片面包以后就行色匆匆的出门了。莫道我行早,因为九点钟我要赶赴浦东某山谷去参观学习。由于时间比较早,所以地铁里面还不是十分的拥挤,在等车的时候,竟然被我拿了一份《时代报》,我大概有大半年没有看这份报纸了。
Continue Reading



春运车票

2008-01-29, Tuesday | [8,420] × { 0 },Posted in Tour

  这两天全国各地都在下大雪,公路、铁路都被大雪埋了,导致了大批参加春运的主力回不了家。火车站也蛮忙,想买几张火车票都买不到,和我们公司签约的两家票务公司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都是忙音。现在有一位急着去往南京转(不是与三郎把信传),电话打不通买不到票子直接影响我们的年终奖啊,看来还是要老法师出场啊。

  打不通电话可以直接到票务公司去买吗,我把两家公司的电话号码输入到Google里面一搜,一家的地址在外滩附近,还有一家就在新客站旁边——天目东路×××号。那就到天目东路这家吧,要是有什么意外的话还可以有下策——直接到新客站的售票大厅去排队购买。
Continue Reading



七步诗

2005-06-23, Thursday | [5,880]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要去成都北路上的一家公司参观,自从我乘上公交车以后,我旁边的一个MM就一直在打电话,一直到我下车,她还没有打好。说到兴头处,她居然把脚从鞋子里面伸出来,翘成二郎腿状,引得坐在前面的一个老太婆频频再回首,云遮断归途。

  这时在车门口的一个老太婆问售票员×××那一站下,那个售票员居然不知道,车厢里的乘客踊跃回答,到延安路下车就可以了。坐在售票员后面的人还主动把位置让给她,老太婆连忙道谢,坐下以后,老太婆又大谈医疗事故和医疗保险的话题,众人纷纷向她投去惊诧的目光。TMD,这个社会很久没有这么和谐了。

  下车以后,又步行了十几分钟到达目的地——××广场,说是广场,其实没有一点广场的样子,只不过是一幢大厦而已。进去以后碰到一个大堂保安,我说明来意,他一面露出鄙夷的神情,一面叫我在一本很脏的本子上登记。这幢建筑的楼层设计比较奇怪,底层标示为G,第二层标示为1,依此类推……,那么我要去的顶层实际上就是第23层了。
Continue Reading



轰动效应

2004-08-08, Sunday | [14,309] × { 0 },Posted in Life

  继续上周的话题,地铁出来以后乘公交车,车中卖票员一天到晚用洋经浜的浦东话说个不停,“进去进去,里面这么空,都轧在门口组萨!”“买票,侬买了伐?”说的同时还用手指点伐点伐的,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反正让生活在城乡结合部的人听得非常不爽。好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啊!

  在短短的几十分钟之内,车厢内除了卖票员的洋经浜浦东话和报站器里面标准的普通话以外,剩下就是此起彼伏、络绎不绝、连绵于耳的各种手机铃声了。有的铃声是来自于某首歌曲,耳熟能详;有的铃声是机主自己编的和弦,非常悦耳动听;还有的铃声就是简单的“嘀呤呤”,也算是返朴归真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