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脚下

2018-01-19, Friday | [1,598] × { 4 },Posted in Life

乌鲁木齐机场  这几年我在国内南征北战,饮马东海,南征百越,向北直捣黄龙,差一点就到了徽钦二帝坐井观天的五国城,但是最西面只到过河西四郡之一的敦煌。说起来惭愧,敦煌不过是东经94°而已,再往西的大片土地都尚未涉足,白白浪费了我天国上朝9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今天我又要来一次效法先贤,只身前往新疆的首府——迪化府。
Continue Reading



温酒斩华雄

2012-12-07, Friday | [1,897] × { 1 },Posted in Work

温酒斩华雄  随着冬天的脚步越走越近,外面的气温也逐渐降低,不过由于最高温度还在10℃以上,还没有达到我开始穿Me More Cool的标准,所以这两天我还是以一条单裤来南征北战、东征西讨。但是聚餐席间的喝酒就不对了,这种天晚上聚餐时喝冰的啤酒这不是找死吗,除非你不喝酒,要喝就要喝温过的酒。

  正如大家所熟知的“温酒斩华雄”一样,当时还是一名马弓手的关羽主动请缨,要求去对阵董卓的大将华雄,曹操为他热了一杯壮胆酒,关羽却说“酒且斟下,某去便來。”后来关羽提着华雄的脑袋回来的时候,酒还是温的。从此,关羽一战成名。这是演艺小说里的杜撰故事,在正史中,真正斩华雄的人却是孙坚孙文台——孙策、孙权的父亲。
Continue Reading



金枝欲孽

2011-02-08, Tuesday | [2,738] × { 1 },Posted in Life

帽  过年这几天,天气好的吓人,今天更是艳阳高照,气温高达20度。这么好的天气不出来玩耍,不是就辜负了老天爷的好意了吗。于是我和前同事约好,下午三点钟到66广场边上巨大的LV包那里会师。顺便说一下,这里可是拍照片的好背景,不仅国内的小姑娘,就连眼的外国妞也喜欢在这里照相。比外滩防汛墙、南京路步行街、洞房明珠之流高上不止一个档次。

  上一次和前同事见面还是在去年的南非世界杯期间,这一次时隔半年多重逢,我惊奇地发现她带了一顶色的绒线帽子(号称是某日本东京的牌子)来赴约,而马路上根本就没有人带帽子(需要保暖的老年人除外),我叫她把帽子脱掉,她不肯,说这是特立独行的风格。想想也对的,我本来也想带一条色的围巾的,不过考虑到温度就作罢了,看来我还不够特立独行。
Continue Reading



秋风萧瑟

2010-09-23, Thursday | [2,309] × { 1 },Posted in Tour

恒隆广场  前天最高温度是35.3℃,和夏天一样,热得来要死。结果中秋节一过,气温骤降,外面还下着雨,今天最高温度才23℃,穿短袖子的衣服已经趟不牢了,我只好翻了一件长袖子的衬衫穿在短袖T恤的外面,马路上竟然有人已经用围巾把头颈这块围起来了,实在太夸张了。这正是: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Continue Reading



天大热人大干

2010-08-05, Thursday | [1,997] × { 2 },Posted in Tour

天大热人大干  今天我到四川北路上的某公司参观学习,这已经是这个星期连续第四次了。上上个礼拜,我连续三次外出到其他的公司去参观学习,现在这个纪录又险些被我自己打破了。我查了一下我的参观学习的纪录,自从2006年的夏休期开始,最多的一次是一周里面参观学习了6次(出现在2008年的4月下旬,估计这个纪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一天里面最多参观学习了2次(出现的频率还是比较高,还有希望被打破)。

  从空间上来说,这些参观学习的公司主要集中在以下四个比较发达的地区:徐家汇商圈10家,淮海中路商圈9家,静安寺商圈8家,外滩附近6家;还有一些就相对来说比较少了,浦东地区4家,中山西路4家,延安路江苏路地区3家,玉佛寺地区3家,天山地区3家,漕河泾3家。还有一些只有一两家的我就不列出来了。
Continue Reading