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有知音

2018-04-20, Friday | [122] × { 0 },Posted in Life

国立武汉大学  我这一个星期都在武汉三镇,在第一次头口战争之后,我发现了另外两个怪现象。其一,那就是武汉三镇虽然贵为湖北省的首府,但是地面的道路实在是太崎岖不平了。开车开到一半,路中间突然会出现一处凹陷,车子会随之发生颠簸。我坐在车子里面睡得好好的,一下子就被颠醒了,这还算好的,弄不好还会把车子的底盘颠坏,这就欲哭无泪了。
Continue Reading



谢谢侬

2011-03-31, Thursday | [1,511] × { 0 },Posted in Tour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上周到某大学去看樱花未遂,某专业人士提醒我可能还没有开花,要我到四月上中旬再来玩赏。在漫长的等待期间,我也不忘参观学习这一基本方针,在一周时间内,先后走访了位于静安寺、延中绿地、徐家汇、人民广场等地附近的一些公司,具体的流程都大同小异,我就不在这里一一复述了。其中有一家蛮好玩的,在填写调查户口表格时,居然问你现在的居住点是自己买的还是租的,此外还要写出从居住点到公司的详细路线图,令人诧异。
Continue Reading



在那樱花盛开的地方

2011-03-22, Tuesday | [2,207] × { 1 },Posted in Tour

  日本核辐射的危机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本市东北地区前几天弥漫着一股臭鸡蛋的气味。砖家说这个只是硫化氢而已,对人体无害的。我以二十几年前做过一年的化学课代表的经验告诉大家,砖家是在排放硫化氢。学过无机化学的都知道,硫化氢(H2S)是一种急性剧毒,高浓度的硫化氢可短时间之内置人于死地,低浓度的对眼睛、呼吸系统和神经系统都有影响。

  今天上午为了查明硫化氢泄露的真相,我只身犯险,前往事发地点附近的一所某著名高校去一探究竟。我从赤峰路一直往东走,到了四平路以后又折向北去,突然发现一幢长得奇怪的咖啡色大楼,这幢大楼就像缺了一个角,马上要瘫下来一样,和周围的建筑格格不入。虽说该高校以搞建筑见长,但是这幢大楼也太另类和后现代主义了一点。
Continue Reading



不解疯情

2006-03-26, Sunday | [16,958]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下午到位于地铁二号线终点站附近的孙文公园玩耍,这是我第一次来孙文公园,印象中以前小学、初中春游秋游的时候也没有来过。在门口我还准备拿零钱买门票,但是找不到售票亭,两个人只好混了进去,心中还暗暗窃喜,成功的逃了一次票。后来被告之现在公园都不要门票。

  在门口有一棵开满白花的树,不知何故,众多游人纷纷在树下拍照留念,走进一看介绍才知道,原来开的花是倭寇国的国花——樱花(樱花不是粉红色的吗?)。再往里面走,有儿童乐园和一条河,河面上正在百舸争流,不过开的都是电动船,不需要乘客荡起双桨,这就失去了乐趣,没有意思。在游园的过程中,时不时的有几个穿着溜冰鞋的小孩在快速的移动,就像几个小老鼠在人堆里面窜来窜去。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